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雪华堂“天下事、线上谈”系列讲座(2)

(吉隆坡29日讯)国盟+国阵组成的沙巴州政府,掌握的议员人数上看似稳定,但巫统提议的人选无法出任首席部长,或埋下“计时炸弹”。

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员李泰德说,土著团结党沙巴主席拿督哈兹兹出任新首席部长,国盟+国阵看似掌握47席,即国盟+国阵38席、三名独立人士及之后可官委6名议员,惟这样的内阁阵容依然存有不稳定性。

他说,一旦巫统沙巴联委会主席拿督邦莫达之后有不满或巫统与土团党的利益谈不拢,而哈兹兹无法处理的话,会拖垮新政府。

他形容选前土团党与巫统谈不拢议席,及邦莫达无法出任首席部长,让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不甘心的收软姿态,这些不满似“计时炸弹”存在国盟+内。

“沙巴团结党与立新党在抢议席时也撕破脸,之后新政府要分利益时,需要平衡各方。”

沙巴民情值得学习

曾慧玲强调,沙巴政党与多元民情是西马可学习的典范,多元性远比西马来得好。

她对西马一些人带着狭义思想所发出的“住树上”论,感到不舒服,这显示相关人士不具备多元性的思维及无法超脱只看自己的权益的一面。

“以前我从沙巴到吉隆坡求学,初识一些同学时他们第一个问题就会问我,沙巴人是住在树上的吗?”

她说,很多沙巴人都有这种感觉,“住树上”是西马人眼中的画面,惟这种被人鄙视的感觉会让人不舒服。

她认为,独立前的国界或历史都是流动的历史,沙巴非法移民问题就是马来西亚立国后没有好好处理所致。

“我们要解套,就要承认我们有多重身分的自由。身分认同不一定要僵化,若从这角度看问题,世界会更广阔。”

她补充,从90年代开始沙巴是改朝换代最频密的州属,她不觉得中央政治因素会影响该州选举,反之会影响沙巴州选的主要因素是菲律宾、非法移民课题和对半岛的恐惧。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