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

对俄制裁为何无效?/Project Syndicate

美国总统拜登最近在俄罗斯全面入侵一周年时,对乌克兰和波兰的访问理应获得所有赞誉。

他从波兰边境坐了10个小时火车到达基辅(对于一位八十多岁的领导人来说堪称不小的壮举),让原本试图利用该时点进行政治宣传的俄罗斯总统普丁措手不及。而这对乌克兰、美国及其北约盟国来说,都是一个伟大的日子。

不过,拜登在华沙王宫发表演讲时声称,当前对俄罗斯的制裁是“史上对任何国家施以的最庞大制裁体制”。这个说法虽然准确,却也有误导性。

美国在其他地方使用的制裁——例如对朝鲜和伊朗的制裁——远比目前对俄制裁更加严厉,因为它们包含对继续与这些政权进行贸易的第三方国家的二次制裁。相比之下对俄制裁还处于初始阶段。

目前,俄罗斯继续向印度和中国出售石油,并从以色列出口商处采购新鲜果蔬。此外,大量的贸易是通过所谓转运进行的。欧洲对俄出口在制裁制度下已然急剧下降,但与此同时俄罗斯与土耳其、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等国的贸易量却出现了猛增。

因此,制裁对俄罗斯经济的打击,并未像预想那样严重或迅速。在战争初期,美国迅速冻结了俄罗斯3000亿美元(约1.34兆令吉)官方外汇储备——此举甚至让那些见多识广的国际金融老兵都惊讶不已。

当苹果支付和谷歌支付在俄罗斯被暂停时,许多人以为莫斯科地铁会陷入停滞。但虽然外界预计俄罗斯GDP将缩水至少10%,国际货币基金目前却估算俄罗斯经济在去年只收缩了2%多一点,甚至可能在今年略有增长。

人们当然有很多理由去怀疑这些GDP数字——对克里姆林宫来说,这些数字只是一个让欧洲国家及其盟友相信制裁对自身伤害要比对俄伤害更大的宣传工具。尽管如此,很显然目前的制裁体制未能像西方领导人希望的那样对俄罗斯经济造成破坏。

制裁无法推翻普丁

但仅靠经济制裁远不足以推翻普丁政权。毕竟1980-1990年代初的类似制裁能在南非取得成功的唯一原因,在于世界在很大程度上团结一致,反对该国的种族隔离制度。不过那显然是一个例外。

制裁真正重要的地方是在战场上。虽然没有像一些人希望的那样造成经济瘫痪,但西方对军事技术和零部件的制裁,已经限制了俄罗斯补充其高精度导弹库存的能力。

尽管俄罗斯肯定已经设法搞到了一些供民用和军用设备使用的计算机芯片,但获取专用芯片的困境无疑已经发挥了作用。

但这还不够。制裁没能阻止俄罗斯搜罗足够芯片来用智能地雷覆盖乌克兰大部分地区。

一些估计显示,乌克兰目前有30%的地区(尤其是东北部)被地雷覆盖。这些被1997年《禁止地雷条约》(俄罗斯并非该条约缔约国)所禁止的装置,可能会在很长时间内阻碍乌克兰的复苏。

俄罗斯在中国没有公开向其提供军事技术的情况下,成功做到了这一点,而这也是拜登政府最近强调的一种风险状况。

拜登将欧盟-美国主导的制裁制度,描述为有史以来对任何国家实施的最广泛制裁的说法可能有误,却也不是毫无根据的。比如对俄金融制裁就尤为广泛复杂,其中一些甚至针对普丁本人。

美国仍进口俄铀

但该制裁制度的设计目的,其实是为了让俄罗斯能够相对自由地出口除石油(仍有其他很多买家)以外的任何东西。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就是,有近20%的电力来自核电的美国仍在进口俄罗斯的铀。

在入侵之前拥有大量贸易顺差的俄罗斯,仍有充足硬通货币用于进口,只是不得不为绕过制裁支付更多费用,且可以购买的商品范围有所减少。为了加强对普丁政权的压制,美国及其盟友必须认真考虑实施二级制裁。

但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虽然有人认为,二次制裁可能引发全球经济衰退,但这种担心很可能被夸大。更大的问题在于印度等不结盟国家和中国等俄罗斯盟国,并不认同西方对侵乌行动的道义愤慨。

