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无线电视1980年火红连续剧《千王之王》讲述30年代广州赌坛的恩怨情仇故事,谢贤饰演的“南神眼”罗四海和杨群饰演的“北千手”卓一夫斗法,打成平手。后来两人被仇家害至一人双目失明,一人被挑断手筋。南北千王为报血深仇,将千术精华传授予任达华饰演的谭升,成为“千王之王”。

假如本邦政坛也有位“千王之王”的话,就非把“政治是最高明的诈术”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莫属。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日前爆料,在其新作《追寻理想国家:马来西亚政治史上的林吉祥》书中揭露:在2019年8 月21日的周三内阁会议上,时任首相马哈迪扬言要“稍微更换”部长职务,让时任能源、科学、技术、环境及气候变化部长杨美盈因在莱纳斯稀土厂等环境议题上“不听话”,差点被踢出内阁。 

行动党元老林吉祥第一时间为“小弟”刘镇东护航,证实马哈迪确有革除杨美盈的意图。但马哈迪的祖国斗士党宣传主任乌亚胡沙慕丁和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同时驳斥那是子虚乌有。

耐人寻味的是,两位当事人马哈迪和杨美盈迄今未对“不听话要革职”之事作出任何回应。

无论如何,有关课题的重点在于二度任相的马哈迪,由始至终都缺乏政治改革的意愿和决心。如何解决世界上最大稀土加工厂之一的关丹莱纳斯所带来的辐射废料储存的环境和社会问题,只是一例。

记忆犹新的是,前总检长汤米托马斯不久前也曾在其回忆录中揭露,差点在履任第二天就被马哈迪“炒鱿鱼”。

不知今后还会有人出书爆料,提供马哈迪在其二度掌权的22个月内发生其他类似的“轶事”,以便“娱乐”一下苦闷的国人?

恩怨情仇没完没了

平心而论,马哈迪与行动党的恩怨情仇一直在上演,没完没了。例如,他日前接受网络媒体专访时,表示行动党已逐渐开放变得更中庸,点名该党元老林吉祥和秘书长林冠英父子已改变态度和立场,但该党仍有“极端者”存在,如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和双溪比力州议员刘天球。马哈迪玩弄“两面手法”,堪称出神入化!

马哈迪近年来对火箭的指指点点时好时坏,包括曾在土团党内部会议上宣称不喜欢行动党。他称赞火箭时是为了争取该党对他的支持,他攻击火箭时则是为了争取马来族群对他的支持。

“老奸巨猾”是对擅长于权谋术数的“政治千王”的最佳形容词。

另一方面,也是斗士党创党人兼浮罗交怡国会议员的马哈迪本月16日在其选区出席一项开斋聚餐活动后,在记者会上说他虽已讲过不再上阵来届大选,但或会改变主意,因为粉丝施压要他继续竞选,令他既尴尬又为难。

他甫在14日接受马新社访问时表示,已没意愿第三度出任首相,因为已经95岁高龄了。只是,如果粉丝施压要他“梅开三度”任相,届时他会否因为不好意思而“勉为其难”答应呢?

马哈迪的言论反复无常,出尔反尔,早已街知巷闻。《论语》中“人而无信,不知其可”的“信”字有两层含义:一是受人信任,二是对人有信用。言论总是信口雌黄的大政客,怎能取信于人呢?

电视剧《千王之王》的主题曲《用爱将心偷》是由剧中女主角汪明荃演唱:“情场中几多高手,用爱将心去偷。就将你偷得痴情,剩我一世忧。用欺也用骗,用几多好计谋,盗得芳心, 然后置诸脑后。……”

这首歌若稍作修改,把歌词中的“情场”改为“政坛”,“爱”字改为“骗”,以及“芳心”改为“民心”,将新歌《用骗将心偷》送给“千王之王”,岂非再恰当不过?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