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卫生棉也很重要/周若鹏

突然民间热议卫生棉。前副卫生总监李国忠对新卫长扎丽哈医生的免费卫生棉措施有所怀疑,是不是该优先关注生死攸关的急诊室爆满问题呢?李国忠的脑筋毕竟是男人脑筋。

我身边有经历过“月经贫穷”的长辈,为了节省,卫生棉慢些替换。听她说,还有用纸巾包卫生棉以延长使用时间的,或用毛巾等其他替代品。

这么做除了不卫生、容易感染细菌以外,还会造成心理阴影,即是贫穷把生而为人的基本尊严也打击了。那么,为什么如今长辈又能和后辈聊起这些事?因为卫长扎丽哈医生带头掀起了这个课题。

穷人因月事旷工旷课

我的脑筋也很男人,在此之前根本不知何谓“月经贫穷”。据世界银行估算,全球约有五亿女性无法获得月事用品。这有什么影响呢?以孟加拉为例,七成女性每月平均有六天旷工,本就贫苦的女工还不能工作,收入就更少了,雪上加霜。后来有社会组织提供卫生棉给女工,旷工率便显著降低。

除了旷工,还有旷课,女学生因月事被逼留在家。长此以往不止拖慢学习,还会影响自尊,以致降低未来的收入,陷入贫穷的漩涡周而复始。究竟我国有多少女性正经历这样的窘境呢?这或难有精确数据,因为困窘总叫人羞于启齿。

所幸我国首位女性卫长带头说开了,总算可让这议题在阳光下讨论,月经不是什么禁忌,而是女性健康的重要一环,必须着手改善月经贫穷的问题。

应瞄准真正低收入群

然而扎丽哈医生的切入点的确让人费解,难怪土团党旺赛夫讽刺,为什么要用公帑在部长办公室备免费卫生棉呢?公务员的福利还行,应该受惠的不是贫苦人家吗?连卫长的同僚妇女部长南茜苏克里也发声提醒,免费卫生棉应瞄准真正的低收入群体才是。

月经贫穷虽非生死攸关,但不代表它无须关切;急诊室爆满需要关注,女性健康也一样需要关注。

我很高兴终于有女性担当卫长,能从不一样的角度照顾国民健康。希望她能广纳建议,逐步贯彻消除月经贫穷的方案,如此必会带来许多正面连锁效应的。

反应

 

要闻

扎丽哈:越来越多 公仆退休金4年增56亿

(吉隆坡14日讯)公务员退休金越发增加,从2020年的263亿9000万令吉,增加至2023年的320亿1000万令吉。

预料到了2030年,公务员退休金花费将达到463亿6000万令吉,甚至在2040年预计会达到1200亿令吉。

首相署(联邦直辖区)部长扎丽哈医生在昨天的国会下议院,以书面回答伊斯兰党而连突区国会议员凯里尼占的提问时,这么表示。

她说,退休公务员、国会议员、行政委员、政治秘书以及法官的退休金从2020年至2023年逐年增加。

“2020年共有85万9422人领取退休金,金额为263亿9000万令吉、2021年有87万8441人领取退休金,金额为280亿4000万令吉、2022年有90万2999人领取退休金,金额为302亿6000万令吉以及2023年有93万1707人领取退休金,金额为320亿1000万令吉。”

针对公正党梳邦区国会议员黄基全,要求政府说明合约制取代现有公务员退休金制度,能为政府在未来20年内节省多少花费,她说,为了确保可以长期管理国家财政支出,政府正研究适合长期使用的制度,以帮助政府减轻公务员退休金的负担。

“为期3年的临时合约制度是暂时的方法,临时合约制的公务员无需经过重新招聘的程序。”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