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林秀芳

(巴生2日讯)全面封锁下,汽车维修厂及零件商虽列为关键领域,但业者申诉由于国际贸工部网站持续“堵塞”而申请不到运营批准函,以致有业者这几天不敢开业,有者“无证”下心惊胆跳运营,甚至有者采取半天制或掩门做生意。

业者也申诉,上班员工人数的限制,也有10%和60%的不同说法,而且有业者申请到的最新贸工部批准信显示,该公司只能有10%员工上班,他们希望当局释疑。

作为汽车维修和零件商重镇的巴生区,在全面封锁首日,业者因申请不到贸工部运营批准函而出现上述现象,导致消费者一度难以找到汽车维修服务。

然而,随着昨天警方指给予个人或企业三天宽限期,以申请贸工部批准函,宽限期间可沿用贸工部旧的批准运营函,部份业者今日恢复开业,但一边厢抢时间在本月3 日(周四)之前申请,希望这段时间内获得批准信。

据了解,由于程序不明朗,业者也担心会被执法人员取缔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受访者受询时向本报反映,相比第一次的行动管控令(MCO1.0),此次全面封锁(MCO 3.0)衍生了各种不便,尤其已列为关键领域的行业。他们提问,为何就不能像第一次MCO那样直接获准开业,执法人员只需着重监督业者是否严守防疫措施即可。

他们也认为,当局迟迟宣布申请的程序,但又没完全厘清各种疑问,包括零售和服务业是否属于国际贸工部管辖,业者该向什么单位提呈申请,10%员工限制条例不清楚,给当局的电邮或致电没有回复等。

成发兴新旧汽车零件商业者陈喜强:

本身最感困扰的是10%员工限制,因为有者告知条例已更改,即调高至60%员工上班,但是否属实仍待求证。

“我们听同行说已改为60%员工上班,如果属实则是一个好消息,毕竟汽车维修属于粗重工作,若只有10%员工开工,又能做到什么呢?”

我这几天无法申请到批准函,因此也不敢贸然开工,而且有同行分享吉隆坡零件销售商昨天因上班的员工超过10%而被取缔遭开罚,为此,我们认为,当局有必要厘清此问题。

申请方面,同行会员也面对各种问题,从一开始的疑问是该向贸工部或贸消部提出申请,最终则面对网站大堵塞,就算在半夜登入,也一样无法提交申请。

“汽车维修厂与零件商是相辅相成的,后者若无法取得运营批准信,前者也一样无法有效运作,而且有关服务与运输业息息相关,最终甚至直接影响其他关键行业的运作,包括医疗、食品工业等。”

轮胎业者陈如坚:

申请程序只能用一个“乱”字来形容,因为我们完全摸不着头绪,到底没有批准函是否可以开业?没有批准函违例吗?会被罚款吗?员工是否限制10%开工?应该向什么部门申请批准函?

“这一些都是同行之间这几天的疑问,主要原因是过去管控令1.0、2.0和3.0,大家都伤得非常重,生意额大幅下滑近50%,如今全面封锁,限制人潮外出,却让我们开工营业,成本效益方面是很不划算的。”

讲得白一些,我们在管控令期间,上门寻求服务的消费者肯定大大减少,但是我们又要缴付员工的工资,这就是一笔庞大的费用,如果不能开工,或许至少还可跟员工协商薪资方面的问题。

“再说,申请批准函的条例也没列清楚,这无形也给我们制造犹如无底洞的深渊,因为一个不慎,商家或会接到重重罚单,这是我们无法一再承受得起的打击了。

“简单举例,限制10%员工上班,如果规模小的轮胎厂,只有5名员工,10%等于什么呢?半个人?1个人上班就是20%了,这样是否违例呢?如果可行,那么1个工人又能否提供所需的更换轮胎、维修等服务呢?

“我们没有反对管控,但是条例要清楚说明,毕竟商家不能一而再,再而三承受高昂的罚款。”

兴隆汽车机件商东主黄祖兴:

由于申请运营批准函的网站面临严重“堵塞”,导致很多业者无法营业,特别是昨天很多汽车维修厂都没开业。

“雪州警方昨天阐明会给予三天宽限期至周四,以便大家可申请批准函,因此大家今天才会开业,并趁这几天通融期限继续提出申请,但当局有必要尽速解决网站的]堵塞’问题,避免带来更大的困扰。”

“至于10%员工问题,据了解,贸工部首日发出信函有阐明,但是较后就不了了之了,实际情况并不是很清楚。”

汽车维修厂东主黄准雄:

昨天有开业,不过做半天就收工,主要原因是没有批准函,担心被取缔。

“我们都尝试申请,但是网站至今还是出现‘堵塞’,到现在都无法提交申请上去。”

警方这几天给予宽限期,因此会尝试一边开工一边申请准证,希望可顺利解决无信的困扰,避免被罚款。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