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厕所的经营学/南洋社论

交通部长陆兆福引用新加坡已故总理李光耀的卫生语录:“厕所卫生管不好,怎样能管好机场”,地方政府发展部长倪可敏表示,餐馆食肆厕所的卫生清洁需达A 级水平,才获更新营业执照;而且还宣布将首创举办“全国厕所大赛”。

显然,对团结政府的内阁新手来说,厕所可不是小事。

不是吗,印度总理莫迪一上任就急切要解决厕所问题,他发动起洁净印度的运动,誓言要解决这个“宇宙最大的露天厕所”的排泄问题。

一切正说明,一定要先管好厕所。要管好厕所,就不能只将厕所看作是一个排泄的地方,而是要看成是一个有文化的地方。

日本人将厕所称为“御手洗”,尊敬厕所就如同尊敬皇上一样;民间更是敬拜“厕所神”,擦洗厕所就是一种烧香拜神的修行,每吃一口饭就是领受厕所神的恩赐,从而显示一种独特的文化品味。

还有,要是将厕所管理好,经营好,厕所还可赚钱。

德国企业家汉斯瓦尔(Hans Wall)就通过竞标拿下全柏林公厕的经营权。他在机场、火车站、旅游景点和商场街道给民众免费提供公厕设备,然后在厕所外墙做广告,在厕纸上印文学作品及创意广告,一年下来就赚上好几千万欧元,业务还扩展到国外。

提升公共卫生意识

联合国组织还将11月19日定为“世界厕所日”,将厕所上升到文化阶段,提醒人们,厕所关乎全社会的文明水准,老百姓的生活品味,让人人享有环境卫生及提升民众的公共卫生意识,正成为全球发展的优先事务。

多年前,日本出版一本《打扫厕所的经营学》的书,还掀起一股打扫厕所的热潮,为改善公司风气,美化公共环境,各地还举办打扫卫生的清洁大会。

不愿靠近污浊是人之常情,“只要脱离脏乱差的环境,人心就会变得积极向上”。

因为厕所的清洁状和店家是否真心待人关系密切,因此 我们支持新政府来一场清洁革命,将打扫厕所跻身经营学课题之列,把厕所清洁作为待客礼节的源头。

“厕所的舒适度是衡量服务等级的标尺”,例如洗涤形秽,清理污物,还可喷香水,护理插花,更换卫生用品,干净又时髦的厕所顿然成为招揽生意的工具。

只要每个人都能对生活,工作和做人保持洁净如新的态度,勤勉的伦理,就能帮助财富的储存与增生,这种清洁的习惯,还会为企业,社会和国家,带来新的精神,和产生正面效果。

反应

 

言论

团结政府的“财技”/南洋社论

根据报道,银行一再升息和生活成本扬升,已削弱国人购买力,压抑对高价商品的消费欲。

其实,升息是一个经济学问题,经济学是经世济民之学,对某种经济现象的解析,它需要有严谨的逻辑和严密的推理,然而很多对问题的解释看似正确,却又利弊共存的。

例如,升息对借贷者不利,因为要支付更多利息,复利滚动更大,但却会让借贷者变得更谨慎借贷。

利率变动有利弊

升息对会存钱储蓄的人又有利,因为能赚到更多利息;可是,升息对商人不利,因为会加重经商成本,会抑制市场买气,但却又会使到价格市场渐趋理性,抑压通货膨胀。

利率变动对市场及投资有利有弊,关键还在于实施升息的时机。时机对,就能有效减缓消费价格的涨势,避免因市场过热的挤兑而引起失控的通胀。

经济学理论爱用“供给、需求、效率”来剖析消费行为与价格之间的互动关系。然而,答案却也一直随着环境变化而发生自变。

政治领导对经济问题的态度,或许选择含含糊糊,好过最后严谨无误地做错,因为经济学家对特定问题的讲析,只能是遮遮掩掩,为了掩饰致命的,只能暴露利弊共存的那部分。

就像意外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当他准备寻找美洲新大陆时,他不知道是怎样去,当他到达美洲新大陆时,他却不知道自己在那里。

因此每年很多持着相对异议或观点对立的经济学家获颁诺贝尔奖,或分享奖金,因为他们彼此都能互相论证对错,却又让人感觉他们都好像很有道理。

汇率持续下跌,让马币沦为亚太区表现最差劲的货币,物价的飙涨,让民众焦虑。团结政府只能忙着为民众解惑释疑,处境尴尬的团结政府似乎就像蹩脚的经济学家,对昨天预言的事情,到了明天才发现今天没有发生。

显然团结政府不能再以政治动荡,或贪官奢靡作借口,而理应尽快找到新经济的增长点,重构金融资源的创新渠道。

政府应该与国内外企业界及投资者共同求解,以高效的货币政策工具、数字化转型及能帮助巩固财政,储备存粮的“财技”手段,提升经济效率和财富回报率,以刺激实体经济的造血机制,带领马来西亚实现创富增值及走上繁荣富强之路。

视频推荐: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