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传单

短篇小说:傑夫

疾跑的少年口里咬了个面包,埋头往半反背装得满满的背包里翻找什么。由于没注意也无暇看路,于是在餐厅前正撞上了准备去用餐的一家三口。顾不得这家子的责骂,他只是胡乱道歉就爬起来钻进餐厅。

碰撞间还掉了张传单。

是附近娱乐场所新张大吉的优惠通知。

妈妈看了一下,就皱起眉一脸不屑随同大伙入内。

“不是说了不要加虾子吗?”

看来是换上了制服,但那没塞好的白衬衫却满是皱折痕迹。上错汤的侍应少年低着头,任凭食客指手划脚谩骂也闷不吭声。没人留心他已面色惨白,身躯也开始不由自主显得有些摇曳。

在对方骂得正兴起时,他打了个呵欠。

食客见状一怔,更难听的谩童年很快又连珠炮似连射。

从旁观察的妈妈,目睹后对儿子不经意说了句:

“那种人就是只顾玩乐,你呀明天第一天上班要好好干!”

路过报摊卖份报纸

儿子此刻根本无暇注意,没什么比摊在桌上晚报上斗大标题和内文更有趣。是刚才路过报摊,仅看了标题就不假思索买下的。

头条消息,是关于明日即将就职的公司。

眼前牛排煎得香脆,可放凉了也没切掉多少块。报道内容,事关该集团经重重筛选觅来10位新高阶职员。但成为头条,或与破天荒非全数为贵族后代有关。

“刀子不要去碰报纸!”

逐字指报上小字的牛排刀即时收回,儿子快埋到报纸上的脸只得抽离然后专心把剩下的食物吃掉。只是本来满面春风,笑容满面的脸染上了一片愁云。

早上自己访谈的部分只字未提。

少了可炫耀的部分。

唯一获刊载的感言,不外乎都自名单里少数的公子哥。

吹嘘自己的夜夜笙歌

少年小心翼翼又从厨房端出一碗汤,但脚步轻浮甚至感觉随时会一个踉跄倒下。但此刻儿子脑海只想到当年求学时期,公子哥成天只会吹嘘自己的夜夜笙歌。难得获社区推荐和资助才得到深造机会的他,就算每日挑灯夜读也只能勉强追上课程进度。可恶的还有成绩放榜,贵族学生都纷纷名列前茅。

起跑点本来就不一样,人家自小透过家教该学的都学会了。
或许也是自己也偶尔成绩会攀到前位,所以看在程度相若同学间偶尔还是会聊一下。只是每次聊到吃喝玩乐的部分,他都会下意识把手插入裤袋。

没人注意时握紧拳头。

都快可以榨出汁来。

回到餐厅,果不其然汤还未曾送达,少年就眼前一黑跌倒在地。手上热腾腾的汤,顿时也洒了一地。

在场的侍应赶忙前去搀扶,其中有的女生更是红了眼眶,趁着旁人不注意擦拭了眼角。

恰好在座有个医生,就赶去稍微检查。间中还与他同僚说了些,后见有人照顾了才皱了眉头继续晚餐,过后临走结帐前再探查一次。

庆祝儿子上班首日的这家子早就离开,回程两夫妇还不忘抱怨。出生贫籍的侍应成日玩乐,无心工作的态度不可取。

后来又有个年纪看来跟刚才少年相仿的小孩,拉着儿子的衣袖然后硬塞了一张传单。

是刚才进入餐厅前看到那张。

“老板说没发完不能回家”

似乎看到对方眼里的的愠怒,少年低头不好意思道。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