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独家】违反消费税条规面对严惩
商家叹难承担重罚

林成国

(巴生10日讯)消费税推行近两年,商家面对营运成本高企外,市场消费收紧,营业额大幅度下滑,因此对关税局明年将以严厉执法取代教育,对付不遵守消费税条规的商家,大感吃不消。

关税局上月15日起委派“消费税大使”到全国各大商会,协助商家处理消费税申报事宜,这也是该局明年严格执法前,给予商家最后的机会。



公会代表针对此事受访时说,消费税从2015年开始推行至今,会员面对的错误问题也逐渐减少,不过在营运成本增加及民众消费能力锐减情况下,商家可谓处于夹缝生存,已无力承受严厉惩罚的后果了。

他们说,这两年来,商家都很努力地学习和纠正报税错误问题,以协助政府收取消费税,他们不是自己学会呈报,就是找懂得理财的会计“跑腿”(runner)协助解决呈报问题。

欢迎“消费税大使”

他们虽欢迎“消费税大使”提供说明会,惟希望当局网开一面,不要“小惩大诫”,让我国营商环境变得更为吃力。

林成国·批发商总会总会长:盼给更多时间及教育



公会仍希望政府给予中小企业及商家更多的时间和教育,以便让大家能同时兼顾日益严峻的竞争和税务所带来的挑战。

消费税实行至今,批发商在政策上都给予配合,惟当局也需明白消费税推行后,消费者的购买意愿也大幅下滑,对业者营业额带来严重冲击。

此外,消费税推行以来增加了批发商的营运成本,为此公会希望当局能继续给予商家支持,让他们能够渡过此恶劣营运环境。

我们欢迎关税局委派“消费税大使”提供说明会,但希望当局明白,商家已无法在此严峻营商环境中,承受严厉的对付行动。

符天来

符天来·巴生中小企业公会会长:错误呈报问题减少

消费税推行初期,大家确实面对各种问题,其中原因甚至来自官员错误的信息,然而经过两年的纠正后,错误呈报问题逐渐减少。

公会在消费税推行期间,也曾举办多次举办说明会,除此总会会长拿督江华强也常与关税局协商,解决和纠正大家面对的各项问题。尽管会员犯错问题减少,但会仍会在本月和12月期间,再度邀请“消费税大使”举办说明会,给予会员“纠正错误”的最后冲刺。

方志民

方志民·杂货商总会总会长:勿强制装防逃税系统

杂货业属低利润行业,业者无法从蝇头小利中逃税,加上业者在报税上已步步为营,希望当局能继续网开一面。

公会也多次要求关税局无需大费周章,强制对杂货业者安装防逃税软件仪器的电子信息系统,这不仅无助当局收取更多税务,还将对该行业带来严重冲击。尽管消费税推行多时,但杂货业者多为受教育较低的一群,因此公会至今仍无时无刻提供他们各种报税援助,但求每次的呈报都没错误。

刘丽琴

刘丽琴·二手车机件商会(MUVATA)主席:业者或不知情犯错

消费税推行两年,旗下会员都积极参与呈报消费税工作,惟二手车机件商业者多为受教育程度低者,有者的账目甚至交由会计“跑腿”处理。

在此情况下,业者可能在“不知情”下犯错,希望当局能给予首次犯错者小惩警戒。呼吁业者应尝试了解所呈报税务的账目,避免在全权交由他人处理下,也把责任放置一旁,毕竟最终法律责任还是由业者来承担的。

我们也希望对消费税呈报仍存在疑问的会员,能够及时向公会反映。

独家报道:林秀芳

反应

 

名家专栏

如何开源,难上加难/胡逸山博士

首相安华也的确很诚实,几乎在他所出席的每个关系到经济或商业的场合,都会带出政府“钱不够用”这课题,每次他身兼财政部长所提出的财政预算案时会如此指出,受邀到一些国内外论坛做主题演说时也不讳言如此。

这一点做法倒是与他的多年头号政敌马哈迪医生颇为相似;后者在第二任期内也是不时如此指出。

那么政府就如我们个人或家庭的理财相似般,钱不够用的话,那就要开源或节流。而这开源主要有两种手法,要不就是增加税收、要不就是举(国)债。

税收方面,有统计指出,在本地真正需要交税者,只不过是所有纳税人里的10%左右,而这10%纳税人里,也不是所有都会乖乖如期全额交税的,欠税、拖税,甚至避税、逃税的,应该也为数不少,所以其实也就只有单位数巴仙的纳税人,是有真正还税的。

撒网收税

由此可见,政府在税收方面,其实还有“广大的发展空间”。所以才有几任前的政府看到这个庞大的税务漏洞,推出消费税(GST,或谓商品与服务税)来企图堵塞之。那消费税可说是撒个很大的,几乎包山包海的税网,只要大家一消费,那就几乎难以避免会不由自主地中税,也自动缴税。

这样的税制在许多发达国家都已很有效的施行,但放在本地这样的发展中国度就无形中增加了尤其是低收入群体的财务负担,再加上施行起来时的各种繁复要求更让尤其是中小企业烦不胜烦,所以也是导致该届政府后来倒台的主要原因之一。所以之后上台的希盟政府,无论是第一届或当下第二届,也都乖乖地“履行”之前的竞选承诺,废除并不敢重启这影响深远的消费税。以后会不会重启,那就端看时任政府的政治毅力了,因为看来是需要付出沉重的政治代价的。

但是无论如何,本地的税制是的确需要大幅度地重组的,否则在税收方面会一直开不了大源。当然这也是会很考历届政府的理财与政治智慧的。

举债难看?

政府钱不够用,需要开源的另一种做法,那就是举债了。当然,在亚洲传统价值观里,向他人他方借钱,好像是颇为负面的事情,至少是不很光彩的一回事。

但坦白说,各国都在举债,只是或多或少的问题而已。如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美国,长期以来其政府所举的国债(即美国联邦财政部所发售的债券),数额应该已经是它的国民生产总值(GDP)的1.25倍了;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不久前也发行长期债券。

本地的国债对GDP比例,不过60%左右,理论上是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的。然而,因为之前的系列政府举债、款项却入了一些人口袋的丑闻,如政府作为担保人到今日还在偿还一马公司的债务等的阴影,造成政府在举新债方面还是颇为谨慎的,甚至还通过了财务责任法令,逼使政府要更谨慎理财。

这是值得嘉许的,但同时也就增加了开源的难度。

视频推荐 :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