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再变天 不如再大选/刘泰安

我国国会下议院将于7月13日至8月27日举行25天的会议,距今不到一个月,备受瞩目的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发动对现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投不信任票的国会动议。此刻山雨欲来风满楼,关键政治人物动见观瞻,不在话下。

本邦中央政权的攻防战,不外乎3个可能性:

1)“希盟++”(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沙巴民兴党和马哈迪医生派系的土团党)凑不足至少112名国会议员,让慕尤丁及其国盟政府守住江山,虽然并不稳若泰山,短期内仍然不动如山;

2)“希盟++”突破门槛,通过不信任动议,慕尤丁乖乖认输,交出政权,大马再变天;

3)不信任动议虽获通过,但慕尤丁不甘心,反而寻求国家元首御准解散国会,举行闪电大选,重新洗牌。

反对党领袖安华在6月9日在面簿中确认,目前“希盟++”总共掌握107个国会议席,还未达到简单多数112过半国席。他的办公室隔天澄清,该数目不包括独立议员及其他政党议员。据知,马哈迪也未闲着,他老人家正在施展金庸武侠小说里的另一门武功“降龙十八掌”,积极拉拢拥有18个国席的砂拉越政党联盟(GPS)。一旦成功,推翻国盟政府的大计便水到渠成。

两大阵营实力未知数

不过,正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国盟也如法炮制拉拢战。例如,民兴党主席沙菲益日前就揭露其一名国会议员三度被游说跳槽。砂州公正党则有位国会议员在6月5日宣布退党,转为支持国盟政府。总之,不到决战日,两大阵营的实力仍是未知数。

此外,“希盟++”的首相人选还未确定。据传,马哈迪在6月9日参与希盟会议上,建议若希盟夺回中央政权,先由他当首相6个月,过后再交棒安华,但未获希盟同意。这则“毛遂自荐”传闻若属实,即产生只执政半年的第9任首相,可真滑稽!

当今拥有91个国会席次的希盟,何必要对目前只掌握5个国席的马哈迪卑躬屈膝?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马哈迪一再对安华背信弃义,后者怎可再信前者的任何权宜之计?

如果布城再变天,“希盟++”政府还会继续落实5·09大选宣言的所有半途而废的承诺吗?“拥抱希望,重建家国”的美梦,会有实现的一天吗?

平心而论,“希盟++”即使比国盟多出十数国席而重夺政权,新政府也极不稳定,随时可能因有议员倒戈而再次垮台。因此,我坚信,再变天不如再大选!

有人认为,目前不宜举行闪电大选,因为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尚未平息,不能有拉票活动或群聚,而且大选要耗费很多金钱,会对国家财政造成沉重负担。

环顾全球,当今即使面对冠病疫情的阴影,以色列在今年3月2日举行了议会选举,法国在3月15日举行了地方首轮选举,韩国在4月15日举行了国会选举。纽西兰则按原定计划将在9月19日举行大选。我国若在今年杪举行第15届大选,有何不可?

至于大选经费高昂,那只是一次性支出。目前慕尤丁的国盟内阁正副部长共有70人,比希盟时期的55人增加了15人,被称为大马史上第二大内阁,预计每年总开销增加757万令吉,或每月63万令吉。如果大选后的新政府能精简内阁成员,未来5年所能节省的公帑,怎不抵消大选经费?

更重要的是,来届大选必能扫除毫无政治原则与道德、背叛选民意愿的现任议员,特别是那些退党脱党的“政治青蛙”,且看他们如何捍卫现有的议席?

另一方面,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在6月10日指出,只要马哈迪和安华提前“休息”,大马政治版图就能安定下来。他强调,两人都应“休息”,让出空间给其他人,“两人在大马政治上拖太久了,不需要再如此辛苦!”

尽管沙努西“人微言轻”,不获舆论重视,但他委实道出不少国人的心声。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只要政治老人们一直为权位私利缠斗,国家的发展进程就一直停滞不前,无从变革图强。本邦年轻、能干且有理想的新一代政治人物,如努鲁依莎和拉菲兹等,实应获得机会予以重任,国家未来才有希望。大太阳不消失,小太阳如何起来呢?

