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运时,我偶然听到一起活动的阿伯,说他的孩子们也到Pavillion连夜排队,等候3月26号斯沃琪(Swatch)旗舰店的大门打开。这和近日新闻报道大批的人疯狂抢购欧米茄(Omega)和斯沃琪联合推出的超霸星球系列腕表(Moonswatch),是同一件事。

那么这个腕表的推出为何如此大阵仗,即便腕表不是限量版,连夜排队的现象竟然还是全球性呢?

这就和我一个月前写的文章“神奇的表市”大有关联。

其实,无论是懂表或者毫无头绪的人,在与朋友聊天或许会听说到,高端瑞士腕表市场在过去几年都非常火热,特别是近一年,二手表市价更是疯狂攀升。高端腕表市场离奇之处,在于品牌如爱彼(Audemars Piguet) 、百达翡丽 (Patek Philippe)和劳力士(Rolex),皆是有钱也未必买得到。更离谱的是,这些品牌在二手市场的价格普遍上竟然可以叫到两至三倍的价格。

名表贵过房子

如果是经典钢铁运动款如百达翡丽鹦鹉螺 (Patek  Philippe Nautilus)、劳力士迪通拿熊猫(Rolex Daytona Panda)或爱彼皇家橡树(Audemars Piguet Royal Oak Jumbo)呢,更是天文数字。这些经典款,价格竟相等于甚至高于一间城市里的房子。

当然,许多人会好奇的问,是不是所有瑞士腕表都是这样,还是只是某些款式?

我可以这么说吧,瑞士高端腕表的市场,主要由十家品牌称霸,而其中,最被人追捧的莫过于非上市公司控制的历史悠久的独立品牌,如劳力士、百达翡丽和爱彼。十大品牌中,欧米茄也非常受欢迎。虽然欧米茄的投资价值和涨幅没有其他三家如此疯狂,可是他的超霸专业月球系列表仍然有许多粉丝。

毕竟,这个系列多年来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相联,获得飞行资格认证,一度是陪同尼尔·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和巴兹·奥尔德林(Buzz Aldrin)乘坐Apollo 11登上月球的腕表。

经典款平民化

所以,当欧米茄和斯沃琪联合推出超霸星球系列腕表,以廉价售卖经典款,造成了全球轰动。一些评论员甚至说,印象中,只有苹果在2007年推出iPhone时才有相同热烈的反应。

如今更多的趋势是,高端腕表已经成为了投资资产,也是象征财富和地位的炫富奢侈品。随着社交媒体的灌输、借贷的便利和满足虚荣心的向往,原本价位门槛很高的品牌,已不构成消费的阻力。这类的欲望,与贪念极为相像,是无法满足的。虽然,我曾说过钟表设计传奇大师,杰拉德·尊达(Gerald Genta)的出现奠定了瑞士钟表的未来发展趋势,可是今日的盛况,无可否认与人性有莫大的关系。

经历了石英革命,多家日本钟表公司如精工(Seiko)和卡西欧(Casio)以石英电子技术提供了相比传统机械钟表,计时更准确,而且制造成本更低的廉价腕表。原本应走向夕阳的瑞士传统手工机械钟表领域,却扭转乾坤,找到了新的春天。经济无论如何都有周期。

任何产业,领域或者市场都逃不了经济的力量。唯有高端瑞士钟表市场,一枝独秀,违反常理。

劳力士创始人汉斯·威尔斯多夫(Hans Wilsdorf),据说从未把劳力士腕表视为身分或地位的象征;相反,是人类成就了这图腾。他认为,人们成就了理想以后,可以通过拥有准确且可靠的腕表,作为他们日常伴侣,作为奖励与认可自己的一种方式。就是这种精神,延伸了劳力士价值和足以让他称霸世界表市,长达整个世纪之久。

依我所见,腕表应赋予更崇高的意义,如传承和美好回忆等,而非世俗的炫富首饰。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