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从讲一个历史开始/许国伟

2月时,登嘉楼伊斯兰党主办的青年集会,一队穿古装带兵械道具游行的队伍照片,引发热议和关注。

当时伊党领袖轻描淡写地说,这只是一场角色扮演(cosplay),无需小题大作,还呛批评者有回教恐惧症。

记得,不少朋友看了照片,直觉联想到十字军东征时期的战争历史。

我当时指出,从锥型头盔、图案盔甲及盾牌兵械造型来看,更像是奥斯曼帝国 (Ottoman Empire,1299年—1923年) 军队士兵。

奥斯曼帝国,是回教世界的骄傲。

奥斯曼帝国在鼎盛时期,苏丹穆罕默德二世动员大军,于1453年攻破君士坦丁堡灭亡东罗马帝国,压制了欧洲各国和基督教势力。

我当时提出一个问题,这装扮成奥斯曼军人的游行队伍,是在伊党上下强调回教徒和马来人才是这片土地主人的氛围下,这cosplay究竟是要展现什么意图?

如今,吉打州大臣拿督斯里沙努西,不论是巧合或是故意,似乎给出了答案。

据报道,沙努西最近在一场超过万人的大型祈祷会,把槟城比喻成君士坦丁堡,还说,若邻州是君士坦丁堡,各位就是穆罕默德二世。

“我们会夺下君士坦丁堡,不是以武力形式,而是凭着决断和决心,吉打民族不会再遭边缘,不容许再遭践踏、蔑视,而会重新崛起保障主权。”

鼓舞党员士气

沙努西用这段回教历史来鼓舞党员士气,再回看之前伊党青年团的cosplay,两者是互相呼应,极可能是他甚至是伊党的竞选策略之一。

囯盟打州选,离不开民族与宗教两招。最能激发基层热血,最具感染力能让党员同仇敌忾的,就是召唤出英雄,塑造敌人。

对抗殖民者有英雄末基劳,攻下君士坦丁堡有英雄穆罕默德二世,民族英雄与宗教英雄都有了。

敌人呢?

从早前“政府由非回教徒主导”,到“槟城属于吉打”,再从对抗殖民者到夺回君士坦丁堡,这些论述贯穿起来,除了一再制造马来社区的危机感与不安感,就是制造敌我对立,加强整个社群需要英雄带领他们抗争的情绪。

这一切,沙努西就从讲一个历史故事开始。

反应

 

言论

政客好戏/许国伟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遇刺后,由特勤人员掩护撤离时举手握拳的照片,火遍全球。

不少人还讥讽特朗普真会抓时机宣传,甚至怀疑他自导自演,才会不惧危险演一场英雄戏。

其实,随着更多详尽报道及相关调查出來,特朗普自导自演的可能性,是越來越低。

特朗普在遇袭后接受媒体访问,也谈了为什么他会举手握拳。他说,“我站起来那一刻看到人群没有动静,很难描述那种感觉。但我知道全世界都在看着自己,我必须让大家知道自己没事。美国会继续前进,我们在前进,我们很强大。”

这场景,这一刻,读《史记》里刘邦的故事,或许能明白一二。

每每读刘邦的故事,人们常说他是流氓无赖作派,还爱吹牛说谎。

別跟刘邦较真

例如,刘邦去吕公家吃席,一开口,就说给一万钱,其实一分钱都没给。萧何吓坏了,赶快跟吕公说,“刘邦这人啊,爱说大话。”

潜台词就是,您老別跟他刘邦较真。

结果,吕公依然看重刘邦,看重的不是他这张嘴就來的“一万钱”,而是他一文钱没给,坐在VIP席依然浑洒自如,跟宾客大开玩笑打成一片,彷佛他才是主人家的气派。

这故事,说的是刘邦有当政客的本事。

当楚汉相争时,项羽和刘邦互有胜负。两军在荥阳对峙,刘邦在城墙上当众细数项羽罪过。

项羽大怒,埋伏的弓箭手出手了,一箭射中刘邦。

刘邦胸部中箭,倒下。但很快的,他折断了箭矢,站起來挥手笑说,你这臭小子只射中我脚趾。

这是演戏吗?这是说谎吗?是!但刘邦知道,两军对峙,军心很重要。

他第一时间演了这出戏,说了这个谎,就是为了稳定军心。

不只这样,刘邦躺着养伤时,军师张良请他一定要去慰劳士兵,安定大家军心。

刘邦忍着伤痛一一照做,稳住军心安顿好了,才撤回大后方关中治疗箭伤。

这一点,更重要且不能忽视,说明了刘邦是狠人,对妻儿狠,对身边人狠,对自己也狠。

泰山崩于前,能面色不改,已经是狠人了;在生死关头,还能从侍卫掩护的狼狈慌乱中,忍着伤痛迅速转为一脸淡定,演出一场安定军心的好戏……

这是狠人中的狠人了。

刘邦如此,特朗普也是如此。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