反应
言论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刘泰安

癸卯兔年新春伊始,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兔”如其来地导演了一出“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的好戏,对党内44名异议党员“大开杀戒”,引起舆论哗然,不在话下。

阿末扎希1月27日召开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假手总秘书拿督斯里阿末马斯兰宣布,开除巫青团前团长凯利和前雪州巫统主席丹斯里诺奥马等,以及冻结森波浪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巫统地不老区部主席拿督毛利占布江、前仁保国会议员拿督斯里莫哈末沙林、巫统前宣传主任沙里尔韩丹等的党籍6年。

据知,当晚会议中有5名最高理事反对阿末扎希的决定,只有3人同意。也是前首相的副主席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也起立辩称,开除和冻结党籍必须根据法律和正当程序进行。显然,不认同党主席这次“清党行动”的领导层领袖,占了多数。

但阿末扎希一意孤行,行使党领导人权力,贯彻一如在两个多月前举行的第15届全国大选时排除党内异议领袖上阵的强硬手法,清理门户,说到做到,毫不留情。

好笑的是,凯利1月12日出席巫统年度代表大会后,在Instagram发布一段他与阿末扎希握手问好的视频,并提到后者告知“准备战斗”。凯利还因此帖文说:“这意味阿末扎希做好准备面对任何挑战者……主席很勇敢。我向他致敬。”

凯利或许误会了阿末扎希,后者真正的意思可能是说,凯利老弟要在来届巫统党选中挑战任何党职“门儿都没有”,准备在党外“继续战斗”吧!

凯利仍斗志高昂

人气极高的凯利被开除后动作频频,风头依然强劲。他在推特写下“Unbowed, Unbent, Unbroken”三个意指“不屈不挠”的英文单字,予人气吞山河的感觉。

扬言“斗争尚未结束”和依然矢志“有朝一日出任我国首相”的凯利,目前似乎不乏出路,如受到国盟3党纷纷邀请加入,或考虑成立新党,且看他今后如何为自己的政途杀出一条“血路”吧!

备受瞩目的另一名“好汉”是身分无比显赫,即巫统创立者翁惹化之孙、第3任首相敦胡申翁之子、第6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表弟希山慕丁。他是第15届大选后推动10名国阵国会议员签署法定声明支持国盟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出任首相的“带头大哥”,最初极力反对国阵跟希望联盟组成联合政府,更曾强调纵使被巫统开除,也维持继续拒绝与希盟合作的立场。

希山慕丁这次可说是“求仁得仁”。但他只被冻结党籍6年而非直接开除,全拜他兼任国会议员所赐。

由于有了2022年联邦宪法修正法令(第3号)反跳糟法的约制,巫统若开除希山慕丁的党籍,后者可带着其属国会议席加入其他政党,或成立新党,而不被视为跳糟和须悬空其议席。

希山慕丁也和凯利一样充满斗志。例如,他1月28日在社交媒体强调:“这不是结束,而是一个开始。一个新的开始!”但未透露新开始的计划。

希山继续唱反调

与凯利不同的是,希山慕丁迄今并没受到任何政党邀请过档,可能是因为他目前还是巫统党员,只不过党籍被冻结而己。如果他现在就蝉过别枝,也带不走他的国席。

但希山慕丁有可能成为团结政府的“麻烦制造者”,继续唱反调。例如,当政府将在2月24日提呈2023年度财政预算案时,如果不是以声浪方式表决,他可能投下反对票,即使不能影响大局,也能令团结政府难堪。如果巫统因此决定开除他,那反而是他第二次“求仁得仁”了!

对阿末扎希而言,希山慕丁和凯利乃是党内坚强的竞争对手,何况凯利早前已放话要与希山慕丁协调彼此在来届党选中竞逐第一和第二把交椅,所以使出一招“无坚不摧”的上乘武功。

此外,巫统最高理事会已决定在3月18日举行党选,距今时日不远。虽然也已议决最高两个党职不开放竞选,但阿末扎希仍不放心希山、凯利和其他异议领袖不会在党选中“兴风作浪”,因此“唯快不破”地废了他们的武功。

不管人们喜欢或不喜欢阿末扎希这号政治人物,都不能否定他那毫不忧柔寡断的领导能力。只是,他的政途是否从此一片光明、“兔”气扬眉呢?那还要看下回分解啦!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