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平衡生命就像骑脚车/翁书雄

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曾说过:“生命就像骑脚踏车,要保持平衡,就要不断前进。”反思生命,这句话是多么真实。

或许,要航向成功,其对生命的态度应该是:“生命不是在风暴中寻找避难所,而是学习在雨中起舞。”

当然,在雷电频发的大马,不应以字面理解这句话,而是取其寓意。

遭遇挫折,并不是失去所有。我想起一名曾致函报章辅导员22岁男子的故事;他多次线上求职和面试不成功,又遭网络诈骗,就想结束生命。其实,他没有被诱骗到邻国工作,就很幸运了。

他说他家境不错,父亲仍然斥责他没有正正当当做一份事业。过去两年,因不够钱用,他未曾步出家门。

辅导员告诉年轻人,踏出家门觅职,而不是依赖线上互动,外面职缺很多。至于他父亲,或许羞愧于儿子无业,不过,事情总有协商的余地,或许,再过一段时间,儿子将有所收获。

自尊心是绊脚石

有时,自尊心是绊脚石。例子:一名女子银行房贷只剩25%就缴清全额,但由于暂时失业拖了数个月没还贷。她从小被母亲调教,拥有房产就是一切,如今羞耻于要失去重要资产,想自我了断。

辅导员建议,要解决她的贷款课题,首先要出售资产,她仍可租房,找到工后东山再起。

有心理学家告诉我,人在压力状态无法理性思考,因此,必须小心不要陷入困境。

要找人求助,不要独自行动。人生不是非白即黑,只要找到对的人支持就能脱离困境。

奉献“新生命”助人

一个例子是生物科技学家邓志成博士,2015年一次公路意外失去行走功能,曾想过要自杀。不过,马六甲复健中心的医生支持他,告诉他仍可用头脑贡献社会。

如今,56岁的邓博士高高挺立,因为他的许多科学成就,已触动许多心灵。通过梳邦再也的智能农场(演变自在复健中心时的简单构图),他利用水产水耕和土壤技术的知识,造福数千名残障和弱势人士。

他虽然要坐轮椅,却选择奉献“新生命”帮助别人,用可生物降解塑料容器转化成有机蔬菜容器,是世界首例。一个盒子每月可生产2.0公斤豆瓣菜和巴西生菜。

至今,近4000个盒子已分发给有需要的人。2020年3月和2022年6月之间生产了约5300公斤蔬菜。

他说,营养是基本人权,不是富人的奢侈品。鱼类有丰富蛋白质,可是穷人无法负担。邓博士利用水产水耕技术衔接鸿沟,该系统使养殖鱼类生产的废料为植物供应养分,又反过来净化水源,排除了荷尔蒙和抗生素的必要性。他与菲律宾伙伴合作,去除非洲鲫鱼的腥味和鱼味,计划生产雪糕和小吃。

总的来说,邓博士展现了生理局限,不意味着生活也跟着受限的崇高榜样。

反应
优生活

疫下人生观 虎吼力量大!

报道|吴梅珍   图片|受访者提供

受访者:马佛青前任总会长薛振荣、杨滇章牧师、心灵成长工作者张春源、临床心理医师黄维雄

回想过去2年的疫情……鼠年,过得像老鼠,被迫“宅”居在家;牛年,则累得像只牛;那虎年呢?当然是虎虎生威啦!

传统华人印象中,虎爷的精神是威猛有力,一声虎吼,万象更新是我们对虎年的期望。回顾过去2年的疫情,总觉得是上天借用一场“大瘟疫”给人类敲了一响大警钟。面对反复疫情,身累、心更累。可是,抗疫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今次,聚集了来自宗教、医学、心灵领域的专家或者生命导师,上一堂“心灵”保健课。

首先,针对目前的抗疫进展,要说一声“大家辛苦了!”抗疫2年,我们常说:“正能量”,到底何谓正能量呢?

心灵成长工作者张春源觉得很多人都活在“行色匆匆”中,很忙的生活状态造成大部分的人处于“情感麻庳”中。压力和痛苦都没有时间好好的面对它。

“当你没能好好面对它,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逃避或情绪封锁。疫情则像一支金刚杵提醒、敲醒人们的“痛苦”意识,从而觉察生命的短暂和无常,才会懂得活在当下,并反问自己:“到底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张春源说:“所谓‘正能量’必须来自内在的力量。我们常常忽略这一点,我们以为我们能掌控什么,就有力量,如掌控病毒,就能打败病毒,但事实并非如此。”

真正的力量必须来自内在,当我们活出它时,将能安住去面对所有一切,不管眼前的是好是坏,也能更清楚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做出适合的回应,而不是无意识或神智不清的行为,如容易听信未经证实的信息,被某些信息激怒等等。

2年时间,岁月就是神偷。在被偷走的2年岁月,问下自己,到底我们经历了什么?

