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厕所的经营学/南洋社论

交通部长陆兆福引用新加坡已故总理李光耀的卫生语录:“厕所卫生管不好,怎样能管好机场”,地方政府发展部长倪可敏表示,餐馆食肆厕所的卫生清洁需达A 级水平,才获更新营业执照;而且还宣布将首创举办“全国厕所大赛”。

显然,对团结政府的内阁新手来说,厕所可不是小事。

不是吗,印度总理莫迪一上任就急切要解决厕所问题,他发动起洁净印度的运动,誓言要解决这个“宇宙最大的露天厕所”的排泄问题。

一切正说明,一定要先管好厕所。要管好厕所,就不能只将厕所看作是一个排泄的地方,而是要看成是一个有文化的地方。

日本人将厕所称为“御手洗”,尊敬厕所就如同尊敬皇上一样;民间更是敬拜“厕所神”,擦洗厕所就是一种烧香拜神的修行,每吃一口饭就是领受厕所神的恩赐,从而显示一种独特的文化品味。

还有,要是将厕所管理好,经营好,厕所还可赚钱。

德国企业家汉斯瓦尔(Hans Wall)就通过竞标拿下全柏林公厕的经营权。他在机场、火车站、旅游景点和商场街道给民众免费提供公厕设备,然后在厕所外墙做广告,在厕纸上印文学作品及创意广告,一年下来就赚上好几千万欧元,业务还扩展到国外。

提升公共卫生意识

联合国组织还将11月19日定为“世界厕所日”,将厕所上升到文化阶段,提醒人们,厕所关乎全社会的文明水准,老百姓的生活品味,让人人享有环境卫生及提升民众的公共卫生意识,正成为全球发展的优先事务。

多年前,日本出版一本《打扫厕所的经营学》的书,还掀起一股打扫厕所的热潮,为改善公司风气,美化公共环境,各地还举办打扫卫生的清洁大会。

不愿靠近污浊是人之常情,“只要脱离脏乱差的环境,人心就会变得积极向上”。

因为厕所的清洁状和店家是否真心待人关系密切,因此 我们支持新政府来一场清洁革命,将打扫厕所跻身经营学课题之列,把厕所清洁作为待客礼节的源头。

“厕所的舒适度是衡量服务等级的标尺”,例如洗涤形秽,清理污物,还可喷香水,护理插花,更换卫生用品,干净又时髦的厕所顿然成为招揽生意的工具。

只要每个人都能对生活,工作和做人保持洁净如新的态度,勤勉的伦理,就能帮助财富的储存与增生,这种清洁的习惯,还会为企业,社会和国家,带来新的精神,和产生正面效果。

反应

 

言论

我们的搞笑诺贝尔奖/南洋社论

搞笑诺贝尔奖(Ig Nobel Prizes),是对有趣模仿、粗俗,却又具有社会批判,讽刺和揭露的荒谬现象,或是探究明日无用知识的成果,而颁发的奖项,据说得奖者可获得一张10万亿(14个零)面额,现已废止使用的津巴布韦钞票。

自1991年创设至今,每年搞笑诺贝尔奖都颁出各种千奇百怪的奖,有“舔舐石头的味觉分析法,辨识各种野外岩石”,有“帮蹲坑的人做尿检、粪检,靠菊纹识人,解锁专属马桶”。

在这场严肃及愚蠢结合的盛宴,有人还以“人们看到烤面包上耶稣的脸孔时,大脑会有何种反应”的课题,获颁神经学奖。

颁奖搞笑,也极尽讽刺挖苦,例如2008年爆发全球金融危机,津巴布韦央行行长获颁数学奖,因为“津巴布韦钞票大到100万亿元,大大提高了民众掌握计算极大数值的能力”;冰岛经济大起大落,证明“小银行能迅速成长为大银行,大银行也能迅速堕落为小银行”,而让冰岛银行总裁获颁经济学奖。

政客鼓动抵制潮

还有科学家尝遍被各类昆虫咬噬全身的滋味,而获奖,并提醒人们“千万不要被蜜蜂叮到鼻孔”,还证明子弹蚂蚁叮咬的剧烈疼痛,就像“三寸长的生锈铁钉扎进你的后脚跟,然后再让你赤脚走在燃烧的木炭上”。

政情纠扰纷呈的马来西亚,其实有充分获奖的资格;政客验证了“颠倒说话的人,大脑会变得更狡谲”,应授予传播奖。

还有“肉骨茶的惊恐”、“高跟鞋的惊吓”、政客鼓动的抵制潮、民众过敏的盲信,均可获颁心理学奖;过去有“路人抬头看,你也会如此”而赢得搞笑奖的案例,而且还证明“鱼群疯狂交配带来的大海搅动,堪比大风暴”。

因某种对立因素而濒临失衡及陷入危难的险境,的确是令人担忧的;庆幸的是,国家元首苏丹依布拉欣陛下发出力促国民团结,避免分裂的训诫,让大家有了分寸感。

生活需要分寸感

分寸感是生活的必要,只有适度才能在某些对立因素之间维护一种平衡关系,因为一件事情做过了头,就会发生畸变,甚至出现精神病态。

因此,马来西亚要有高远的精神空间,要有宽宏大度和仁爱精神,对问题要有成熟的理解,要有对个体生存处境的关怀,做真正对国家社会有意义和有价值的事。

只有摆脱腐朽政治的裹挟,杜绝政客疯言妄语的洗脑,马来西亚才有望由蛹化蝶,赢得逆袭,就能像科学家以“高速涡施流体装备,让熟鸡蛋变回生鸡蛋”那样,赢获惊喜。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