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爸苦等12年迎终结审判
朱玉叶奸杀案被告维持死刑

朱亚寿在61岁生日当天获悉联邦法院维持女儿命案被告的死刑原判,露出笑容。

(双溪大年25日讯)“这是12年来最好的生日礼物!”

联邦法院维持“朱玉叶奸杀案” 被告的死刑原判,时刚好今天生日的死者父亲朱亚寿说,这是他12年来的第一个“蛋糕”,过去12年,他都是随随便便过生日。



询及他对上述消息的感想,朱亚寿说,“距离真正的判刑,应该没有这样快,我要等到被告问吊的那一天。”

朱亚寿准备在1月31日大宝森节那一天,即朱玉叶的忌日,亲自到女儿的骨灰格告诉女儿这项消息;在这之前,女儿的忌日都是她太太和二女儿过去拜祭,这一次他要亲自去。

另一方面,这12年来一直跟进此案件的行动党槟城武拉必区州议员王国慧感谢所有关心的人士在这12年来对朱家的关怀,没有放弃朱家,尤其是一些政治人物在此事上的声援。

峇甲亚兰区州议员黄思敏对联邦法院的判决,感到欣慰,并指正义在12 年的这一天终于获得伸张。

2书记仍沉冤待雪



他说,除非获得国家元首特赦,否则被告最终必须面对死刑,这也是朱家多年来最想看到的结果。

黄思敏以此案历时12 年为例,促请政府高度关注类似命案,从警方到法庭,其制度上必须有所改革。

林文明律师说,就如2000年在双溪大年发生的2名书记锺美萍及梁美萍提款遭劫杀复烧尸案,至今还沉冤待雪,死者锺美萍的母亲已在2008年往生,但该案还是没有结果。

沙里尔

乐观面对罹癌

朱爸坚信公义会到来

虽然罹患肺淋巴癌症近一年,但朱亚寿有信心,可坚持等到女儿得到公义的那一天到来。

朱亚寿是在2016年11月29日前往吉隆坡上诉庭时,开始有咳嗽出血现象。

在女儿劝告下,朱亚寿到政府医院接受检查,并在2017年2月15日证实罹患肺淋巴癌第二期。

王国慧指出,朱亚寿罹患癌症后,仍非常正面乐观,尽管医生劝告对方接受化疗,但他选择自然疗法,用本身的抵抗力与病魔抗战。

抗癌近一年来,朱亚寿体重滑落4至5公斤,惟最近已渐恢复健康,脸色恢复红润。

朱玉叶

与妹跑步半途

失踪9小时后证实遇害

2006年1月14日下午5时30分,刚任市场执行人员仅4个月的北大毕业生朱玉叶(案发当年25岁)与妹妹玉春共乘摩托车,从双溪大年巴雅纳虎政府组屋前往距离住家约1公里半的休闲俱乐部附近住宅区跑步。

当时两姐妹一前一后地慢跑,然而当落后的玉春追上前时,已不见姐姐玉叶踪影,却发现她的运动鞋及发饰,地上还有血迹。

据了解,朱玉春当时目睹一辆黑色休闲车猛踩油门,绝尘而去,于是就向刚好经过的一对情侣借用手机,拨电告诉母亲,姐姐被人掳走。

失踪近9个小时后,朱玉叶的尸体被发现弃于休闲俱乐部范围外面,她的T恤被掀起至胸部,下半身裸露。双溪大年中央医院剖验结果显示,朱玉叶遭强奸及肛交,被割颈及头部被硬物击中,因失血过多导致死亡。

沙里尔获释后飞澳

警方于2009年3月1日扣捕被告沙里尔和数名人士协助调查,但沙里尔于4天获释后,离开大马飞往澳洲,直至2012年1月17日,他从澳洲过境马来西亚时被警方扣留,并被带去进行DNA样本检验,随后被控上庭。

亚罗士打高庭于2013年6月25日基于控方虽证明死者私处有沙里尔的精液,但却同时有第三者的精液,以及没有任何间接或直接的证据证明被告导致死者死亡,宣判被告无罪释放。

无论如何,上诉庭于2014年10月14日推翻高庭的判决,谕令被告须回到高庭,面对谋杀罪名及答辩。

2015年8月9日,亚罗士打高庭判被告沙里尔罪成死刑。被告过后上诉,上诉庭于2016年11月29日驳回其上诉,维持高庭原判,即被告须面对死刑。

被告过后再向联邦法院提出上诉,联邦法院五司最后于今日宣判他谋杀罪名成立,须面对死刑。

被告父亲拿督惹法扎玛鲁丁是一名从事宝石行业的企业家。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