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技

【视频】大马发射火箭?! 别惊讶,是真的!

报道|郑美励   图|陈竺博渊、ESS提供

2020年12月21日上午11时40分左右,在许多人并未察觉之下,马新两地企业及学术机构携手合作进行了一次火箭发射活动。这也可能是东南亚地区首枚由私人企业研发并采用混合燃料的低空火箭。

说到火箭发射,大多数人联想到美、中、俄、日等国或者是马斯克的Space X、贝佐斯的Blue Origin,而马来西亚发射火箭?!不得不说令人惊讶万分。

事实上,来自新加坡的航天科技(Space Tech)新创企业Equatorial Space Systems(简称ESS),在大马籍技术顾问陈竺博渊博士的穿针引线之下,与玛拉工艺大学、MTC Engineering公司合作,去年底在霹雳成功发射了一枚长2.5米、飞行高度达1200米的低空火箭(Low Attitude   Demonstrator)。

从门外汉角度来看,此火箭比新闻中常见的火箭来得迷你而且飞行高度不高?

这么想也没错,不过这次发射具备几项意义,包括:

1.马新合作。新加坡有技术、大马有空地有人才而且获得政府批准,促成两地企业合作的美事。ESS总执行长兼创办人西门格沃兹( Simon Gwozdz)指出,单打独斗很容易碰到瓶颈,共同合作才是王道。

2.商业化。这枚火箭其实是原型(Prototype)而非最终成品,而且本次实为一次试射。西门表示,试射成功为该公司往后的商业发射创造有利条件。 这间以成为东南亚版Space X为目标的新创企业,计划今年内以同样技术推出飞行高度逾250公里(注)的次轨道太空火箭(多用于科研实验)——即飞行至一定的高度后会减速并降陆地球,但长期而言如同Space X般,用火箭携带卫星升空并发射至太空轨道运行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3.技术创新。西门直言,火箭的燃料性能越强可以让火箭飞得更高更远,这枚只有2.5米的火箭是预算有限下的成品,硬体成本是3万美元(约12万令吉),不算贵但值得庆贺的是在推进和燃料技术上的创新。

注:从地面飞行100公里即达到太空边缘,一般民航机飞行高度为10公里。

混合燃料成分组合

就如汽车有油电混合动力驱动,ESS这枚火箭采用了由“固态燃料+液态氧化剂”组成的混合动力燃料来发射,一般称为混合式火箭。

西门格沃兹指出,早在1930年代便有混合式火箭存在,这类火箭具备更高安全性但碍于固态燃料成分组合而在发射火箭时要嘛“火力”不够强大或不够稳定。

但ESS的总技术长解决了这个困扰混合式火箭的技术问题,因此上述火箭在性能方面既具备与固态火箭和液态火箭竞争的能力,却没有固态火箭带来的风险,也没有液态火箭带来的挑战和复杂性,“这是我们带来的价值,低空火箭是首次在飞行条件下对这种固体燃料成分进行测试,这不仅仅只是在东南亚某个地方发射火箭,我们确实带来一些技术创新。”

把劣势转优势

从燃料/动力来区分,火箭除了有混合式火箭,还可分为固态火箭和液态火箭。顾名思义,固态火箭应用固态燃料和固态氧化剂,西门指出,这个系统很简单直接且容易打造,但具备高危险性和易爆炸,次轨道太空火箭普遍使用这类火箭技术,而液态火箭则是应用液态燃料和液态氧化剂,成本高昂且复杂但较为安全,被许多公司广泛使用。

而他选择混合式火箭,与环境有关。在欧美地区,自制火箭或者说办火箭俱乐部易如反掌,但东南亚地区缺乏这种环境,可选择的材料也有限。他所使用的固态燃料和液态氧化剂的成分在马新一带属于可自由购买,没有被政府列为管制品/违禁品,他笑言这是把劣势转为优势,带来更安全的火箭发射技术。

迷你卫星市场庞大

航天科技新创企业令人联想到“烧钱”。的确,如此前沿的科技,口袋没有一定深度难以应付初期研发,但Space X的先例证明民间企业进行商业火箭发射是可行的,而且不愁没有投资者。

