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国民对高铁的喟叹/南洋社论

根据报道,印尼将于11月中旬承办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向外界展示雅万高铁建设的成果。目前该高铁全线箱梁架全部完成,铺轨通道全面开通。

这条连接印尼首都雅加达和第四大城市万隆,全长142.3公里的高铁,预计将于2023年6月正式投入服务,成为东南亚第一条高铁。

高铁是一项涉及巨额资金、技术复杂、流程监管严密的超大型计划。

它需要专家通过多视角、多领域的深入研究,全方位的专题论证,跨国咨询的商议和谈判,在达致协议后才能具体落实。

半个世纪前,日本与欧洲最早发展高铁,随后中国倾资发展高铁,崛起成为高铁强国,近期东盟区域国家均紧随策划,掀起高铁经济圈的效应。

在“早建,好过晚建”舆论导向下,10年前我们策划兴建隆新高铁,可是却从兴奋的期待,惊喜的想象,最后变成疑虑的幻灭。

在即将推展施工时却生变,希望联盟执政时,却因债务破兆,国力难于承受,准备废止后又考虑延展。

国盟执政后又另有议论,最后还是终止,因协议谈判破局,隆新高铁计划告吹,还须对新加坡作出因毁约而终止协议的巨额赔偿。

缺乏政策定力

然而,不论以什么理由作解释,或还有其他说不出的政治隐情,一切也只能说明我们缺乏政策定力与善治的效率。

根据对现行高铁状况的实证分析,高铁不仅缩短城际的时空距离,对区域经济发展起着催化作用,通过构建多元化交通系统模式,还能协调区域经济发展。

隆新高铁构成的“一小时半”高铁经济圈,所带来的同城化效应,不仅加速空间格局的渐变及区域空间格局的重塑,促进城际联系,优化沿线经济聚落的空间结构,促进旅游经济发展,房地产等沿线产业的升级,更推进沿线城市规划的重新布局及带动民生经济增长的叠加效应。

然而,最后这一切都是画饼。继印尼雅万高铁,中泰高铁正加速推进第2期从呵叻至廊开段的工程。

看到周围邻国紧起追赶的步调,我们却还忙着为细末琐事的问题钻牛角尖,为一大堆没有实用的死问题争扰,怎不让人喟叹和无奈。

视频推荐:

反应
言论

厕所的经营学/南洋社论

交通部长陆兆福引用新加坡已故总理李光耀的卫生语录:“厕所卫生管不好,怎样能管好机场”,地方政府发展部长倪可敏表示,餐馆食肆厕所的卫生清洁需达A 级水平,才获更新营业执照;而且还宣布将首创举办“全国厕所大赛”。

显然,对团结政府的内阁新手来说,厕所可不是小事。

不是吗,印度总理莫迪一上任就急切要解决厕所问题,他发动起洁净印度的运动,誓言要解决这个“宇宙最大的露天厕所”的排泄问题。

一切正说明,一定要先管好厕所。要管好厕所,就不能只将厕所看作是一个排泄的地方,而是要看成是一个有文化的地方。

日本人将厕所称为“御手洗”,尊敬厕所就如同尊敬皇上一样;民间更是敬拜“厕所神”,擦洗厕所就是一种烧香拜神的修行,每吃一口饭就是领受厕所神的恩赐,从而显示一种独特的文化品味。

还有,要是将厕所管理好,经营好,厕所还可赚钱。

德国企业家汉斯瓦尔(Hans Wall)就通过竞标拿下全柏林公厕的经营权。他在机场、火车站、旅游景点和商场街道给民众免费提供公厕设备,然后在厕所外墙做广告,在厕纸上印文学作品及创意广告,一年下来就赚上好几千万欧元,业务还扩展到国外。

提升公共卫生意识

联合国组织还将11月19日定为“世界厕所日”,将厕所上升到文化阶段,提醒人们,厕所关乎全社会的文明水准,老百姓的生活品味,让人人享有环境卫生及提升民众的公共卫生意识,正成为全球发展的优先事务。

多年前,日本出版一本《打扫厕所的经营学》的书,还掀起一股打扫厕所的热潮,为改善公司风气,美化公共环境,各地还举办打扫卫生的清洁大会。

不愿靠近污浊是人之常情,“只要脱离脏乱差的环境,人心就会变得积极向上”。

因为厕所的清洁状和店家是否真心待人关系密切,因此 我们支持新政府来一场清洁革命,将打扫厕所跻身经营学课题之列,把厕所清洁作为待客礼节的源头。

“厕所的舒适度是衡量服务等级的标尺”,例如洗涤形秽,清理污物,还可喷香水,护理插花,更换卫生用品,干净又时髦的厕所顿然成为招揽生意的工具。

只要每个人都能对生活,工作和做人保持洁净如新的态度,勤勉的伦理,就能帮助财富的储存与增生,这种清洁的习惯,还会为企业,社会和国家,带来新的精神,和产生正面效果。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