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

【怀念陆老】与陆先生的一段交往

文:李亚遨

上上个星期天的上午,吃完早餐后正在床上舒服地滑手机,忽然电话响起,本能地回应后发现是一个熟悉的身影,随后就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亚遨……”。赶忙回应:“陆先生!”可是再细看才发现他是在病床上,正在用手捂着嘴,似要呕吐,于是马上阻止持手机的碧真再拍录下去,让他老人家休息一下。绝没想到“休息一下”却变成永远的休息了!那是最后一面。

我和陆先生的交往始于1972年底,那年刚进入马大。华文学会拟办“我国华教问题研讨会”,邀请董教总人士主讲。于是就跟着学长学姐开始了与华教人士的来往。那是初识。更进一步的接触是在《春雷》时期。

《春雷》面对政府的巨大压力,却获得董教总的热情支持。其中扮演关键角色的是林晃昇和陆庭谕。陆先生因为他的社会地位和性格作风,让我们觉得更容易亲近。在《春雷》被禁、负责人被抓的风声鹤唳的时刻,在陆先生主导下,教总毅然开放会所,让远道而来的外坡团体成员得以在顶楼住宿并举办小型观摩会;又让教总办事处成为《春雷》禁演后的退票地点。不要小看这样的举动,那是五一三之后的极端敏感时期,与政府对着干是需要过人胆识的。

《春雷》过后就是大学潮,更多同学被抓,我也被列入黑名单。无论如何,这并没有阻碍我们的交往。只是这种接触变得是私下、低调。最难忘是开始逃难时去南强宿舍找他,想从他那边了解时局,临走前他硬硬塞了一张50元钞票过来,交代要保重。后来事情逐渐平静后,就更频密找他了。那时候比较有时间,找他是闲聊,翻书……也和他的两位公子玩棋……最特殊的情况是因为参加《星洲日报》举办、海鸥集团赞助每星期一次的有奖填字比赛,找他做“顾问”(非常需要,因为比赛出题范围是海阔天空的,而那是没有Google Search的年代)。陆先生知识渊博,记忆力超强,自然胜任有余,让我频频获奖。

有“华教活字典”称誉

再下来就是80年代了。丽芳进入教总秘书处服务,教总要出版创会以来第一本纪念特刊,身为“华教活字典”的陆先生自然是主编不二人选。那是打华小保卫战的年代,陆先生往往身先士卒,事实上是没有多余时间做这些文字整理工作。我就在那种情况下当上了教总的特约编辑,开始只是协助陆先生,后来就成了《教总33年》的实际主编。也从那个时候在陆先生带领下开始了对华教历史的研究,接触了林连玉、沈慕羽等。当然后来他结束在教总的服务,转战林连玉基金之后,我们的接触就更多了。

屈指一算,我们的交往已经有48年了!陆先生走了,有人问我有什么感想、感触。我要说:三生有幸,此生能够结识陆先生绝对是最幸运的一件事!陆先生,一路走好!但愿来生我们还能够结缘!

 

(稿于2020年7月14日,陆先生举殡前一天)

反应
时事

4个人1团体膺林连玉精神奖

第31届林连玉精神奖颁奖典礼圆满结束。左起为陈松青、李亚遨、谭丽清、李恩祈、陈凯希、陈彦妮、谢南才、刘志文及林顺康。

(吉隆坡16日讯)2018年度第31届林连玉精神奖得奖名单出炉,海鸥集团创办人陈凯希、“草根阿婆”已故谭东英、希望之谷故事馆馆长陈彦妮、马六甲新华小学董事长李恩祈及吉隆坡甲洞华小董事会榜上有名。

得奖者达99单位



林连玉精神奖遴选委员会主任李亚遨指出,4名得奖者和1个得奖单位实际属于两种类型,陈凯希和陈彦妮尽管年龄和社会经历差距很大,但都是杰出的社会工作者;其他3位则是传统华教基层工作者。

李亚遨在颁奖典礼上说,创立于后“茅草行动”年代即1988年的林连玉精神奖,随着今天的4名得奖者和1个得奖单位获奖,如今得奖者总数已达99个单位,其中31个为团体,68是个人。

他说,这是5·09政权更迭后的首个精神奖颁奖典礼,而国家当前形势与1957年独立建国时代颇为相似:“人民对这个国家就像林连玉当年对新兴国家一样满怀期待,希望当权者别让我们失望。”

“别让我们失望”

李亚遨也希望此后的林连玉精神奖再也无需像过去般,颁给马六甲马士丹那华小、雪兰莪士毛月新村华小、加影育华华小、槟城甲抛巴底培育华小那样的抗争者。



“愿当权者拿出智慧与良心,让人民可安安稳稳、平平和和地创造、享受和发扬文化。”

2018年度第31届林连玉精神奖颁奖典礼今日举行,今年从全国各州获得12项提名,经遴选委员会严格筛选后,共有4位个人及1个团体获奖。

出席者有林连玉基金执行长林顺康、华教节工委会主席陈松青、已故谭东英家属胞妹谭丽清及吉隆坡甲洞华小一校及二校董事长谢南才。

刘志文:缺乏改革决心政府应借鉴林连玉精神

林连玉基金主席刘志文说,希盟赢得大选后,希盟竞选宣言引起制度改革争议,反对和改革的力量互相抗衡,面对这些棘手的老问题,政府缺乏改革及勇敢面对承担的决心,因此,希望政府借鉴林连玉精神,开辟明路。

他说,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集会、放弃地方议会选举等课题,已让选民失望。

他提及,林连玉曾于1956年提出“心理建设”的价值理念,政府领袖及朝野政党更应通过心理建设解决种族和宗教问题。

“心理建设是一切建设的基础,心理建设应由政府扮演积极角色,协助多元民族对话和沟通,而非一直逃避问题。”

推广“文化基金”

刘志文也推广“文化资产保存基金”,希望大众慷慨解囊,保护华族的历史文化根基,护住华族历史记忆的命脉,未来基金会推动国内文化资产保存项目,包括地方研究、文物馆及推广教育等。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