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重中之重的“大选之母”/刘泰安

即将在11月5日举行提名和19日投票的我国第15届全国大选,可谓意义非凡的一次大选。国人经历了上届大选一任国会三换政府/首相的“惨痛”往事后,会否痛定思痛在本届大选作出不一样的选择?令人无限期待!

一力促成大选提前举行的国阵主席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形容得好,第15届全国大选是“大选之母”。

他强调,如果国阵不能在这场大选中获胜,下场将比第14届全国大选更糟,例如,包括他在内的许多国阵领袖或将被“选择性提控”上庭。

阿末扎希目前在健康思维基金案中面对47项刑事失信、贪污和洗钱的控状,高庭已判他表罪成立,而他也已完成供证。据知,高庭将在11月10日下判,那是大选提名日之后和投票日之前的日子,下判结果对阿末扎希的政途可谓“命悬一线”般至关重要,难怪他百般寄望国阵在大选中获胜上台,获得“选择性撤销”案件摆脱官司的机会。

韩沙嗤之以鼻

有趣的是,也是原任内政部长的土著团结党总秘书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针对阿末扎希的“大选之母”说嗤之以鼻。在前者看来,这场大选不就是普通事情,还什么“父亲、母亲”,最重要的是大家做好准备。

韩沙再努丁是巫统前党员,上届大选在国阵旗帜下中选为霹雳拉律的国会议员,2019年退出巫统,加入土团党,被视为发起2020年“喜来登政变”的主要推手之一,因此论功行赏而受委为位高权重的内政部长。

他在本届大选势必在原区迎战要收拾叛徒和收复失地的巫统候选人。如果捍卫成功,足证其有过人之处;但如果落败,应该不会“哭父哭母”吧!

国盟主席兼土团党主席、前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已霸气宣布,国盟将在本届大选竞选所有222个国会议席。当然,竞选议席的多寡是一回事,能够胜出多少又是另一回事。

一般相信,国盟的其中一个成员党——伊斯兰党虽然绝非值得华人选民支持的宗教极端政党,应能凭借一向获得保守的乡区马来人的支持而有所斩获,固守东海岸两州的堡垒,但土团党的胜算,十分存疑。

现年75岁的慕尤丁日前宣称,本届大选是他上阵的最后一次,似有大打悲情牌的味道。其实,他即使从此告别政坛也了无遗憾,因为他至少已先后当过正、副首相。

安华能否圆首相梦?

同样现年75岁的希盟主席兼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则没有表示过,这是他上阵大选的最后一次,反而由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越俎代庖宣布,本届大选将是安华最后一次任相机会,间接为安华设定了最后一役之战。

如果安华在第15届大选后依然无法一圆首相梦,那他只好高唱一曲“命里无时莫强求”啦!

至于现年97岁的前首相敦马哈迪有没有宣称本届大选是他最后上阵的一次,根本不值得关注,因为他说的话从来都不算数,例如:不上阵又上阵、让位又不让位、二度任相随意辞职又想梅开三度。听其言,笑笑就好,绝不可当真。

总之,本届大选对上述政治人物而言,绝对是一场“大选之母”,具有占士邦上一部电影《007:生死交战》(No Time to Die)的片名所释出的含义。

对于全体国人而言,本届大选也绝对是一场“大选之母”,每位选民的手中一票,攸关国家未来5年的前景,此正是,数社稷盛衰,还看今朝!

反应
言论

雄关漫道真如铁/刘泰安

第15届全国大选11月19日结束后,我国出现了史上第一次悬峙国会,三大政党阵营(希望联盟、国盟及国阵)无一取得至少112的过半席位成立政府。虽然三分天下在选前已是众口一词的预测,但选后果如其是,不免令人感慨万分!

希盟在本届大选赢得82个国席,成为最多议席的阵营,但比起上届大选赢获可以单独执政的113席,少了31席或27%,大为退步。希盟的主干公正党只赢得31席(上届47席),锐减16席,失色不少,盟友行动党和诚信党分别只比大届少了2和3席,差堪告慰。

国盟则在本届大选一鸣惊人,特别是伊斯兰党突飞猛进,从上届的18席至今届的43席,飙升25席或138%,崛起为我国最大政党。

有趣的是,农历十五是月圆时分,莫非第15届大选的数字对以“月亮”为党徽和旗帜的伊党是好兆头?以奉行宗教神权政治的伊党从此势力膨胀,实在不利于我国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的社会啊!

国盟的主干土著团结党出人意表地大唱丰收。上届大选仍由前首相马哈迪领导时赢得12席,本届突增至30席,显然是蚕食了不少巫统的地盘,大有未来取而代之的可能。

至于雄覇我国政坛一甲子的国阵,本届大选惨败,从上届的79席滑落至30席或62%,其中巫统的战绩最不忍卒睹,即从54席沦为26席,痛失28席,无疑是本届大选的最大输家!

扎希国阵大败主因

一手促成今届大选提前举行和专横调兵遣将的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无疑是国阵大败的主因,巫统上下群情汹涌,促他引咎辞职,不在话下。即使他现在负隅顽抗,拒绝下台,但在接下来6个月内必须举行的巫统党选,他的第一把交椅必然不保。

大选前大多数人都认为砂拉越政党联盟是新届中央政府的“造王者”,即大马半岛的任何阵营都要获得如今赢得23席的砂盟的支持,才能凑足组政的票数。不料大选后,国阵才是“造王者”。

如果希盟(82席)与国阵(30席)结盟,议席总和刚好是112,不需看砂盟的脸色就可共组政府。而国盟(73席)加上砂盟(23席)和沙盟(6席)才有102席,还差10席才能成事。因此,国阵似是任何联合政府的不可或缺的一员,其理自明。

由于阿末扎希此际已是“跛脚”的国阵主席,再也无法号令国阵诸侯听命,即使他个人愿意和希盟主席安华合作,也难以成事。

国阵周二(22日)早晚两度召开最高理事会会议,坚持不选择任何联盟共组政府,宁当反对党。看来,这个阵营失去了“成王者”的机会,也不想成为“造王者”?

与此同时,砂盟的立场一再改变,不再坚持挺国盟主席慕尤丁为相,而交由国家元首定夺新任首相人选。这个阵营不当“造王者”,宁当“西瓜偎大边”的“骑墙派”,对安华而言,未尝不是好事!

另一方面,本届大选也有大快人心的一面。

一手造成上届大选后上台的希盟政府在短短22个月垮台的“罪魁祸首”、宁愿突然辞去相位都不肯交棒给安华的敦马哈迪医生,如今在浮罗交怡国席败北,甚至丢失按柜金,马失前蹄,晚节不保,终结了一代“不败的神话”。他所领导的祖国斗士党和祖国行动联盟全军覆没,可能从此泡沫化。 

政治青蛙受选民制裁

此外,涉及2020年“喜来登行动”的多位前公正党的重要“政治青蛙”,例如阿兹敏、祖莱达、卡玛鲁丁、莫哈末拉昔等人,都在本届大选败下阵来,受到选民们的制裁,也替公正党出了口气,绝对值得人们额手称庆。

诗云:“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第15届全国大选后面对多日组建政府的混乱局面,不啻是真如铁的雄关漫道。

值得庆幸的是,国家王宫11月24日下午宣布,由希盟主席安华出任第10任马来西亚首相,并在同日下午5时宣誓就职。

这是众望所归的大好消息,但愿我国从此迈步向前,大举兴革,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