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不甘寂寞的马哈迪/利亮时教授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第15届大选大败,失去按柜金,而其领导的祖国斗士党更是全军覆没。

马哈迪在我国政治史上,创造很多奇迹,包括任期最久的首相;领导在野党击败国阵,以逾九十高龄二度任相;2022年在本身选区蝉联失败,亦是政治史上第一位失去按柜金的前首相。

本次大选马哈迪遭到选民的唾弃,基本上我们会认为他将从此退隐山林,不再理会政治上的所有事务。

手指永远指向别人

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近日又再发表高论,包括认为希望联盟与国阵合作,违背了支持者对他们的支持。接着,马哈迪又表示获得政权的我国领导人,都不愿意听过来人的意见。这些言论好像有些道理,但是如果我们了解整个1980年代至今的政治发展史,我们就会发现马哈迪的手指永远都是指向别人,从来不曾反过来指向自己,这亦代表马哈迪这个老人,没有自省的能力。这是他的悲哀,还是我国的不幸呢!

马哈迪两度掌政,是否有坚定的原则呢?我们不妨看看,他可以跟四六精神党对抗,最后也可以接纳该党回归巫统。再来就是马哈迪为了夺得政权,而跟数十载的宿敌民主行动党结盟。试问马哈迪的原则在哪里?马哈迪二度出任首相,他有遵守选前承诺?对得起所有投票支持他的选民?

马哈迪主政期间,换了多少位副手?敦慕沙希淡、敦嘉化峇峇、拿督斯里安华与敦阿都拉。马哈迪最满意的副手,应该就是嘉化峇峇,因为他配合度最高也没有太多的意见。

难忍副手太多意见

马哈迪自己本身主导意识很强,会把慕沙希淡和安华撤换,主要就是马哈迪无法容忍副手有太多不同的意见。从上述例子来看,马哈迪是否是一位可以接纳各方意见的领袖?答案是不言而喻。

马哈迪这位政治老人,辜负人民对他的信任,让他第二度出任首相;另一方面,他亦错失在我国青史留名的机会。马哈迪是聪明的人,但是他对家族的重视,使得这位旧时代的马来菁英放弃所有的信义。

如今已是风烛残年,他仍想着影响我国的政治。他在访问中表示,他不能自私退休,因为有很多人需要他帮忙。我们只是渺小的人类,我们不在地球仍然运转,马哈迪真的不明白这个道理吗?还是他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笔者最后用两个字来结束本文:“可怜”。

(作者为台湾高雄师大东南亚暨南亚研究中心教授兼主任)

反应

 

言论

留台生的贡献/利亮时

1960年代,马来亚华文教育迎来的是一个漫长的严冬。1960年出炉的《拉曼达立报告书》,对独立后几年所实行的教育政策进行检讨。

《拉曼达立报告书》虽然仍将华文小学列入国家教育体系之内,但却将华文中学逐出教育体系之外,除非这些华文中学接受教育部的建议,改制为以英文为媒介的国民型中学。

华文中学的接受改制,令华文教育陷入消亡的边缘。当时的教总和董总等民间团体为了突破这种困境,而分别提出争取和推行华文为官方语文和创建独立大学的运动。

这一系列的运动虽然得到华人社会的广泛支援,但并未获得政府的认同,最终以失败告终。
1960年代的华文中学面对存亡的危机,尤其是不接受改制的华文中学,更面临高中文凭不受政府承认的窘境。

当时高三学生升大学一途,几乎只有台湾这个管道。如今的独立中学毕业生要升学几乎不是问题,但是当初除了赴台升学外,就只有国内的私立学院。

在超过半个世纪的时间内,台湾培育我国逾10万名的毕业生,这是一个不少的数目。有人问笔者,这些同学对我们这块土地有何贡献?这一批人又有何成就?

留台生贡献多元

笔者作为留台生的一员,必须站出来表示,我们留台同学们的贡献是很多元的。

首先,我们的留台生前辈在回国后投入独中教育,与南大毕业生,成为独中教育的支柱。这些算是贡献吗?还有我们的留台生,不只在我国发光发热,他们也在台湾、澳洲、新加坡等地在各领域(教育、医学、工程、科技)亦有卓越的成就。

由于个资的关系,笔者无法把这些人的姓名一一罗列,但是在国内,每一届留台联总的会长,其在社会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

在政治上,槟州州议会议长刘子健亦是留台生。刚才提及的国外,笔者在高师大担任教授与系所主管,若也算有一点微薄成就的话,这样我们留台同学在台湾公立大学,如中山大学、暨南国际大学、阳明交通大学、台湾师范大学、台北大学等,都担任教职。还有,在台湾各大医院,亦有留台生担任专业的医师。

提出问题者,可能基于好奇,也可能坐井观天般不熟悉台湾。

如果台湾的学术真的一无是处,试问台湾何以能成为世界半导体的重镇?台湾的医学亦是位列世界前端班,台湾PISA数理成绩更是在世界前5位,加上其经济的成就和外汇储备的雄厚,这些都在在证明其教育优越的一面。

留台生在国内外都有卓越的表现,而我们看不到的一群,他们也在默默为国家和社会作出贡献。若有人以轻视态度来评断留台生,笔者只能用以下9个字赠予:“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