5阶段疫情状态

站在前线的临床心理医师黄维雄就针对2年疫情的国民状态,分成5大阶段。

第1阶段:疫情不明朗,性格普遍乐观和一直处在和谐、安逸的大马人主要分成有危机意识和无危机意识两大类别。

2020年3月18日的第一次封锁,人们从紧凑的生活抽离突然获得了两周休息,无扣薪,大部分人都处在很舒适的状况;第二次管控令,怨恨、埋怨声浪逐渐浮现,面对经济压力、束缚在家,从前未曾发现的家庭问题都浮出水面,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也出了问题,家暴事件增加,家人之间失去了联系,家中老人家没人照顾,从心理的角度来看,它启动了情绪紧张这一块。

第2阶段:就是在观察国外的防疫情况。像英国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就宣称,英国的防疫措施是需要约60%英国人感染轻症冠病病毒,来达到群体免疫。(当然还有一些荒谬譬如印度喝牛尿可抗病毒等)

第3阶段:多次封锁造成的经济崩塌。政府条规不明确,造成人心不安及冲突,这时候我们看到很多人轻生。

第4阶段:管控令下,大部分学生很开心,而家长则深陷在孩子上网课或者实体课的难题中。

第5阶段:观察各国的抗疫反应,主要看两个国家,中国和美国的反应。说回管控令第一阶段,意大利、美国死亡人数高,中国则迈入复苏期,在抗疫这一块,中国带出了正面讯息。所以在面对东西方的抗疫情况,一边看到危机,一边看到希望,此时大家的心态很不一样。

一路走来很不简单

“最后总结,整个疫情人们的心情是——上、下,平衡;上、下,平衡……”身为前线人员,黄维雄说:“我的工作要应对内部医护人员的情绪反应,对外应对家属、患者、罹难者的情绪,很不简单,如今回想当初是怎么走过,真的是不简单。

“有一阶段,有些家属因病去世,当时他的家人也在隔离中,我们就默默处理逝者。如果我是家人,知道遗体已被处理了,自己却未参与,那一种空虚是很难受的,这样的过程会产生很多的猜疑。其实到了今天你问我的情况如何?我会告诉你,理智上是没有问题,因我们是以专业来处理这些情绪,可是,在内心深处,回想这些与我们离别的人,偶尔心里还是会有些感触,所以蛮多医护人员因此患上了忧郁症,出现了焦虑症的情况。

“当你的压力很大,身体无法支撑,焦虑就是第一个会出现的部分。失眠,还有离别的恐惧症都会在这时候一一浮现。”

涣乱人心也见爱心

灾难下,必现“未世论”,涣乱人心?

杨滇章牧师说:“某些宗教可能站在宗教角度说此次疫情是末世之兆,从圣经来看,圣经说:不是的。在这世代里,这些事情必须会发生,国与国之间有争战、瘟疫、地灾和其它的天然灾害都会发生,人的心也会开始变得很冷淡,可是也的确激发了一些人从很消极变得很正面。”

事实上,疫情的悲伤后面,他见证了更多的爱心。

“这不是人类史上第一场瘟疫,疫下的嘴脸也不是什么新的情景。最靠近我们的那一场传染病是麻疯病,当年也是这样。如果你没有那场病毒的记忆,可到双溪毛糯麻疯病康复中心走一走,我外公也是当中的一位,当时对于未知的传染病,也是采取隔离。隔离却是一种伤害,当别人用异样、害怕、唾弃的眼光来看你,那实实在在是一种伤害。

“当我们透过电话与确诊家庭了解状况时,会发现邻居都不敢接触他们,大家都采自保心态,当下的拒绝在那时也是一种伤害。而处于这情境,教会一定要伸出援手。对我们而言,服务社区是一项责任。

生命提升成长

“进行社区服务,乍看像我们在帮助别人,事实却是自己在当下获得成长。这疫情教会我,伸出援手不只是社会责任,也是自我生命的提升和成长。”

此外,病毒也教会杨滇章,行动受限时,很多东西都变得不重要了。生活也变得简约了,学会不被事俗缚绑,心简约了,“如此我们才有更多的时间去做更重要的事。例如一对年轻人,因为疫情就只是通过誓言就相守一起,婚礼简约得让我惊讶。我觉得疫情重新让我们审核——我是谁?”

审核自我管理

而实实走过2年的疫情,可有让杨滇章汲取怎样的教训?

“疫情让我看到我们在管理上的漏洞和不足。经过这一次的考验,你可以自问一下,自己是一个好的管家吗?金钱、健康、人际关系、情绪和关系管理,还有时间上的管理都受到了考验,你哪一个部分及格了?”

他记得前往社区援助时发现很多低下阶层的都是“月光族”,中产阶级也顶多可以顶2个月,因他们的钱都拿去提升生活素质,用在贷款、房子、车子,甚至投资,金钱周转都是刚刚好。“当某个环结卡住了,金钱流就出了问题。所以这疫情也让很多人重新审核自己的财务管理。

“事情都是一体两面,一件事是垫脚石,还是绊脚石,纯粹看我们透过事件学习到什么?