实施二次制裁,可能会加速去全球化进程,这也是过去一年许多分析的主题(尽管到目前为止还基本没有体现在贸易数字中)。

虽然拜登和北约很可能会试图避免这种结果,但如果普丁在乌克兰使用战术核武器,他们或许就只能破釜沉舟。许多评论家认为这种“世界末日”的情景永远不会发生,我希望他们是对的。

但如果普丁被逼到了墙角(也许是在乌克兰的春季攻势之后)并采取了这一步骤,中国和印度将被期望停止对俄贸易。如果它们拒绝这样做,那么美国及其盟友将别无选择,只能真正去实施一个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制裁制度。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

视频推荐:

反应

 

德国之声

熊猫外交 谁是赢家?

(成都21日讯)中国的熊猫外交,真正的赢家是谁?在双边关系紧张的背景下,为什么中国仍愿向美国运送大熊猫?而归国的“华侨熊猫”面临的最大挑战又是什么?

中国的熊猫外交可能有一个真正的赢家——大熊猫。中国与美国和欧洲的动物园合作保护大熊猫物种数十年后,野生大熊猫的种群数量从上世纪80年代的约1100只增长到近1900只,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也将大熊猫的受威胁等级从“濒危”降为“易危”。

不仅中国在保护大熊猫方面积极努力,全球各国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也在其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尤其是美国的科研人员。位于雅安的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专家张和民表示:“我们与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华盛顿动物园以及欧洲国家开展科研合作。他们在兽医学、遗传学和疫苗接种等方面更为先进,我们从他们那里学习。”

他在最近一次政府组织的媒体参观活动中做出了上述表示。这次活动在雅安碧峰峡熊猫基地举行。这里有66只大熊猫,它们在这个绿意盎然的宁静环境中悠闲自得,享受着竹子的美味。

中国长期以来向外国租借熊猫,这被视为北京软实力外交的工具。

美联社指出,保护熊猫的重要意义可能是北京在中美关系紧张时,仍然决定与美国动物园续签合作,并仍然运送出大熊猫的重要原因。今年6月,一对大熊猫在在加利福尼亚州南部的圣地亚哥动物园(San Diego Zoo)落户,经过几周的适应期后将和公众见面,美国史密森学会国家动物园,还有旧金山动物园接下来也会迎来新熊猫。

前美国大使博丹(Barbara K. Bodine)表示,这是一招聪明的高招,有助于改善中国在美国人心中的形象,但不太可能改变美国的政策:"如果他们想把中国塑造成一个不具威胁性的大国,他们就会送出几对毛茸茸的可爱熊猫。它们整天坐着吃竹子,那么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可爱、毛团团的国家。这是最好的信号"。

她补充说,但这丝毫不会改变政治讨论:“公共外交的作用有限。它不能改变地缘政治和经济考量。人们不会因为看了熊猫就觉得,美国可以接受从熊猫祖国涌入大量便宜的电动汽车。”

张和民表示,送往海外的大熊猫都经过了精挑细选,基因优良:“它们遗传价值高。如果它们能够生儿育女,幼崽也将具备很高的遗传价值。”

他还指出,尽管西方在基因研究方面领先,但中国更擅长喂养和行为训练:“这两者是相互补充的。”研究人员表示,最终的目标是帮助这些熊猫回归野外并生存下来,更大规模的圈养繁殖大熊猫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基础。

20 世纪 80 年代,随着熊猫数量的减少,中国政府不再向国外赠送熊猫,转而采用利润更高的短期租借方式,并与外国动物园在研究和繁殖方面进行长期合作。

在这个背景下,2000 年大熊猫“美香”和“添添”抵美。美香在美国生活的 23 年中,生下了四个宝宝: 分别是 2005 年的 “泰山”、2013 年的 “宝宝”、2015 年的 “贝贝 ”和 2020 年的 “小奇迹”。它们都已已被送回中国。

负责贝贝和其他两只国外熊猫的饲养员李晓燕(音)表示,出生在海外的大熊猫在被送回中国时可能会面临语言障碍。

她说:“有些大熊猫回国后可能很快适应,而有些则需要很长时间来适应新环境,尤其是语言等人为因素。在国外使用的是外语,而在中国则使用中文,甚至还有四川话和雅安方言。”

新闻来源:德国之声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