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鹤年1979年正式移居香港。

(香港25日讯)亚洲糖王兼大马首富郭鹤年透露,他当年(1970年代)把旗下生意移往香港,主要原因是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的税收过高。

“当时的马新政府正争着向为国家创造财富的人征收更多的税收,两国政府以惩罚性税率将商家的利润夺走,我们赚一块钱,五毛都交了税。”



他在自传中提到,当时他的公司主要业务是以大批交易来运作,相当于15万吨糖,每一分一毫的调整都会影响利润或带来巨大的损失。

“如果我在长远与短期决策上失误,追加保证金将随时把我的公司弄垮,所以我必须为公司建立充足的现金储备。”

郭鹤年指出,由于新加坡的税率很高,他在建立现金储备方面遇到很大的阻碍,而比起马新两国,香港是可充分发挥、也是一个更大的舞台。

“新加坡官员对商家施加极其苛刻的条件,商家必须证明离岸收入的合法性,其税务审计就像西班牙宗教裁判所般严厉。

对狮城情感没减退



“相比之下,香港的税务环境鼓励企业进驻,商家只需缴纳17%的公司税,这等于每一块钱的利润,可省下33仙的税务。”

他强调,自己对新加坡的情感丝毫没有减退,只是对在全球进行糖业贸易者来说,选择像香港一样的低税率地区来作为运营基地,是比较合理的做法。

“税收政策在鼓励企业发展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香港的政策非常简单,我甚至不需要聘请一批律师和会计师来避税。”

以华人身分为荣

郭鹤年表示,他从1974年起,每个月在香港度过7至10天,然后逐渐变成15天至21天,直到1979年正式移居香港。

“当时我以1000万港币创立嘉里控股有限公司(Kerry Holdings Ltd),搬迁到香港的高层管理被允许申请第一次配股。”

他也说,20年来在香港的集团业务,已成为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以外规模最大的一个。

他指出,嘉里控股有限公司专注于向印尼供应糖和大米,而他在香港的第一笔重大投资是在1977年11月,当时他在九龙购置一幅土地,并兴建九龙香格里拉大酒店;在40年后的今天,香格里拉已成为酒店业的品牌标志。

“我在中国看到很大的潜力,但不能不说这是在中国前任国家主席毛泽东去世后的重大变化。

“我是华人,并以华人的身分为荣,当我听到人们把中国称为‘落后’,就越觉得我们必须向世界与其他地方展示中国的发展;我也将现代化的思维和管理方式,灌输给我的中国同胞。”

相关新闻:

仅一次尝试干预大马历史走向 郭鹤年与敦胡申翁对谈“失望告终”

郭鹤年:5·13后为缩小经济鸿沟 采伤害性捷径扶助土著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