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合约医生何去何从/李慧珊博士

想起那段在校园的时光里,懵懂无知的我们在填写“我的自愿”的时候,医生作为一个伟岸的形象是多少孩子们的憧憬。但理想很完美,现实却很骨感;大马有这么一群医生,他们救死扶伤,为国家公共卫生鞠躬尽瘁,但他们的努力换来的终究只有一纸合约。

大马冠病疫情肆虐,前线人员早已体力透支,但大马一群合约医生非但没有受到体恤,反而因面临着薪资福利不平等,缺乏就业保障等问题而被迫辞职。

另一方面,国内的多家医院则由于疫情而面对医生慌的窘境。一边是过剩的医学生,一边是严重的医生荒,大马的医疗体系究竟怎么了?

什么是合约医生?这一切都得追溯回到大马医疗体系的发展史。在1960年时,我国只有3家公立医学系。在那个医疗资源匮乏的年代,每一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成为拥有收入保证和社会地位高的医生。在大马医疗体系逐渐成熟的前提下,医学院也如雨后春笋般,随着庞大的需求而快速增长。到了今天,单我国就设有34所医学院,而这还不包括海归的医生。在没有良好的管制下,医生过剩的问题日益严重。

马来西亚医药协会主席苏巴马念形容我国为生产医生最大的工厂,玲琅满目的医学机构增大了医生的供给,但由于政府医院、医院床位和政府诊所并没有相应增加,因此出现了医疗人才市场过剩的问题。因此,许多医生一直处在等待当实习医生的机会,有者甚至必须等超过一年以上,可谓一“习”难求。为了“解决”这个困扰我国已久的问题,政府创造了“合约医生”。

无法获专科培训

但这种换汤不换药的做法虽然解决了眼下的问题,却也衍生出了另外的问题。合约医生除了无法获得专科培训,他们的薪资调整计划以及职业发展也非常受限。

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只要能捉住老鼠的就是好猫不是吗?做着同样的工,但是却拿着比别人少的薪酬还要面对朝不保夕的问题,任谁都无法接受吧。

就这样,这颗定时炸弹进入了其倒数阶段中,等待着爆炸的一天。

如何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点,政府责无旁贷,因为他们所影响的不仅是医生的生计,更是对大马的医疗体系构成严厉的挑战。

对于那些抱有浓烈的热忱想要学习医科的莘莘学子们,也应该重新审视和评估大马目前医学界的情况。

医生作为热门的全民志愿,报读的人数是逐年增加,但在选择自己心仪的专业的同时,我们也要明白市场的需求和趋势,才能做出最有利于我们的选择。

就算是猪,只要站在风口上都会飞天;就算是拿破仑再世,只要是站在枪口上,也依旧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作者为拉曼大学副教授)

反应
要闻

凯利:接8672申请 4053合约医生转正

(吉隆坡16日讯)卫生部长凯利指出,该部接获8672项来自合约医生就永久职位医生提出的申请,共有3215名医务人员、438牙医及400名药剂师职位的申请已获批准。

半数申请得直

“在接获的8672项申请中,有8052名申请人前来面试,其中有4053人的申请获得批准。这是自2016年以来,批准人数最多的一次。”

凯利今日出席2022年卫生政策峰会后召开记者会说,该部已向内阁提呈在今年增加聘请永久职位医生的人数,并得到内阁的同意,接下来该部每一年将会为合约医生提供1500个永久职位医生职缺的申请献议。

“以8600份的申请数目,成功受聘为永久职位医生者达4053人,比率接近50%。”

他提到卫生部也已与大马医药协会对话,让落选合约医生继续完成他们的专科培训课程。

凯利将在本月杪与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会面,以在2023年财政预算案拟定前,为卫生部争取更多拨款。

“2023年财政预算案给予卫生部的拨款,(希望)至少不要少过2022年。”

苏巴马念及沙里尔

主导白皮书咨理会

卫生部前部长丹斯里苏巴马念医生及大马雇员公积金局前总执行长拿督沙里尔,受委为卫生白皮书咨询理事会联合主席。

凯利说,在他无法出席会议时,这两人可协助收集各界的意见,以全面和完整地拟定白皮书。

“卫生部仍有约4个月以与利益相关者召开咨询会议,过后提呈到12月期间的国会会议展开辩论。”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