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进松指出,贴标签的目的是让当局可以追查到谁制造和出产。

(槟城11日讯)槟州贸消局副局长陈进松指出,家庭式制造的年饼必须贴上标签。

他说,年饼是属季节性的食品,是一些家庭主妇及小商家在华人新年期间才制造的小本生意,所以他们往往不知道没标签已触犯法令。



陈进松说,年饼必须贴标签,主要是若有消费者吃了年饼后身体不适、腹泻等,有关当局可查出该食品是从哪里制造。

“家庭主妇在家自己制造年饼,也算是制造商,我们要制造商对消费者负责任。”

他今日在记者会上,受询及家庭式制造的年饼是否需要贴标签一事这么说。

他说,根据条例,所有经过包装的产品,包括年饼,都必须贴上印有产品名称、容量或数量,以及制造商资料的标签。

“严格来说,就算是出售一罐已包装好的年饼,或任何经包装的产品,都需要贴上标签。”



他说,市面上所流行用来装年饼的红色盖透明塑料容器,若要拿去出售,也必须贴上标签。

不过,他强调,当局会先教育初犯者,非立刻充公有关年饼,先叫对方收起年饼,贴标签后才陈列出来摆卖,重犯者才会被对付。

询及在来临的华人新年前,槟贸消局会否取缔没贴标签的年饼时,陈进松说,一如过去,该局会检查新春佳节的统制品,包括有否贴标签的年饼。

他说,一旦在商店及摊档发现没标签的年饼,该局不会对付有关商家,而是对付制造商。

但他重申,若制造商是季节性才做年饼出售的家庭主妇,该局会先给予劝告和教育,她们可能不懂触法。但若是制造年饼的厂商,必受对付。

任何没标签的产品,贸消局可援引1980年价格控制条规(厂家,进口商,出口商或批发商标签),对付厂商。

郑来兴建议槟卫生局

暂缓取缔无标签年饼

报道:纪维新

槟州首席部长政治秘书兼光大州议员郑来兴说,他已向槟州卫生局提出暂缓对无标签家庭式年饼采取执法行动的建议。

郑来兴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说,由于卫生局早前对无标签家庭式年饼采取行动,因此他便提出家庭式年饼需贴标签课题,结果这项课题备受关注。

他说,他已致函槟州卫生局,提出暂缓对无标签家庭式年饼采取执法行动的建议。

“我希望卫生局给予家庭式年饼业者较长的教育期限。”

他说,卫生局目前正针对家庭式年饼需贴标签事件,进行更详细的讨论阶段,因此,希望等待卫生局的讨论结果。

郑来兴与卫生贸消局说法不同

马华民政:谁说了算?

家庭式制造的年饼是否需要贴标签,槟州首长政治秘书郑来兴、槟州卫生局局长阿丝雅玛妮、槟州卫生局执法组主任王勇远,以及槟州贸消局副局长兼执法组主任陈进松的说法不一致,马华及民政党质问:到底谁说了算?

马华槟州党部发言人黄德亮在文告中指出,一些议题被挑起讨论虽然是好事,但是也请希盟政府的议员们向相关部门的官员们沟通好了才做宣布,好吗?”

民政党槟州妇女组主席黄沛琳也在文告中说,在新年糕饼要否贴标签的课题上,郑来兴和槟卫生局不同调,人民到底应该听谁?应该以谁的发言为准?

她说,一个说要标签,另一位却说不必标签,到底家庭式自制新年糕饼的业者应该听谁的?如果听郑来兴的,只是直接卖给熟人就不必标签,若这样也被开罚单的时候,是不是郑来兴负责?

刘国南叹这新年或要空罐打包年饼。

刘国南抨政府发新年财 “带空罐去打包年饼算了”

(怡保11日讯)霹雳州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国南针对售卖年饼需要贴标签的课题向希盟政府喊话,早前卫生部提出此要求,如今贸消部也跟着来,到底还有多少个部门要趁机一起 “ 发新年财 ” ?

他说,卫生部声称不管是在商店、早午夜市摊格出售,或直接卖给顾客,所有出售的年饼都必须贴上标签,注明制造商和食品成分等。

“ 据悉属全国性政策,若违法可被罚 3500 令吉和充公产品。”

他说,每逢农历新年都有很多家庭式自制年饼卖个朋友,甚至寄放在商店售卖,盼能多赚点钱好过年,来临的农历新年或许可以打消这个想法了!

“ 如今卫生部和贸消部联手出击,卫生部会对付出售者;贸消部则对付制造者,叫民众及商家怎样吃得消呢?”

业者或干脆不卖

他相信这会引起很多业者心惶惶,因担心被对付,有些不敢进货也干脆不卖了,有些或许已经进了大量的货,那只好冒险偷偷卖,不然就亏大本了!

“ 两造都说此举皆在保障消费者,万一吃了年饼身体有不适可以知道年饼从哪里制造。”

或可卖“散装”年饼

刘国南认为此说法非常不合逻辑,试问新年期间到亲朋戚友家拜年难道只吃一种年饼吗?吃超过一种可不是要作记录才行?

“包装好的年饼都需要标签,为了避免被取缔,或许商家可以创意地将年饼全开放式摆着卖,顾客就自行带空罐去打包咯!”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