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别让麦当劳撤资大马/曾志涛

据报道,抵制行动对麦当劳在一些国家的业绩产成了重大影响,导致美国麦当劳母公司向以色列的特许经营业主Alonyal收购特许经营权。

Alonyal在以色列经营麦当劳已有30多年之久,拥有225家特许经营店,员工人数多达5000人。

回购特许经营权是指特许经营权母公司以协商方式,用一定的价码从特许经营权持有者手中重新购回特许经营权。

这种动作通常是在母公司认为特许经营权持有者无法有效经营品牌或出现其他问题时才发生的。回购特许经营权让母公司有更多的管理和控制权,以维护品牌形象和商业稳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麦当劳是否会对其他继续抵制麦当劳的国家,包括我国回购经营权,仍是个未知数。

麦当劳是全球规模数一数二的跨国企业,对国家经济,就业市场和供应链,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麦当劳的官网显示,麦当劳在我国拥有超过320家餐厅,每月有将近1350万的客流量,并在全国各地雇用了超过1万5000名员工,为他们提供职业、培训和发展机会。

万一麦当劳撤资大马,这些的员工将面临失业风险,对他们的生计和家庭将产生严重影响。

此外,撤资举动也会直接影响到食品加工、农产品生产、餐饮包装等上下游产业,导致生产线停滞和裁员,其引发的骨牌效应不容小觑。

不得不提,麦当劳的撤资也可能对房地产造成负面影响。麦当劳门店的存在往往会增加周边商业地区的吸引力和客流量。少了麦当劳,周边地区的商业活动将骤然减少,导致空置率增加,进而影响周边房地产的价值和吸引力。

此外,麦当劳的撤资可能会被国际投资者解读为商业环境不稳定的信号,迫使投资者重新评估投资风险,对经商氛围和市场信心都有一定的影响。

抵制活动应适可而止

有些人认为,即使少了麦当劳,人们依然可以选择路边摊汉堡,所以即使麦当劳撤资也并无不妥。然而,麦当劳在大马提供了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无论是商业规模,品牌知名度还是品质监管,都不是路边摊汉堡可以匹敌的。

因此,为了留住麦当劳,任何形式的抵制活动都必须适可而止,见好就收。更何况,大马麦当劳的特许经营商Gerbang Alaf Restaurants Sdn Bhd是一家本地公司,和以巴冲突事件无关。

人们更必须意识到,抵制麦当劳其实就是在惩罚本地企业和员工,更破坏了商业多样性和消费者选择权,对国人百害而无一利。

警方日前对不断挑起事端,鼓动抵制的政客进行了调查问话,可说是亡羊补牢,未为迟也。

更重要的是,政府必须通过加强执法力度和遏制暴力行为等方式来维护社会秩序,营造安全稳定的经商环境,尽一切努力减少外资流出大马,全力以赴,留住国际企业。

反应

 

要闻

抵制组织喊冤 “不曾抵制KFC,贵吃导致”

(吉隆坡26日讯)大马抵制、撤资和制裁组织(BDS)澄清,从未把肯德基列入抵制名单内,而该快餐店多家分店暂停营业,也许只是因为“太贵吃”。

早前,媒体报道指大马肯德基百家分店暂停营业,主要是受到以色列及巴勒斯坦冲突引发的强大抵制潮所冲击。

不过,BDS主席莫哈末纳扎里今日在IG帖文强调,肯德基根本不在大马抵制清单内:“从过去到现在,我们不曾呼吁国人抵制肯德基。”

他说,麦当劳是因为以色列加盟餐厅资助该国军人才遭抵制,但肯德基不曾涉及相关行动。

他认为,肯德基生意不佳,可能是价格问题:“我发现有些顾客抱怨,他们不想再买(肯德基)的原因是售价太高,而与以巴冲突无关。

他引述一篇文章说:“肯德基曾是中产阶级负担能力的基本标准,无论中等收入群体的生活有多苦,至少有能力在肯德基消费,即使这对某些人来说只是每月一次的美食,但现在看看肯德基的售价就会想,若要花那么多钱买鸡肉,还不如去其他地方买。”

据了解,肯德基早在国内发生“鸡荒”时曾采取涨价、“炸鸡瘦身”等策略,引来食客不满。

民主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曾于去年1月期间,在脸书贴文嘲讽道:“现在大马肯德基的炸鸡(体型)都大如(一个)辣椒酱包(吗)?”

也有一些马来网民解释,他们并非因为以巴冲突而拒绝光顾肯德基,而是其售价太高且鸡肉小块,在性价比低之下才不愿光顾。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