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不忘初心,方得始终/锺启章

今年度的“寸草心”双亲节征文比赛于本月23日举行线上新闻发布会,开始征收参赛稿件。上一届“寸草心17”征文比赛颁奖礼在今年6月12日举行,距今只有3个月,便又要为筹划“寸草心18”而忙碌,由此可见妇女组在这个活动上不仅仅是总动员,而且是忙上一整年的。

华堂姐妹坚持到底

“寸草心”一晃就办了18年,尽管一路走来并非完全顺心顺意,毫无阻碍,但联办单位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妇女组姐妹们却始终无怨无悔,咬紧牙关坚持到底,力求把活动办得最好。近两年面对突如其来的冠病疫情,更增加了“寸草心”团队的工作重担,众人为之心力交瘁,自不待言,个中酸楚,可想而知。

诚如妇女组黄玉珠主席所说,“疫情的蔓延和严重性,许多人和事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寸草心’活动也同样受到影响,从第16届开始就被迫舍弃了意义重大的颁奖典礼,第17届更是困难重重,从来稿的数量大大减少到评审到线上颁奖,每一阶段每一个过程对妇女组来说都是战战兢兢,这也包括编辑的工作。当我们完成了校对和排版的工作后却遇上了MCO 3.0,结果是一拖再拖,一直到上个星期《寸草心17》才完成印刷,新鲜出炉的书集也是前几天才送到华堂。”

也是因为妇女组砥砺前行、无私奉献的积极精神,让我从第一届开始参与“寸草心”活动一直坚持到今天,期间虽然妇女组领导层几番更替,但我依然与这个活动难分难舍,每年都参与评审工作,即使退休后依然如此。

2003年10月31日马哈迪医生卸任首相职后,我于2004年初从布城返回《南洋商报》担任总编,《南洋商报》受雪华堂妇女组邀请联办“寸草心”双亲节征文比赛,那是我所接触到的第一项涉外活动。当时妇女组主席郑淑娟还兼任“寸草心”作品集的主编。次年,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即易名为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以因应时代之需求。

李素桦律师于2007年接过妇女组主席的棒子,第三届比赛作品集的编委会联合主席就由她和我担任。李素桦早年当记者时,我们曾一起在吉隆坡初级法庭采访,所以在“寸草心“的筹备工作上合作无间。

2012年的“寸草心8”于5月13日在隆雪中华大会堂举行隆重的颁奖晚宴,帷幕落下后,我也在同年8月31日从报社退休。2013年李素桦卸下妇女组主席职,并由黄玉珠律师接任,尽管我已经退休,但妇女组姐妹们都念旧,委我为“寸草心”顾问,继续担任评审团成员。黄玉珠所展现的领导能力有目共睹,面对疫情的猛烈冲击,她临危不乱,沉着应对,令人敬佩。

连办18年可谓异数

隆雪华堂妇女组成立于1986年8月,今年欣逢35周年庆。18年来的努力耕耘,已使“寸草心”征文比赛及颁奖晚宴成为妇女组一张熠熠生辉的名片,也带给大会堂无上的荣耀。华人社团所面对的最大威胁往往并非来自外部,而是内讧内耗。我的书架上有一本1992年出版的雪华堂风波论争文集,里头收录了当年这个组织内部斗争的多篇批判文章,这场风波不只是隆雪华堂领导层后继者应引以为戒的历史教训,也是所有华团的后世之师。一项征文比赛能够持续不断地连办18年,可谓近乎异数,这应归功于隆雪华堂妇女组数十年来团结和睦,沆瀣一气。

《华严经》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初心易得,始终难守。”这段话前面两句是指人在时间的流逝下,都会失去自我,忘记初衷,所以得不到美好的结局。后面两句是说善良真诚的愿望很容易承诺,但难的是坚守承诺。很显然的,妇女组与《南洋商报》,以及从一开始便不曾间断地在背后默默资助支持这项比赛的热心商家,确实已经做到“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并且把这种可贵的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方始有18年的骄人成绩。参与社团应当如此,个人处世又何尝不应该这样呢?