西门格沃表示,这是一个商机庞大的市场。他指出,商用火箭的主要功用是把卫星送上太空。而卫星的价值在于收集资料和传送资料,帮助人类更加了解地球表面、提供更好的网络连接(尤其是在网络连接不好的地方,例如马斯克的星链计划(Starlink)便是透过发射卫星提供覆盖全球的高速互联网服务)。

随着科技的进步与发展,卫星越来越迷你但功能越来越强,再加上人们可以购买到价格可负担的各种零组件,越来越多小型卫星正在建造中,许多市场观察者预测在未来8年内至少会有8500枚小型卫星(500公斤以下)升空,而这需要许多火箭把卫星送上太空,“从商业的角度来说,这是蓝海甚至是深海。”

地势优势节省燃料

他透露在现阶段唯一提供小型卫星发射服务的企业是Rocket Lab,每次发射火箭载送重约250公斤小型卫星上太空,而这也是ESS计划率先进入的市场。

“现今只有一家公司成功并定期提供小型卫星发射,我预料今年会有至少4家企业成功发射小型卫星,但这不足以满足市场庞大的需求,”而除了市场的庞大需求,ESS还具备另一个优势:东南亚地区、赤道线上。

陈竺博渊解释,越靠近赤道进行火箭发射越节省燃料,而且有更多的发射角度可供选择,从地理位置来说,大马是适合进行火箭发射的地点,“太阳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地球从西转到东,在赤道地区发射,地球的转动会帮助你把火制箭抛到太空里,就可以省下很多的燃料,也能提高火箭的载重量。”

市场上可以有无数卫星发射服务供应商,但集中在欧美和东北亚。西门格沃指出,如同ESS般位于东南亚地区、赤道线上而且具备发射火箭能力……基本上没什么竞争者。更何况,火箭科技属于高度敏感科技(可当成武器使用),受各国管制,即使赤道是最佳发射位置也不可能从外国把火箭运来大马发射,他指出这也为ESS的成长带来机会。

他坦言,现在不做,更待何时?!“时机正好,商业潜能也支持着我们的努力,我们也为本区域提供一个诱人的机会。如果我们现在不做,总有一天会有其他人做,所以,没理由现在不做。”

“大马能”精神研发计划

陈竺博渊除了促成ESS与大马企业和学术机构进行合作,更协助ESS设计上述火箭整体外型以及内部的重量布局等。同时,他也是Boleh Rockets的创办人。

响往自由和探险,从小就有着探索太空梦的他在长大后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并报读航空般天工程系,“每次读探险小说都很想体验类似的生活,但是在现代社会根本没法探险,除非你走向航空航天探索太空,这是走在科技前沿,类似探险,非常有意思。”

早在2011年冬天,在美国深造期间他便以Boleh Rockets的名号展开一系列为追求“Malaysia Boleh”精神的火箭研发计划,在数年内Boleh Rockets从美国南部发射了第一枚近2米高的Boleh 1火箭,第二枚近音速飞行的小型Boleh Mini火箭以及第三枚5米高的超大块头的Boleh 2火箭。

“美国有很多大学有火箭、无人机的学生俱乐部,当时以大马人的角度来说也觉得不太可能,所以就去火箭俱乐部看看,结果做了火箭还真的飞了起来,就有了Boleh 1火箭和后面的火箭。”

火箭3大类

他解释,火箭大致上可分为3类。第一类是入轨火箭,发射成功后把人类、卫星送入太空进入永久的太空轨道运行;第二类是不能入轨的太空火箭(suborbital space rocket,又称次轨道太空火箭),这种火箭飞行高度超过100公里(达到太空边缘)后会继续上升但关闭发动机之后就会减速并降落在地球,主要功用是进行科学实验或用作导弹功能等。

第三类是非入轨也非探空火箭(即低空火箭,在美国又称为高能量火箭),发射后会飞越好几公里甚至100公里高度并在燃料耗尽后重新降落地面,Boleh Rockets和ESS便属于这种低空火箭,主要用途是示范新科技和验证一些工程设计等等。

持续探索太空梦

陈竺博渊目前在台湾阳明交通大学机械系执教,除了继续研发火箭他也希望能串连东南亚、台湾各地的志同道合者,集众人之力制造升太空的火箭,一圆太空梦。

他指出,大马人无需对于大马发射火箭感到惊讶,因为早在90年代我国的一些大学已展开发射小型火箭的计划。但当时“新太空竞赛”还没启动,这些计划也未能持续下去。

如今已来到全新的时代(国际间新一轮太空竞赛活动已开启),也有许多对火箭有经验或充满热衷的人陆续从欧美返马,在他看来如今是距离梦想成真最近的时代,关键在于是否要把握机会并实现!

