言论

在野力量无法撼动安华/利亮时教授

国会将于2月26日开议,而议长办公室迄今未收到任何对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发起不信任投票的动议。

失去政权将近一年半的国盟,固然一直对外宣称取得过半国会议员的支持,准备进行倒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国盟本身的力量反而在减弱当中。

安华掌权已经一年多,拥有资源的他自然可以逐步巩固政权。

上次希盟的倒台是因为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倒戈,最终导致政治出现长时间的混乱。

当时疫情失控和政治动荡,直接把人民推向慌乱和恐惧的深渊。

如今安华任阁揆,加上新任国家元首的支持,在野的国盟欲推翻团结政府,似乎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野国盟,除了伊斯兰党拥有坚实的基层和强大领导班子外,土团党的组成,其实混杂着一些“机会主义”的分子。

在失去政权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些人察觉土团党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而开始向团结政府伸出友谊之手。

丹斯里慕尤丁基本上无法完全掌控现在的局面,而马哈迪的政治力量也快速在消减,这促使这两位政治人物,从昔日的盟友到后来的敌对关系,如今又再度准备结盟。

政治没永远的敌人

慕尤丁和马哈迪的关系,印证了政治上的敌人或朋友,都可以因利益而改变立场或关系的真理。

即将召开的国会,就算真的有议员提出倒阁,亦无法获得过半议员的支持。

这点安华是相当有信心的,因为东马盟友、巫统和希盟三党,都不可能放弃现有的利益,而冒险去支持在野政党的倒阁行动。

安华在盟友和国家元首的支持下,在野的国盟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撼动安华领导的政府,反之土团党可能会在未来一年陷入分崩离析的窘境。

安华只要专注推动经济,稳定汇率与在股市进行改革,推高交易量,让我国经济逐步复苏,就可进一步赢得盟友和人民的支持。

中庸才是治国之道

对经济一筹莫展的国盟,更无法用任何的理由去推翻现有的政府。

让政府稳定,走中庸路线,才是治国之道,而国盟的伊斯兰党和土团党,若继续采取族群主义和宗教主义来取得选民支持,其支持力量可能会退回丹、登、吉三州。

安华必须在这一届政府届满时,让国家重回发展的轨道,这样方可瓦解国盟的势力。

反应

 

言论

伊党加入团结政府?/利亮时教授

日前消息传出伊斯兰党与团结政府最高领袖讨论加入团结政府事件,团结政府发言人法米不置可否,表示很多“讨论”正在进行。

这项消息的传出,是否代表团结政府在拉拢伊党,以此分裂在野的力量?另一种可能是伊党正面临政治困境,或者该党认为土著团结党已经无法助其扩张势力,因而向团结政府递出橄榄枝。不管哪种状况,政治人物都有着本身的政治考量。

团结政府发言人法米的态度是很正常的,因为有没有此事,团结政府都不能口出恶言,以免影响马来人的选票。

就此事来说,团结政府必须非常小心来应对,以免落入对方的算计之中。从当下的政治情势来看,团结政府是没有必要接纳伊党的,因为团结政府目前拥有占优势的国会议席。

另一方面,接纳伊党固然可以打击土团党,但是“引狼入室”后,可能会冲击到人民公正党和巫统的马来基本盘。这是安华等领袖不乐见,他们更怕伊党进入政府后,在资源的挹注下,更加茁壮,这将影响到人民公正党和巫统的未来。

团结政府以拖待变

团结政府固然不会接纳伊党,但是又不能直接与伊党发生任何的冲突,因此采取以拖待变的办法。

伊党又是什么态度呢?伊党尝过得到政权的甜头,如今沦为在野党失去了政权,自然希望重新拥有执政之权。

没有了政权,伊党可能发现其政治势力正慢慢的消失,而土团党可能已经失去利用的价值(该党六位国会议员的倒戈,弱化其在国会的力量),伊党要另谋出路。伊党目前拥有吉兰丹、登嘉楼、吉打的州政权,自然拥有跟团结政府谈判的本钱。

伊党和团结政府是各有盘算,短期内可能是没有任何的进展,尤其是团结政府内部必然有反对的声音,尤其是巫统害怕伊党蚕食其政治势力。

双溪峇甲州议席补选是另一个关注的焦点,如果伊党捍卫该议席成功,其就更有底气跟团结政府谈加入一事。

反之,人民公正党夺下该议席,某种程度代表伊党在丹、登、吉外的政治势力,正在消退当中,团结政府自然在接纳上必须再深深评估。

拥有政权者本来就具有各种的优势,而安华目前就具有此制高点,时间是站在安华这一方,因此团结政府没有立即接纳伊党的迫切性。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