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华人“绑”华人/章龙炎

十多年前,因为临时决定要坐长途巴士南下,到吉隆坡富都车站碰运气,看否能买到当天的巴士车票。最好的选择当然是可以让我不需等太久就可上巴士的车票。

我往买票柜台走去,途中有华裔在“抢客拉票”,连珠炮似的问我要到哪儿,我很客气地回答说让我先到柜台问问有没有车票,才回头看要不要向你买。

没料到他很不高兴地说:哎呀,华人竟然不跟华人买车票。在平时,我会当作耳边风,可是当天却是听了气就来,不客气地呛回他说: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我才不管跟谁买,我要找到是我需要的车票,最重要能载我到目的地。

我觉得这样回答是理直气也壮,可是再次出乎意料之外的,他竟然提高声量好像被欺负一样喊,操粤语指着我骂:你为什么骂我?为什么骂我?为什么骂我?有时候,莫名奇妙的事也要说三遍。

让被“道德绑架”者感愧疚

我不想多理,走自己的路。

这一幕,我无法忘怀。本来可以借小故事写大道理,但是想想还是省些力气,写些实际的。

以“华人帮华人”为号召还很普遍。上述仁兄以“华人帮华人”招徕生意并没有错。

错就错在遇到一个不想在车站等太久而且有其他选择的潜在顾客,这一方式显然不是关键,而且还有“道德绑架”的嫌疑,让你感到不向“自己人”买票而愧疚。

或许,我纯粹以消费者而不以“华人帮华人”这一套回应他,让他道德绑架不成恼羞成怒,恶人先告状。

好像买长途车票这事儿,买票者可能有多项选择,能满足其需求的因素最重要,以“华人帮华人”为号召很可笑。

与“华人帮华人”渐行渐远

这让我联想到,在我们尾大不掉的族群社会里,主导族群不愿放弃族群政治,“华人帮华人”就可以起得重要的实际作用。不过,马来西亚华人这十多年来宁愿选择迷信“华人绑华人”才是上上之策,与“华人帮华人”渐行渐远。

如果说某个人被“华人绑华人”说服而买长途车票,至少买票的乘客上了车,还知道目的地在哪儿。在政治上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华裔选民对提供几个明确目的地的政党没兴趣甚至厌恶,反而对承诺你买了一张车票可以畅游马来西亚各地,要哪儿下车就哪儿下车,目的地任你选却不另外收费的政党信到十足。

天下有那么便宜的事?当然,要是你向那个“拉票”的政党代表问“我比较实际,我只要到一个目的地,中途让有些人下车我不管”的简单问题,他会指控你选择跟恶魔同舞,是不对的你得敢敢换(意思是正确的道德抉择),你不但可以到目的地,还可享受这样那样的好处,要什么有什么。总之,对方做不到,我们都能做到。

很多华人被“绑”了,到今天还在漫无目的地“周游列国”,不知乡关何处是!

反应

 

言论

赢了面子,输了里子/章龙炎

首相拿督斯里安华的支持者以诸如“难道你要包头佬做政府”,、“至少还有短裤穿”(所谓的“短裤战士”) 等等反驳反对者。

这样的回应即使没有道理,自己吓自己吓别人,但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大多数华人已接受伊斯兰党与更极端的马来政党势力已抬头的事实,无可奈何。 

事实上,在“喜来登行动”后,伊党第二次成为中央政府执政成员,直到2022年国会解散。第一次是在1974年它为国阵一分子时,但不久它就退出国阵。

在2022年,伊党拿下43个国会议席,一跃成为席次最多的单一政党,较保守的马来政党土著团结党也赢得30个国席。

要不是巫统兼国阵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决定与拿督斯里安华的希盟组织联合政府,而不是慕尤丁领导的国盟,必会出现马来回教徒主导,伊党角色吃重的中央政府。

伊党已在布城门槛前

我说呀,华人努力了几十年(从1980年代的“两线制”口号开始),竟可不顾后果(马华的蔡细历还提醒真正会出现的是“两种族制”)敢敢要换政府,还很“霸气”的说政府做不好不就换掉它,现在何必一面畏畏缩缩,一面说换政府国家会不稳定?连包头婆都不怕,还处处维护,却警告要担心包头佬做政府!

其实,伊党已在布城的门槛前,一跨就进去了,这些华人功不可没。他们可以大方的领功劳,这我是不会反对的。

他们不但不敢领功,还非常谦虚地否认有什么功劳,还“己所不欲施于人”。我看来看去这是“赢了面子,输了里子”所致。

爱面子是一种维护尊严的社会心理,华人特别注重。换了政府,华人觉得很有面子,觉得从此以后活得很有尊严。

种族筹码输得不清不楚

这种感觉从何而来,极度神秘。以前让这些华人感到失去尊严的政策与课题,在改朝换代后不但没有改善,还变本加厉。同样的人,很多却找各种借口捍卫这些政策与课题,仿佛这样做很有尊严,赢了面子。最经典的反应非“谁做政府都一样”莫属。

但是他们可能因为面子问题,不接受也可能不知道的是,他们自毁了确保本身利益与身分认同的最值钱筹码——种族,更正确的说,抗衡宗教种族政治的温和族群政治。

华人不清不楚地输掉了这种族筹码,大多马来同胞却觉得华人毅然决然地放弃延续数十年以族群为基础的协调政治,有更大的政治野心,也就掌控了经济还想控制政治。此消彼长,宗教的分量自然增长。

“包头论”与“短裤论”的出现说明了,没有可靠的替代支点,华人在政治上的无奈与失落。

面子是别人给的,脸是自己丢的。华人是赢了需要别人给的面子,却没有自知之明。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