需要大量人才

当然,要发展上太空的大型火箭需要大量人才,他以私营航空航天和小型卫星发射服务提供商Rocket Lab为例指出,该公司有数百名员工,这还未计入其他提供协助的外来人材在内。“人才方面当然需要,但是这是供需的问题,如果没有公司就没有人才,没有人才也没有公司,所以这是一步步的建起来的。”

在他看来,若要提高国家及国人对火箭的重视,是时候开始“热身”——尽量推广并有较多的火箭相关活动、让监管机构逐渐了解、熟悉并接纳,而上述发射计划的意义除了科技创新也包括让监管机构开始认识、习惯和接纳,“一旦建立起来,就可以开展更大型更有趣的项目。”

反应
要闻

倪可敏:像感情需细心经营 火箭巫统求同存异

【中文报新春联访地方政府发展部长·倪可敏】

报道:江枚霞

摄影:姚春显

(布城26日讯)民主行动党副主席倪可敏形容,行动党与巫统的结合犹如一段感情在萌芽阶段,需要浇水施肥才会开花结果。

他认为,巫统及行动党经过60年来彼此的竞争,大家都必须要做到“求同存异,共存共荣”,毕竟巫统代表马来社会,行动党代表华社;若能结合这两股力量走向中庸,开明和多元,他相信这是大马重新迈向辉煌的起点,也是国家与人民乐见的情况。

“这些(两党合作)都需要我们去经营,就好像一段感情需要经营,犹如种树也需要浇水施肥,才会开花结果。”

倪可敏也是地方政府发展部长。他接受中文报联访时也提到希望通过团结政府,巫统能够最大程度地靠向中庸及中间。

他指巫统在刚结束的代表大会上有正面的改变,包括巫统代表之前叫华裔回中国的言论已销声匿迹,巫统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也破天荒在演词中出现多元、中庸、开明的词汇。

“这是以往在巫统大会闻所未闻的。”

感谢扎希护火箭

他也感谢巫统党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多次公开维护行动党,并指两党领袖及基层要多沟通,且需要经过磨合期;同时,也让其党员了解,行动党是被妖魔化的。

“坦白说,要感谢阿末扎希,他多次公开在媒体上维护行动党,指后者过去被巫统党员误解是因为(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背后煽风点火予以妖魔化,以致行动党变成沙包及假想敌。

“后来发现我们不是想象中那样,如果透过两党结合让巫统放弃极端右翼马来民族主义的意念,走向中庸,行动党又可以动员支持者壮大世俗多元中庸的政治力量,两者紧密结合,整个国家美好大局已定。

“很多人说巫统是腐败等,我想请问难道伊党廉洁吗?伊党敢说它不是腐败、极端和无能?土团党也一样。所以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道理之下,我们看得到巫统作为老牌执政党,内部有腐败分子,也不乏能人。如果能去芜存菁,把好的人才留下来,再结合行动党的力量,大马将是未来国际上的明日之星,也是世界不可忽视的一股多元民族和谐相处的典范。

他强调,这其实都需要我们一起努力营造。

扩展华社格局  壮大中庸力量

倪可敏希望华社有视野及格局,让行动党及巫统结合两股各自代表马来社会及华社的力量,壮大世俗多元开明中庸的政治力量,对准枪口,确保“绿潮”寿终正寝,让大马前途无可限量。

他指两党在经过数十年来的互相竞争及妖魔化,“火箭被巫统妖魔化,因此巫统基层对于要与行动党合作也面对某种程度上的尴尬及难以接受,相应的,行动党支持者及基层,也会对团结政府有所保留。

