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喜迎癸卯 送走疫情/锺启章

再过一个星期就是癸卯年大年初一,也是水兔年的开始。癸属水,颜色为黑色,在十二地支中,卯为兔。所以癸卯年,按照民间的说法是水兔年,也称为黑兔年。

所谓“山管人丁,水管财”,古时候“水”被视为财富的象征,而2023年是水兔年,水为财,所以也被视为发财的一年。以当前的情势来看,因冠病疫情的缓减,全球经济开始恢复生气,各行各业都会重现疫情前的勃勃生机,加上中国本月8日开始解除边境管制,允许人民有序恢复出境旅游,对全球的经济将产生积极正面的影响,看情形也真的是发财的好年头。

它为全球十分之一人口提供就业机会,保障数亿人的生计,是国家的基础性产业,直接影响餐饮、交通、酒店等细分行业的生存。随着中国的解封,各国都殷切期待迎接中国游客的入境。

旅游业久旱逢甘霖

疫情爆发之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出国旅游市场,每年在海外的消费高达2550亿美元(约1.1兆令吉)。中国在2020年初暂停了旅行团后,高消费力的中国游客在国外销声匿迹,导致许多当地的酒店、导游和旅行社破产。因此,中国解除边境管制,无疑给全球旅游行业打了一剂强心针,对一些依赖旅游业的国家,可谓久旱逢甘霖。

据泰国公共机场有限公司预计,2023年赴泰国的中国旅客人数将达到700万至1000万人次。因此,泰国副首相兼卫生部长阿努廷于本月9日还特地现身曼谷素旺那普国际机场,迎接首批抵达泰国的中国游客,并亲自替旅客送上花环和防疫口罩,让部分旅客直喊“感觉像明星走红地毯”。

在马来西亚,卫生部长扎丽哈本月2日指出,如有必要卫生部会修改冠病防疫政策,尤其是针对边境的冠病疫情管理,包括在入境处收紧针对来自中国或其他国家入境者的健康检查。

但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张庆信随即警告说,若我国因歧视而拒绝中国游客的到来,预料今年将蒙受至少300亿令吉的旅游收入损失。我国在2019年接待了300万中国游客,并为国家带来153亿令吉的收入,旅游部预计今年将有约600万中国人前来我国观光。

他指出,中国人民的疫苗接种率超过90%,并且没有面对东南亚区域国家包括泰国、印尼和柬埔寨的区别待遇;这也意味着,若马来西亚拒绝中国游客,他们极有可能选择前往其他东南亚国家旅游。

而扎丽哈两天前则披露,自1月8日以来,入境我国的中国游客已有7000人,惟没有出现确诊病例或症状,证明疫情受控。

西方妖魔化中国疫情

部分国人对中国游客有所顾忌,相信是受到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疫情的影响所致。类似“中国每日几千万人染疫,火葬场排长队的尸体来不及火化,却不见官方公布真实的冠病死亡数字,人们涌向药店,抢购供不应求的退烧药,医院人满为患,重症病患也找不到床位……”的负面报道,无日无之。美国一些媒体甚至还获得卫星图像,显示上个月杪中国部分城市殡仪馆前出现车辆大排长龙。出动卫星监视他国殡仪馆,简直匪夷所思,居心叵测。

上周末我遇到一位去年出入中国五六次的林姓友人,提及中国疫情“失控“的消息,他对这些报道嗤之以鼻。诚如张庆信所说,许多国家的冠病感染和死亡人数,皆在数据榜上居前位,唯独中国被列为“高风险”国家,令他感到困惑。美国有9900万人感染,108万人死亡,但全球却没有对来自美国的游客施加更严格的条件,而中国只有3万1000人死亡,确诊病例则有1016万宗。

《纽约时报》有一篇文章批评道,即使在冬季“三疫”爆发后,美国政府也没有在遏制病毒上采取全国性的行动,还有人幸灾乐祸地嘲笑戴口罩的行为。但一听说中国重新向世界开放,美国政府就马上行动起来,说这是因为担心中国的感染病例激增可能会导致更危险的变异株出现。

为什么美国政府不对国内的XBB.1.5采取行动,反而把所谓的“中国变异株”视为必须阻止其进入美国的危险易爆瘟疫呢?这与2020年初对来自中国的旅客实行的旅行禁令如出一辙,是一项种族主义政策,只关心从中国传出来的冠病病毒,无视将病毒从欧洲带进纽约的旅客,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在重弹亚洲人是“病态另类”的几百年老调,重提冠病病毒是“中国病毒”的观念。

新年在即,唯愿癸卯年会是告别冠病大流行的一年,也是“兔“气扬眉、”正“财就手的一年!

反应

 

国际财经

世行:全球贫困率首攀升 各国须准备应对金融压力

(华盛顿31日讯)由于高通胀和利率引发困难加剧、债务上升,且全球贫困率有记录以来首次上升,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敦促各国政府准备应对进一步的金融压力。

根据马尔帕斯周四演讲的讲稿,随着经济速放缓、贫困和饥荒上升,有更多数量的发展中国家恐将面临重大的国内危机。

马尔帕斯将于西非国家尼日尔发表讲话。这个拥有2500万人口的国家深受粮食不安全之苦。

马尔帕斯表示,全球过半数最贫困国家已陷入债务困境,或面临很大的风险。

“政府必须为持续的金融压力做好准备,”马尔帕斯表示。他上个月宣布计划在6月底前离职,提前了将近一年。

他指出,冠病疫情使全球极端贫困率从8.4%上升至9.3%,是该机构开始跟踪这一数据以来的首次增长。

马尔帕斯表示,许多国家陷入巨额财政赤字来应对疫情,它们增加了公共债务,在前期举借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加了负担。

他由此暗指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中国已成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双边债权国。

虽然马尔帕斯没有点名中国,但他也强调了由于不披露条款、抵押债务和类似债务安排以及代管账户等中国经常使用的借贷策略,导致债务缺乏透明度。

贸易放缓损害增长

马尔帕斯建议采取措施提高公共支出效率,取消浪费和递减式补贴,并扩大税基。

他还警告说,全球贸易放缓可能损害全球增长潜力,发展中国家受到的打击将尤为严重。

马尔帕斯称,强劲的国际贸易是发展所必需的,几十年来经济的快速融合和日益增长的跨境贸易为经济增长提供了巨大的推动力。

“在整个历史上,明显的影响是,冲突加剧伴随增速放慢,贫穷国家遭受的苦难最为深重,”他说。“贸易放缓将给全球经济,尤其是最贫穷的国家带来阻碍,这些国家需要进入全球市场才能实现经济的持续增长和减贫。”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