衷心期盼本届“寸草心18”能够看到一些与冠病疫情有关的感人事迹、激励人心的文章。18年来“寸草心”的每一篇文章,都是时代的印记,镂刻着每一个时期的社会现象,反映了每一个年代的社会面貌。愿大家都再接再厉,把每一届的“寸草心”办得有声有色,今年更比去年好。

(“寸草心18”参赛详情点这里

反应
灼见

【灼见】伊斯兰民族主义的隐患/锺启章

国盟成员党之一的伊斯兰党在甫于11月19日落幕的第15届全国大选中,总共角逐64个国会议席,结果成功拿下43个席位,比在上届大选所夺得的18席多了25席,增长了172%,成为本届大选中最大的赢家,也凸显本届大选后一个深层的隐患,即伊斯兰民族主义的兴起。

伊党不仅本身战绩彪炳,而且还协助同一阵线的土著团结党在所竞选的86个议席中夺得30席。根据报道,土团党夺下的议席,主要是得力于伊党支持者的协助,这使得国盟总共获得73个国会议席,仅次于希望联盟的82席,并且导致本届大选首次出现悬峙议会的局面。

伊斯兰民族主义坐大

本届大选最令人瞩目的是伊斯兰民族主义的坐大。虽然国盟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在11月23日觐见元首时自称拥有115个简单多数议席,惟元首还是献议国盟与希盟联合组织团结政府。有人将之解读为那是因为元首不想让伊党执政,其实倘若慕尤丁当下接受元首的献议,伊党便会是政府成员。

任何一个宗教民族主义的产生,主要是因为宗教的发展,会衍生出一种基于宗教意识或者是宗教精神的民族主义运动。这一运动通常被称为宗教民族主义,它通过一定的方式将民族与宗教紧密地捆绑在一起,以达到某种具有冲突性的政治目的。

1993年,尤根斯迈耶在《新冷战---宗教民族主义对抗世俗国家》一书中提到,宗教民族主义在许多国家兴起,这是对世俗民族主义失败,即未能兑现诺言的 “政治自由、经济繁荣和社会公正” ,以及对世俗道德腐败的一种反应,并形成对世俗民族主义的严峻挑战。

此次大选结果,恰恰应验了尤根斯迈耶所言。很显然的,各族选民都对以巫统为主的国阵感觉彻底失望。他们断然拒绝贪污腐败的决心,导致由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所领导的国阵尤其是巫统蒙受建党以来最惨重的失败。

土著回教徒和非回教徒选民分别把选票集中投给国盟和希盟,唾弃法庭帮的巫统,影响所及,其他国阵成员党如马华和国大党也遭受池鱼之殃。

安华须消除种族偏见

以马来回教徒占多数的军警人员和其他公务员,多数都把票投给了国盟。以公务员选民居首的布城国会议席,国盟的土团党击败巫统即可见一斑。

这个趋势也让宗教民族主义在全国兴起,原本非回教徒和回教徒选民在投票中各取所需,分投希盟和国盟。如果国盟遵循元首的劝告与希盟组织团结政府就皆大欢喜,但随着慕尤丁婉拒元首的献议,导致两大阵营对峙,无形中加剧了族群的分裂和宗教的对立。

大选成绩让许多民众包括非回教徒和一些温和与中庸的马来回教徒都担心我国会变成第二个伊朗。因此,在安华宣誓成为首相后纷纷建议采取相应对策阻遏宗教政治化。

有人建议新政府应将宗教与政党政治切割,禁止政党利用宗教来遂其政治目的。惟此举无异于敲冰求火,特别是像马来西亚这样一个以马来回教徒族群占大多数的国家。任何强制的镇压行动必将引发剧烈的反弹,整个国家将陷入动荡不安的局面。

安华是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组织的联合创办人,他在1982年受时任首相敦马哈迪邀请加入巫统后,曾于80年代推动国家行政伊斯兰化的政策,并在担任教育部长期间在教育界采纳了伊斯兰化措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解铃还须系铃人,在担任第10任首相的五年期间,他必须消除马来回教徒对非回教徒的种族偏见,并消除非回教徒对伊斯兰化的恐惧感,同时结合温和与中庸派回教徒的力量,消弭这种不健康的趋势。

安华在担任副首相时,曾举办马来西亚第一次回儒对话。那次与会者超出1000人,国内的许多回教徒知识分子纷纷响应参加。

后来马来亚大学还成立了一个文明对话研究中心,专门讨论伊斯兰与儒学乃至中国文化互动的可能性等问题。是故,在促进文化交流与族群融合方面,他应该是驾轻就熟的。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