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杰夫

“主教还在休息吗?”

刚上任没多少年的护教,逮到主教贴身仆人路过身边,就立即问道。

今天是叛教人士的处决日,本该由主教亲自主持大局。可就在如此重大的日子,大人他仍似乎未曾自前几天请示大神后连带的后遗症恢复过来。

请求神启本来就极其耗损体能,但这次的后劲似乎长得有点反常。当然啊,看这次抓了那么多人就知道。神谕传达下来的时候,负责转达的神职人员无不私下窸窸窣窣相互讨论。

“想求什么?”

一贯的直率。

主教按照礼仪跪下,连头也不敢抬分寸。他额头上斗大的汗滴,似在呼应祂吐出的每个字泉涌而出。尽管从头到脚都穿上了层层迭迭的制服,但每次的觐见却都感受到凉风飕飕。明明都知道自己心思所想,又何必如此尖锐相问?

厚重的黑眼圈,布满血丝的眼白,搭配苍白的倦容,光滑地板上映出的倒影是谁?此刻五体投地的主教,早褪去了一身呼风唤雨的傲气。刚才若不是仆人搀扶,那段进入神殿前要攀爬的阶梯,恐怕没到一半就昏死了过去。

空荡的神殿里,神案上摆了一个香炉状的容器。放置在里头的,是7位护教各自从辖区带来的药草。为了维持仪式的圣洁,这些人呈交药草不单得保密,连时间都要错开。是以每一次的请示,都要花上快一星期才能把这些前置仪式完成。

他依照惯例点燃了神炉里7位护教分别准备好的药草,再后退两部,接着跪拜在地静待。

叛教自立国未曾间断

叛教的活动自立国以来就未曾间断过,但立国以来却未曾记载过如此规模。辅佐治国的诸臣,在每次的朝会也都如坐针毡。大规模的取缔做过了,社区福利奖金也增额了,但都无能平息这些刁民越燃越烈的怒火。

才在前几天,有几个小区就有人回报社区教堂遭人纵火。不巧都发生在主教领旨,把自己反锁在资料室执行密令时发生。如果只是单一时间就算了,但不止一起就有点蹊跷。

祂都看在眼里,但从不明示。

每一次的觐见,都只是那个该死的问题。回想以往担任护教,在隔开的小房间监听时,都很好奇神对前主教说什么。可今日穿上主教的服饰,由自己亲耳听见神谕,却无想象中温暖。祂从不质疑,也从不多过问,要求提出后,仅提供对应的解答。

要求是否合理,祂从不评论。各自在偏房监听的亦不过问,神谕一下负责回到辖区执行就好。礼成仆人自会进来伺候晕眩倒地的主教大人,对过程更无意见。

“我想要所有人爱戴我们。”

难以启齿的话,总算从齿缝中说了出来,轻轻地。厚重的礼服早已湿透,他脸上的涨红更是如同熟透的番茄。此刻的主教早就卸下了身分,道出了心底最想要的愿望。再也没有阳奉阴违的人,该多好。

处决他们吧,那些假面的大臣,尤其是那些曾经支持那个人的那些。

呼声最大的护教有两位

当年教主驾崩,呼声最大的护教有两位。另一位,则是某些朝中大臣视为眼中钉的革新派。虽然护教没有决策权,但在各自领地都是执行政府政策的领导人。开明开朗的形象,尽管刚接任但很快得到民众欢心。

但依循前辈保守路线的他,虽然同期接任护教却没获类似的拥戴。

处决他吧,祂说。

那是担任主教后第一次的请示,同样也是无数个失眠夜。他还记得,环绕在神殿各自独立的小房间传来的惊呼声。

除了那一个方位。

一片死寂。

跟那一次相比,他这次昏睡时间足足比往常多了一倍。贴身此后的仆人,早就私下不断讨论。虽然说主教这阵子精神不济,但昏睡这么多天实属反常。有好几个甚至还说,曾经在照料途中发现主教脸上时而带笑,时而绷紧状若痛苦。

有个年轻护教说是担心主教身子,特地展延了归途的日期。今天是大处决日,眼看主教无法出席,他特地到了教主官邸拜访。听到意料之内对方仍然昏睡的消息,不禁暗喜但装出一脸怜悯试图开解看来很丧气的仆人。

费时打听各护教呈交什么药草的努力果然没白费。

下次我们偷加的就不止一倍了。

〈南洋文艺〉欢迎喜爱文学创作者来稿(小说、诗歌、散文)(不设稿酬)     另也欢迎提供任何有关文学活动、讲座等讯息   电邮:laikh@eNanyang.my 或sy.enanyang@gmail.com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