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哈迪——睁眼说瞎话/锺启章

2001年7月16日我到布城的首相办事处履新,当天是敦马哈迪医生担任首相20周年纪念日,下午2时首相办公厅职员给他办了一个简单而隆重的庆祝茶会。

下午4时30分,我与上司——首相办公厅媒体组主任丹斯里哈欣一同去见马哈迪医生,他给我的第一项任务是让马来西亚华社了解伊斯兰党的伎俩,不要相信伊党所说的那一套。

他语重心长地说,伊党在国会控制了27个议席(当时总共有193个国会议席),随时有可能组成政府,因为一旦它掌控简单多数议席,一些巫统议员可能会跳槽到伊党。而且,在砂拉越州的24个国会议席当中,有12个是马来选区,在这种情况下,伊党有可能会组成一个纯粹由马来人所掌控的政府,这是马哈迪非常不愿意看到的。

伊党为了获得华人的选票,会对华社许下种种承诺,他要我向华人解释为什么不能听信伊党的话。他本身不能公开告诉华社,因这会招致马来人反他。

然而,20年过去了,伊党并没有单独组织政府,今天伊党在222个国会议席中仅占18席,华社显然都很清楚伊党的行径所以并没有上它的当,马哈迪是杞人忧天了。

本月20日,就在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出任首相一周年前夕,伊党主席丹斯里哈迪阿旺突然在其个人面簿上贴文指“非回教徒与非土著是我国贪污根源”,并且表示那些追逐非法收益而成为贪污根源的人士,是在破坏国家的政治和经济,政府必须全面整治贪污,斩草除根,以避免贪污最终变成一种病态,而这些人多数是非土著和非回教徒。

蔑视“大马一家”理念

哈迪的言论,显然是完全蔑视首相“大马一家”理念的基本精神。

依斯迈沙比里去年8月21日宣誓就任马来西亚第九任首相,翌日提出“大马一家”的团结口号,期望各族群有更多的包容、共同点与知足。

他在揭橥“大马一家”理念时说,先知穆罕默德曾经团结不同的部落、宗教信徒及传统。

在施政中落实先知圣训的精神,是要证明他本身是忠诚的回教徒。嗣后于去年10月18日先知穆罕默德诞辰前夕,依斯迈在其个人面簿发表献词时说,他将会以先知的“团结”概念作为教诲,不计较每个人的背景,建立一个和谐的“大马一家”。

哈迪身为伊党党魁,对穆圣的箴言却懵然不知而发表与“大马一家”内涵相悖的言论,可谓自取其辱。

犯罪活动包括贪污是人类的共性,无关国籍、肤色或宗教信仰。哈迪的言论,反映了他的无知与对种族的偏见。

事实胜于雄辩,大部分涉贪者从上到下都不是非土著或非回教徒,哈迪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甚至让人感觉这无异于贼喊捉贼。

看看是哪一个族裔因为挪用巨款罪名成立而被法院判收监12年?是什么人因涉及多宗失信、洗黑钱和贪污罪名而仍在法庭面对审讯?闹得沸沸扬扬的濒海战舰事件谁又是主事者? 当哈迪的肤浅论调在媒体发布后,不出所料立马遭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批评与挞伐,即便是马来人本身也不苟同他以偏概全的观点。

政治说客是贪污根源

马来精英组织(G25)表明,政治说客是贪污的根源,这与非土著或非回教徒没有任何关联。

该组织批评哈迪将贪腐问题归咎于非土著和非回教徒,显示他对贪污问题缺乏了解。

而马来西亚国际透明组织主席莫哈末莫汉则说,人们都想知道哈迪这项谬论背后的原因和根据。

哈迪对贪腐狭隘和浅薄的看法,显示他对非土著和非回教徒有偏见和歧视。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与多元宗教的国家,哈迪的言论除了具种族色彩和诽谤性,甚至是含有煽动性的,因此,砂拉越人民党副主席兼通信部助理部长拿督里旺拉岸本月23日就建议砂政府永远禁止哈迪进入该州,以作为对其不当言论的惩罚。

当前国内政治乱象丛生,马来政党山头林立、马来社会四分五裂,尽管伊党在数州放话要跟巫统合作以应对大选,惟巫统已经摆明姿态,绝不会在大选中与伊党合作,这导致该党压力山大。

哈迪身处风口浪尖,不惜玩弄种族情绪,贬损非土著和非回教徒,借此赢取马来人的欢心和支持,忒是可悲。

依斯迈沙比里任相一年来所取得的成就,包括抗拒巫统法庭派拟以政治干预司法的压力、国会通过反跳槽法案、2022年次季国内生产总值取得8.9%的佳绩等等,都被排山倒海的负面信息包括哈迪的狂言所遮盖,转移了人们对他主政一年绩效的视线,只能徒呼奈何。

反应
要闻

伊党州属禁博彩业 哈迪:资助国盟无稽之谈

(吉隆坡7日讯)伊斯兰党主席丹斯里哈迪阿旺表示,伊党执政的州属皆已关闭博彩公司,只有不正常的人才相信国盟在第15届大选获博彩公司的资金作为竞选基金。

他在脸书发文说,伊党在执政的权力下,把所执政的吉兰丹、登嘉楼以及吉打的博彩业关闭;这是关系到回教教义,但在当时却遭到希盟的强烈抗议。

“遗憾的是,当时那些看似有回教样子的人,却保持沉默。”

他说,当伊党执政吉兰丹时要关闭回教所禁止的赌博活动时,也与所有宗教领袖进行对话,当时他们也表示所有宗教皆禁止赌博。

“之后,我们再遇上一个问题,即州政府的权限是管辖赌博场所,至于执照则属财政部管辖。当时的财政部长是现任首相兼财政部长。”

哈迪阿旺说,国盟在第15届全国大选后差点组成政府之时,博彩公司股票大跌,但当确定由希盟执政后,博彩公司的股票开始回升,意味着该公司担忧国盟执政,也证明了国盟从博彩公司获得竞选资金是无稽之谈。

他指博彩公司的老板善于欺骗,而目前”不干净”的内阁里由获得特赦的前囚犯、官司缠身的法庭帮、行贿者与受贿者等人物所组成,这些都符合博彩公司及老板的要求。

首相拿督斯里安华日前以不点名地方式,抨击我国有“马来”和 “伊斯兰”的政党选举资金是来自博彩公司。

新闻来源: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