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双亲节随想/王德龙博士

过节一般来说都是愉快的。当然,有一些节日在欢快中,往往也令人进入沉思,比如端午节。

这样的一个日子,除了赛龙舟、吃粽子,我们也在无限的怀想中,提醒自己向屈原学习,也提醒自己不该让另一个人不幸成为下一个屈原。

也有一些日子,我们本该在思念中略带微微的感伤,然而因为难得的家族聚会,这种追思先人的节日,往往亦伴随情感纽带得以维系的欢愉,如清明节。

也有一些原来是某宗教的节日,随着时移事变,除了虔诚的教徒依然恪守节日的意义外,神圣的日子遂沦为苍白的狂欢和无谓的消费,例如圣诞节。

也有的节日,原来是某民族十分重要的庆典,随着殖民掠夺狂潮的淹没,几乎成为时间巨轮底下被碾碎的干尸,比如华族的孔诞。

如果细加探究,大部分的节日,在人们不自觉中已经逐渐淡化了它原有的意义,丢失了它丰厚的精神内涵。更多的甚至被商业利用为赚钱的工具。

如此说并非意味着商家借节日来牟利便完全是错误的,但是,如果货不对版,或者价钱与内容不成正比,或者曲解了节日的意义,这个行为本身就该检讨。至于参与的人,除了盲目消费、人云亦云以外,自身是否对节日的意义和精神有所了解,当然也至关重要。

或许可以先谈谈母亲节。

据维基百科说,母亲节的源头可以追朔至古希腊。然而不管怎么样,我们目前几乎全球通行的母亲节,则导源于1908年5月10日,在安娜贾维斯的倡议下,于美国西弗吉尼亚和宾夕法尼亚州正式开始。1913年,美国国会通过将每年5月的第2个星期日作为母亲节提案,规定家家户户悬挂国旗,以示对母亲的尊敬和爱戴。从此,安娜贾维斯母亲所喜爱的康乃馨,便成为了母亲节必不可少的花卉。

至于父亲节则晚于母亲节诞生。百度百科的资料显示,父亲节诞生于1910年,由美国华盛顿州的布鲁斯多德夫人所倡导。多德夫人于1909年父亲逝世后,将仿造母亲节的想法告诉瑞马士牧师,通过瑞马士牧师的协助,迅速获得各教会的认同,并于第2年在州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规定每年六月的第3个星期日为庆祝父亲节的日期。

不管是母亲节或父亲节,其意义当然是感恩父母的无私奉献,以及含辛茹苦的养育之恩。

孝顺是无时无刻的

值此双亲节,庆祝之余,我们当知感恩父母,孝顺父母不仅仅只是节日当天而已。华族没有所谓的母亲节和父亲节的原因,是因为中华文化的孝文化里头,孝顺是无时无刻,当下即是的。

《论语》里孔子曾言:“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用现代的白话来说便是:狗和马都能够通过给它们粮食而被养活,因此,不尊敬父母亲,纯粹只是养活他们,这和养狗养马又有什么区别?

当然,给家中老人一个好的脸色,不发脾气,不大吼大叫让他们伤心,这实在是作为儿女的我们,在老人家们还健在的时候,不得不赶紧完成的生命功课。

这也就是孔子所谓的:色难。

至于“敬爱”父母究竟包含些什么具体的内容,也就只好我们各自反省,各自领会,各自用心落实于平日的一言一行之中了。

反应
言论

弃熊掌者/王德龙博士

摆在华裔面前的难题是:正义比较重要,还是入主布城比较重要。

显然的,在政治面前,在利用意识形态以获取权力者的面前,“开放”接受任何阵营,不再标榜选前的正义,乃是必然的趋向。

关乎这一点,民联时期如何溢美伊斯兰党的前例,历历在目。网上不管如何热烈争论,不管情绪如何高涨或者低落,入主布城者如何创造舆论以便铺平当官道路之举,已经在网络上遍地开花。

当然,从上一届与敦马哈迪医生的通力合作可知,此次的跨联盟组阁,并不会迎来民众太大的反弹。

选后与对手“联姻”的举动,最值得忧虑的自然是开启歪风的问题。政党已经没有诚信可言。在“开拓格局”的思路下,前此不与他们口中所谓“盗贼者”合作的大仁大义,已经再也没有利用的价值。

人民需要在颠覆价值观的情况下,重塑自己的价值理念。政客们如何以公义为幌子,朝着官职长驱直入,表演的已经是利益熏心的戏码。

价值观扭曲让人忧

对于那些十八九岁的首投族而言,价值观的扭曲最是让人担忧。上梁不正,风气败坏,往后不难想象。

从选民的角度言之,对正义的求索,对贪污腐败的厌恶,其精神十分可嘉。连长者在疫情的笼罩下,也和年轻力壮者一样,清晨冒雨排着长长的队伍,准备投下神圣的一票,以期国家步入正轨,言行举止令人动容。

然而,大家需要明白的是,不同阵营的支持者,他们的想法也和大家一样,只是他们支持了不同的候选人而已。

究竟谁掌握了事实,从初发心的角度言之,为国为民的理想,至少在普通民众心里是一样的,实在没有必要以非我族类而与之敌对。反之,如若道义在我,我该如何实实在在地晓以大义,日后群策群力,尤为关键。

当然了,兴义兵而最终与自己口中的盗贼结盟,大家忧心的是他们的进一步腐化。

从长远的角度思之,国家需要的是沉着实干的领袖,绝非看似风风火火,实则浮夸虚妄之辈。

从上一届希望联盟各成员党领袖被马哈迪一次又一次耍弄,但是又一次次拥抱他的行为,以及拿督斯里安华多次宣称自己获得简单多数票,然后最终自打嘴巴的举动可见,这些所谓领袖实在不够冷静、沉着与成熟。

如若他们愿意退居幕后,扶持真正有能力的人起来继续领导,而非心心念念于恋栈权力,未来史书自然会慎重地记上一笔。真正有大理想的人,又岂是急切、短视、趋利之流?

玩弄舆论达个人议程

如今,玩弄和利用舆论以达致个人议程的事实已然十分清晰。所谓神圣的民主制度是如何沦为民粹主义的,大家也正在经历。

如何避免价值观的扭曲,未来导致更严重的社会问题,这是人民须严正以待的大课题。未来是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糟,取决于大家如何看待跨联盟合作所导出的意识形态。

孟子在论义利之辨时的“鱼与熊掌”之喻,究竟是取鱼,还是取熊掌,关键在于大家的信念是否坚定。政客之所以为政客,因为他只会在关键时刻选择舍弃熊掌,争着共享同一尾鱼。

数千年不断的华人史告诉我们的是:真正的大义必然包含长远的大利,虚假的眼前大利,最终必会连带小利也一并失去。

至于正义,也就只能飘成了一面辉煌的旗帜,永远在你我心里。早在当初,本就没有必要将十万八千里路,美化成已然接近桃花源的一里路。

该走的路,仍须踏踏实实、认认真真地完成。大话与空话并不能描绘幸福的未来。坚持固然是美好的品德,然而错误的坚持,并不会导向正道以及希望之境。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