“这其实是人之常情,我们也有同理心,也可以感受到。但是在深层思考国家未来,巫统代表马来政治右翼的主要力量,行动党代表华社多元种族政党,两股力量如何结合?我们希望透过团结政府,以最大程度靠向中间。”

他提到新政府上台以来,大马股票交易所也取得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去年年杪是近5 年来,第一次取得净买的地位,之前是净卖,外资只有卖没有买。

首相接60国访问邀请

“自新政府上台,只看到外资只有买没有卖,总数高达46亿令吉,这绝对是正面的发展。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在国际的人脉地位堪称无出其右,从访印尼雅加达获空前热烈反应,目前首相已接到近60个国家的邀请访问。

他强调,此情况彰显首相再次发挥其在国际的影响力和地位。如果人脉发挥得好,招商引资,重振经济将能取得立竿见影之效。“

他指出,汶莱苏丹博尔基亚访马时为安华当“司机”,这传达了强烈的政治讯息,即汶莱举国将会加大在我国的投资。

“同样的是卡塔尔国王,后者原有的国家主权基金政策是在外国投资一般不会超过10亿美金(约43亿3600万令吉),却因安华的影响力,卡塔尔国家主权基金在大马投资没有上限……如果加大对我国的投资,我认为这对大马要避开2023年经济大衰退,大马是处在有利的起点。

“安华上任后,马币对美金的兑换率从节节败退,一度飙升到1美金兑换4令吉20仙,短短一个月翻天覆地的变化, 马币从来没有如此坚稳过,目前关键是如何配合政府一起推动经济发展,确保人人有饭吃,人人有工作,这是我们的重点。”

错失黄金十年 急需迎头赶上

倪可敏指出,我国已错失很多个黄金十年,邻国已迎头赶上,无论是印尼、越南、菲律宾,皆超越马来西亚。

“在拉菲达担任国际贸工部长时期,我国是东南亚老二,大马外资在东南亚的投资仅次于新加坡,在国盟执政后,我们成为外资的弃儿,外资对大马是不屑一顾。”

他说,大马的排名从东南亚老二跌倒第六,在吸引外资方面输给新加坡、越南、印尼和菲律宾,甚至好像也要被泰国超越。

“再继续下去,我不是危言耸听,搞不好我们年轻人日后要到印尼做女佣,男人到新加坡当外劳。”

他说,一个国家管理不好,历史会证明一切,必须善用安华在国际的影响力及人脉。

希盟国阵春节后商州选

希盟将会在农历新年后与国阵巫统商讨合作迎战6 州选举的事宜。

倪可敏也形容6 州选举是希盟与国阵组织团结政府后的第一个挑战。

他说,双方若能携手迎战,并在6 州选举中取得辉煌战绩,那么这将会使团结政府的未来之路更平坦,国家政治更稳定。

“政治稳定是振兴经济的先决条件,一旦失去政治稳定,外资不会来投资。”

提到如何让巫统领袖及基层在州选举前接纳行动党,让两党合作把竞选机关归队,他说,行动党肯定要与巫统领袖及基层多沟通,让他们知道,该党不是被马哈迪当年妖魔化的行动党。

“我们在过去被妖魔化60多年,当他们真正认识(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倪可敏、(署理主席)哥宾星、(宣传秘书)张念群后,就知道行动党是中庸文化进步开明的党。如果他们知道我们的好,如马来谚语所说,‘不了解才不会喜欢’(TAK KENAL MAKA TAK CINTA)。”

他指两党过去是“老死不相往来”,互丢石头,打的不可开交,“但是经过这几个月的合作,慢慢发现行动党不是过去被描绘的那样,反而觉得我们言而有信,有诚信,廉洁可靠,对未来的合作之路都可以配合。

两党都有好人烂人

他说,巫统与行动党一样有烂人好人,因此他会选择与组织内的好及能够用的人合作,在危机中找出契机,变成转机,国家才有希望。

“其实不要一竹竿打翻整船人,巫统有烂人,也有好人,行动党也一样,每个组织都良莠不齐,都有好苹果与坏苹果,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强调本身没有美化巫统,只是必须在危机中如何找出契机,再把它变成转机,才能令这个国家有希望。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