一块石头的启发

一直默不出声的马佛青前任总会长薛振荣,此时开声道,原来他想谈与大家不一样的。他想聊的是疫情下的科技突飞猛进。

他说,回想3年前,一位朋友经营佛教网络电台却还是以传统电台的模式经营,人必须到现场或者走进录音室,当时薛振荣建议他:“网络电台可以用电话或网络进行访问。”

他回应:“还是比较难。”

可是疫情一爆发,很多人开始了网络直播带货。一年半前,他再请薛振荣到他的团队分享,薛振荣旧事重提:“你看,你们是不是错失了先机,在疫情爆发的一年前,如果先占机会,你们就是名符其实的佛教网络电台了,可是现在大家都在开发网络讲座,佛教网络电台在这时势下就失去了优势。”

整个疫情加速了社会的节奏,尤其是科技上,很多从前觉得不可能的,都变成了可能。疫情改变人类最多的是人类的线上线下购买方式。

世界变无边境

“我常用‘石头论’来分析疫情带来的影响,它就像一块石头出现在你面前,你会用它来垫脚?还是阻碍你前行?这一疫,也让佛教团体思考未来应该怎么走下去,以前卫塞节要办太子沐浴、点灯、花车游行,一切都要实体、实体,现在只要一个键就能完成这些仪式。

“科技也让世界变得无边境。以前办佛教研讨会,要请佛教讲师,敲时间很难,要想费用、准备食宿,可是疫情下办研讨会,就少了这些繁锁事务,出席者还不仅限于一个国度,粉丝来自世界各地。”

坏变好好变坏

佛教谈无常——无常,就是在告诉大家很多东西一直在改变,它不是以一个悲观的方式去看无常,坏的会好,好的会变坏。这是要提醒人类,疫情总有一天会消散,可能一年、两年,可是有一天人们回头再看历史,会很清楚知道,没有什么东西是人类解决不了的。除非是有一天来到世界末日,有一天地球毁了。那就另当别论,但只要人存在的一天,人类就会与这大自然做对抗或者结合。

“上天是慈悲的,每一个生命经历的考验都是在带领我们思考,怎样成就更好的自己。疫情,还要来场连夜雨,一场大水灾让我们又看到一个宝贵的价值,就是不管大自然怎么无情伤害我们,人间依然有温情。佛教有一部经典叫:法句经,法句经里有说:‘心如工画师,能造种种画。’意思即是我们的心好像一个画家,可以画不一样的画,今天我画的这情景,另个一画家是画另一种画面,所以在这疫情下,我们要画什么画?是快乐还是悲伤?这由我们自己去决定。”

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根据薛振荣提到的法句经,让张春源想到《个人实相的本质》一书中就提到:“世间万相皆由心生,你眼中所见的世界就像是一幅立体的画,每个人都在作画过程参与了一手。画中的每样色彩、每根线条全都是心灵中先画好了才显现于外的。所以,站在这个理论的基础上,是否可以说:‘今日的疫情也是人类共同创造出来的一个画面。’假如是,为什么我们的集体意识要创造这个现象?”

受害者思维

张春源表示,在灵性或者心灵学上的诠释,人类的内在都有一个核心思想——那就是,受害者的思维。

当我们活在一个受害者的情节里,自然很容易吸引到不好的事情到来,造就我们变成一个受害者。有受害者,必然要存在“迫害”的事端。

而这个受害者的情境,它可能是一种“集体”的念力,因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有这样的部分。当然,有人会否认说:“我没有这个部分。”其实那是因大部分人都没办法看到整体的事情演进,只看到片段,不然你会发现,整个人类的集体核心信念都存在一种受害。

更深的生命

因为拥有一颗“受害”的心,它就容易召聚一些不好的“意境”来让自己成为受害者。

但张春源提醒大家,转个念看下,这个被害信念的存在,其实是让人因打开、觉察自己的意识,以便进入更深的生命。

套用杨滇章的说法:你需要透过灵修去看看,你到底是谁?

生活本来就充满了喜怒哀乐,没有疫情我们的心都会在生命的历程中受伤、受害,该如何让我们的心活出力量?

张春源给于告劝:“心灵锻炼是一辈子的事。疫情是让我们回归正道的垫脚石。若我们还在怨天尤人,疫情就会变成生命的绊脚石了。”

张春源提出“心”的锻炼:

1.学习安静下来,不管是透过静坐或信仰。

2.心静了,心就会敏感,觉知就会打开。有了觉知,就能意识到自己的感受,想法和期待。

3.观察。学会观察自己,认识自己,是一辈子的功课。认识自己不是表面的,我们对自己的认识通常都是冰山一角,真正影响我们的是那隐藏在水下的无意识。

4.当我们越来越认识自己,我们就会更清明,犹如一面明镜,“看清”能够让我们不再无意识或神智不清,做出伤害自己或他人的事。

5.提醒自己,学习“停止”。当你做出让你不安的行为,不管大小动作,如传播未经证实信息,怨恨政府等等。我们可以允许自己去感受内在感受,但是需要停止无意识的被情绪或信息带走。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