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关丹的十年之约/罗传钰博士

4月下旬,中马“两国双园”建设十周年的多项庆祝活动在线上线下举行。期间,中马双方企业签订涉及中马“两国双园”的11个项目投资协议或战略合作协议,涉及跨境物流、产业、贸易等。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拿督林万锋也表示,希望共同利用好中马“两国双园”平台以及RCEP的巨大红利,建立更紧密的经贸合作关系,共同拓展更广阔的市场。

作为一名研究东南亚的广西籍学者,笔者自然对关丹产业园区颇有感情,不仅在其起步建设阶段就到访此处,还在赴马访学期间,多次驱车拜访,向园区企业、港口公司、本地商会的专业人士讨教。

万丈高楼平地起

说到关丹产业园区,大马友人自然非常关切,见面就会向我打听该园区近况,也时常将其与另一园——广西的中马钦州产业园区进行比较。他们赞赏广西政府采取“市园一体化,园区一盘棋”的开发策略,推动了该园区“七通一平一绿”等基础设施基本建成,干道支路、供电供水、燃气蒸汽、通信等配套设施也投入使用,具备成片开发和产业项目“即到即入园”等便利条件。相比较下,他们也感慨,于2012年4月启动建设的关丹产业园区在园区建设、基础设施配套、招商引资等方面的进度滞后乏力。殊不知,受限于两地在政治体制、行政效率、土地开发政策及法律法规等截然不同的差异,加之联邦与地方政府间的博弈,关丹产业园区从选址到开工建设,再到如今的项目投产,可谓历经波折,终成正果。

如今,园区外部主要道路通行无阻,公路配套设施完善;园内办公场所完备,宿舍区基本生活设施配备齐全,建成的自备电厂足以满足园区用电需求。得益于此,园区至今累计签约项目12个,协议投资超400亿元,累计完成投资约120亿元,带动关丹港新增吞吐量1800万吨。

园区的稳扎稳打,不仅在近年来大马政府多次更迭中基本未受影响,还在在新政府的认可与支持下不断加速发展。博赛集团今年起在园区投资高达106亿令吉的“焦电铝—锰”项目,就是最好的证明。

春风化雨润无声

“在东道国,为东道国”。这是我2017年7月首访关丹产业园区时,投资者给我强调的一句话。彼时的园区里,联合钢铁项目刚刚正式开工半年多,正以每天都有新变化的方式飞速建设。就在这刚起步的阶段,年轻的建设者竟已确定了园区这一负责任的发展宗旨,让人印象深刻。

时至今日,园区也在认真地践行着这一观点。作为一个资源消耗型项目,联合钢铁项目不仅带来的是先进技术和工艺,其对环保投资占比和环保排放指标的高要求还产生显著效果。而博赛集团的项目,也将采用行业领先的绿色环保工艺和可回收能源技术。同时,园区也在将某一项目的废水废料转为另一项目可利用的产能,以提高园区内资源回收利用率。

园区的外溢效益也在显现。为了配合园区的发展,中国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带来了技术转移,与本地合作伙伴一起建设,更新港口设备,优化经营管理,提升吞吐能力及效率,让有着40余年历史的关丹港焕然一新,并在疫情下迎来更多机遇。

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关丹产业园区对合作企业的指引。诚然,在海外投资多年的中企对于很多硬件的投入、风险的获知已经了然于胸,但在运营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如劳资关系、社会责任、公众形象、媒体公关等方面还与其他国家的企业存在不小的差距。为此园区也在发挥着平台作用,适时引导合作伙伴,让其做好企业合规建设、履行更多社会责任、注重塑造外部形象。

关丹产业园区的稳步前进,首先给本地政府带来了丰富的回报。

除去园区招商引资给地方带来的大型项目,并由此产生的财政税收增加、就业岗位增多、区域地位增强以外,园区更重要的收益是其与本地政府的互相成长。

虽然本地政府热烈欢迎外资入驻,但,国情的不同使得园区未能在基建配套、政策扶持和资金支持等享受更多待遇。这就要求园区的建设者们花费更多的力气,以更为积极主动的心态,了解本地政府的需求及运作模式,在争取更多审批便利的同时,也慢慢影响着州政府对园区的印象,完成从一个企业到港园联动,再到港—产—园联动发展模式的转型。

在这样的潜移默化之下,本地政府始终保持着积极沟通的态度,愿意听取各方意见,并努力调整发展规划、决策及审批效率,推动与联邦政府间的对接,这是园区建设者的最深切感受,也是园区成功发展至关重要的法宝。

人生百年幼学始

更重要的是,园区建设也是中马双方理顺合作机制的过程。作为两国政府协调推进“两国双园”建设的最高层级协调合作机制,中马“两国双园”联合合作理事会协调解决了一大批双园建设中遇到的重大问题,这也为“两国双园”这一模式提供了成功的样本及可借鉴的典范。

去年7月,印尼·雅加达——中国·福清江阴“两国双园”海上大通道正式开通,预示着中国与印尼也开始了“两国双园”的建设。而中国政府去年亦提出“以‘两国双园’为支撑打造一批海外锚地,推进形成‘西部陆海新通道+两国双园’国际国内双循环发展新格局。”

梁启超在《论幼学》中说,“人生百年,立于幼学”。关丹产业园区就如同十岁的幼学儿童,边建边学,为“两国双园”打牢基础、立下典范。随着两国关系更趋稳固,RCEP等利好加持,关丹产业园区必将迎来更好的前景。

反应

 

东海岸

关丹渔民请愿促勿减固打 “补贴柴油不足冲击大”

(关丹30日讯)“渔民恳请政府恢复各型渔船补贴柴油固打!”

逾30名来自关丹的B型及C型拖网渔船业者,今早在关丹甘文丁渔业局码头外展开请愿活动,希望政府听到他们“内心”的困扰声音,即正视补贴柴油不足带来的负面效应,包括冲击渔民收入及鱼价高涨人民吃不消等。

此项和平请愿行动原定在码头内进行,惟因不允进入,渔民们改在码头外,与全国各地业者,同步展开和平请愿。

鱼获锐减

渔民代表李秉权指出,随着每月补贴柴油供应减少,渔船出海天数被迫减少,以免柴油在海上耗尽无法安全回港,导致鱼获锐减至少2倍,连带冲击码头产业链,继而料将推高海产价格,终端消费者被迫吃贵鱼。

他说,去年每艘C型渔船每月获2万公升补贴柴油固打,而B型船则获1500公升。

他说,但从今年1月1日起,各型渔船的补贴柴油固打各减3000公升,这对每月两趟出海捕鱼作业的渔民,构成困扰,而捕获鱼获相比同期也锐减至少2倍。

他说,一般上,每艘渔船出海一趟估计需至少2万公升柴油,每出一趟10多天,到第二趟作业,因柴油不足,需提早回码头等下个月柴油固打运作。

“而同时期的鱼获也从每趟平均6000公斤,锐减至2000公斤,鱼获少则鱼价提高,受苦的还是终端消费者,被迫吃贵鱼。

他说,关丹受影响B型及C型船估计约有200艘。

来回需耗1万公升
王明益:不够柴油出海

另外,C型船主王明益说,今年起,政府消减3000公升补贴柴油固打,已数个月面对不够柴油出海窘境。

他说,一般每趟出海作业来回需耗1万公升柴油,每月两趟就需2万公升。

他说,政府补贴柴油每公升1令吉65仙,外面则售3令吉25仙。

“希望政府体恤渔民困境,恢复渔船补贴柴油固打。”

视频推荐 :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