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东京奥运会——日本的一场豪赌/李慧珊博士

“What did it cost?”“Everything.”——复仇者联盟5

万众期待的2020东京奥运会正式进入了倒数阶段。奥运会作为体育运动最高殿堂,是全世界顶尖运动员所向往的,唯独这次的奥运会却是让人望而却步;第一是因为没有了李宗伟,第二是因为日本的疫情始终得不到有效的控制。

日本坚持主办奥运会的做法也受到了日本国民的大力批评。日本《朝日新闻》的民调结果就指出,43%的受访者都希望政府取消奥运会,另外40%则希望奥运会延期再办,随着奥运越来越近,反对的声浪更是高涨。但即使在万般阻挠下,首相菅义伟如期举行奥运会的决心并未遭到动摇分毫。奥运会开幕仪式以及各大小型赛事的容纳人数也是随着疫情的升温不断缩水。其中的利害关系日本政府当然一清二楚,但这个时候箭在弦上了,日本政府不得不发。

多次追加预算

从经济角度来看,东京奥运会是历史上赞助金额最高的体育赛事。根据国际奥委会发布的公开数据,东京奥运会共有66家赞助商,赞助总额超过33亿美元。当然这些比起日本政府所投入的资金,只是小菜一碟。为办好这次奥运会,日本政府多次追加预算,从原本7000亿日元一直扩大到近3万亿日元(约1142.2亿令吉)。东京奥运会俨然成为了一个黑洞,在不断地吞噬着日本的经济。日本因为经历了“失去的20年”,国民经济始终停滞不前,别说2%增幅了,只要经济没有出现逆增长都不错了。东京奥运会对于这样的日本而言无异于一针及时的强心剂。因此当日本迎来奥运会承办机会时,日本上下都充满了期待与欢欣。

日本政府本是希望通过奥运的建设与举办来拉动当地的投资与消费,给日本低迷的建筑业、工业、旅游业以及各行各业带来更多的需求。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也一直将奥运会当成自己的重大成绩来宣扬,如果他还在位的话,等待他的将是无止境的啪啪打脸。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打乱了日本政府的如意算盘,更让它一度回到解放前。

一根救命稻草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绝望中的一缕曙光把日本拉向了更深的绝望。但只要奥运会能够如期举行,日本至少还能挽回一部分的经济损失。日本也因此成为了有史以来运气最背的奥运主办方。

但东京奥运会也并非是一条路走到黑,日本作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之一,拥有很好的社会秩序和管理能力。只要能够善用这些能力,东京奥运会还是比较有看头的。但在疫情防控方面,日本却是一点都松懈不得。本次奥运将会有超过10万余名境外相关人员入境日本,虽然已经将所有的观众都排除在行列之外,但一旦感染群在这些人当中爆发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日本政府豪赌的结果是什么,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为拉曼大学副教授)

反应
言论

游戏的奴隶/李慧珊

游戏人生,人生游戏。游戏对于现代人尤其青少年而言,已经成为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环。孩子沉迷游戏是许多家长都头痛的难题,许多孩子一旦玩起游戏来,他们基本上可以做到三“不”,即不吃饭,不冲凉,不睡觉。

当大马的家长们还在为孩子前途堪忧的时候,中国的家长则再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上周,中国政府对于未成年沉迷游戏祭出了强力监管措施,全国的网络企业(我们俗称的Cyber Cafe)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假日向未成年人提供一个小时的服务。消息一出,全网便炸开了锅,直登热搜,家长们与熊孩子的对决也总算是分出了胜负,而爱好游戏的各位也终于不需要在游戏里面对屁孩。

游戏,真的如中国官媒所说的,是精神鸦片那么十恶不赦吗?时至今日,游戏早已不只是未成年人的专利,许多成年人同样热爱游戏。互联网时代的游戏可说是五花八门,而最火爆的莫过于“王者荣耀”、“魔兽世界”、“吃鸡”等等。

这里的随便一个游戏,就足以让我们花上一整天什么也不做,就是专注地打游戏。游戏之所以这么受人们的爱戴,是因为游戏本身就是一个虚拟的世界,无论我们在现实世界里混得有多好或多糟,在这个世界里,我们可以成为一切我们想要成为的人,从而满足我们的自尊和成就感。

给80%人一个“奶头”

此外,基于游戏开发商对于人脑奖赏系统和成瘾机制了如指掌,现在的游戏都非常“人性化”。游戏里的奖赏和竞技成分让我们获得满足感,而一旦获得了满足感后,我们的头脑就会不断地刺激多巴胺的分泌,而一旦我们习惯了亢奋的状态后,其他任何活动对于我们的吸引力则会大打折扣。

这个时代的悲剧就在于,一款能够轻易让人上瘾,无法自拔的游戏,才叫做好游戏。

1995年,在美国旧金山举行了一场关于全球化的重要会议,名为“The State of World Forum”,出席者包括全球500名经济和政治精英和名人。会议得出的结论是,世界人口20%的工作足以维持整个社会的运转,而其余80%人口不必积极参与产品和服务的生产。那么这80%无所事事的人要跟什么呢?如果就这样放任他们其不要造成社会混乱?

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给出了答案,那就给这80%的人一个“奶头”吧,好使他们沉醉在消遣娱乐和感官刺激的产品中,忘掉抗战。我们都喜欢使我们快速获得满足感的东西(例如游戏、肥皂剧、八卦、垃圾食物),而厌恶那些需要时间沉淀和积累的满足感(例如读书、健身、健康饮食)。

无可否认,那些让我们快速获得短暂快乐的东西,深深地影响了我们。现在的孩子们比起以前的孩子是更不愿意思考,更容易暴怒,并且注意力更短了。

这是一个充满喧嚣的世界,我们不可能与世隔绝,把自己关在一个封闭的环境。我们能够做的就是认清现实, 并且时刻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和思考的能力。 

(作者为拉曼大学副教授)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