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马化合作社资产超过1亿 魏家祥:有丰厚资金投资

(吉隆坡24日讯)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说,马化合作社资产总值已超过1亿令吉,同时有丰厚的资金周转与进行投资。

他指该合作社今年也会与一家拥有饲料生产和农业人工智能系统业务的韩国企业展开双边合作。合作社会以“立足大马,放眼东盟”作为一个起点与方向,继续推动社务发展。

魏家祥今早受邀为马来西亚多元化合作社第43届常年代表大会主持开幕,与会嘉宾包括马华前总会长丹斯里陈群川。

魏家祥随后在脸书贴文说,马化合作社这些年来的社员福利从未间断 ,从教育奖励金、抚恤金到阳光保险等,董事会都给予社员们最大的福利与保障。因为社员们就是合作社的最大靠山。

他也感谢马化合作社捐出5万令吉予拉曼大学医院。

他提到,陈群川今日也正式受委为马化合作社永久名誉主席,相信后者的经验与建议将继续引领马化合作社大步前行。

反应

 

灼见

【灼见】新村“黑历史”论述之争/甘德政博士

最近新村申遗引发争论,曾在马大执教的拿督兰娜阿当教授指出,新村涉及马共黑历史,所以申遗不合理;国大教授拿督张国祥也说,新村无特色还有黑历史,没申遗的价值。

这是很典型的“巫统史观”或“官方论述”,影响了绝大部分马来人的主流意识形态。对他们而言,以华人为主的马共武装分子,一直是“马来主权”的重大威胁,而新村就是这段历史的产物。2013年我国电影《新村》因马共元素而被禁,当中剧情某种程度上也固化了“华人都支持马共”的迷思。

新村的确有深深的冷战烙印,当年英殖民政府把数十万华人赶入数百个“集中营”,就是要切断马共游击队的供应线。

华人恐被逐回中国

根据解密后的钦差大臣亨利葛尼爵士私人文件,他认为绝大部分华人都是马共的同情者,马共的粮食“乃华人供给,尽人皆知,华人除极少数外,多未有任何行动来抵抗共党……”,另外他也指“各民族对华人明显不愿自助的态度,其愤怒情绪,日益增加,华人只知享受安乐,集中精神于钻营……”这种想法影响了多少外人对华人的负面观感,不言而喻。

当时英国军警到处抓捕和马共有牵连的华人,男女老少都有,有名有姓、记录在案并被遣送回中国的,就有2万多人。当时英国人认为,如果无法镇压马共,这数十万华人也要被驱逐回中国。

在国际冷战的背景下,为了应付英国人的“反共排华”论述,以保住华人留在马来亚落地生根的机会,右派政党马华于1950年初组织“新村自卫团”,一些国民党背景的马华领袖从美国中情局处拿到1000支卡宾枪,用来武装马华党员组成的新村自卫团。

卡宾枪是美军在太平洋战场上歼灭日军的利器,火力比当时马来军团装备的老式来福枪还猛,随着各地新村的防卫工作由新村自卫团接替后,英国人及马来人对华人“亲共”和“不忠诚”的疑虑才有所减缓。

为了进一步和共产势力切割和势不两立,也为了展示华人对马来亚的忠诚,马华也在各地新村策动一系列的“良好公民反共示威大游行”,这都有史料可循。

游行名义上是反共,实际上是展示力量给外人看,接下来才会有参与制宪、公民权和华教地位谈判、联合友族一起独立建国的后续故事,这都必须有硬实力作为底气。

“枪杆子出政权”惹议

这套马华内部流传的“枪杆子出政权”论述,左派华人绝对不会承认,反而会认为这是“买办阶级头家政党”的片面之词。

其实,本地华社长期以来,左派势力都远大于右派,如不是因为碰上英美反共的冷战大背景,右派华人领袖获得大集结的历史机遇,根本难以和左派抗衡。近年来随着马华式微和被华人全面抛弃后,这套史观在华社也被扫入垃圾桶。

在如今的马来社会看来,马华“枪杆子出政权”也是“政治不正确”。即使马华党员组成的新村自卫团成员,都有当时英殖民政府发出的证书,是政府承认的合法武装力量,和对立面的“马共暴徒”也有鲜明对比,但另一方面却也难怪有了这是拿英美武器、和殖民者同流合污的“帮凶”指责。

总之,马华陷入了里外不是人的窘境,在历史诠释权和话语权方面都居于绝对下风。

新村申遗绕不开冷战遗绪和马华历史定位的讨论,但在目前的政治现实氛围下,看来很难有突破。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