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没有好血,
就没有好血小板

说起血小板,大家对血小板的认知,或许是当有人因骨痛热症或细菌感染入院留医时,一再询问医生,血小板上升了吗?而主治医生也以再三观察,并确诊病人的血小板数值真的上升了、人体免疫力提高了,才正式批准病人出院。

显而易见,血小板在人体的免疫功能上扮演了一个多么重要的角色。



林家明:只有好血,才有好血小板。没有好的血小板,人体也没有好的免疫反应。

帮助凝血止血

新加坡生物医学博士林家明教授在一项由由金山集团主办的“血小板医学——血管医学对抗所有疾病的重要基础”医学讲座会上表示,血小板(Platelet),又称血栓细胞(Thrombocytes),原是人体血液中的微小血细胞,帮助人体凝血止血、伤口愈合。

“人体血管一旦受损,它即向血小板发出信号,血小板于是冲向损伤部位,并形成止血栓子(凝块)修复损伤部位。”

可以说,当血管或组织受伤并开始流血时,血小板会通过粘附损伤部位、聚合其他血小板、释放刺激其他血小板聚集的化合物这3种方式帮助人体止血、凝血。

血小板在人体中的作用非常重要。

血小板生自骨髓 



林家明钻研分子生物医学、干细胞医学、细胞遗传学、癌症分子医学、神经学生物医学等逾20多年,曾在国际医学刊物上针对癌症分子医学解决方案发表了3篇医学论文。2012年,他也荣获新加坡世界十大杰出年轻人奖。

那到底血小板是怎么形成的?

他表示,简单而言,血小板是从骨髓造血组织成熟的巨核细胞胞浆中自然脱落、分离出来,并进入血液循环系统形成的小块胞质,在人体血液循环中,约可存活8至10天。

虽然巨核细胞在骨髓的造血细胞中为数极少,但其产生的血小板却对人体的止血功能极为重要,是人体止血凝血、免疫抗病的急先锋。

“因此只有好血,才有好血小板。没有好的血小板,人体也没有好的免疫反应。因为当病菌病毒入侵人体时,最先参与对抗、防疫的是小小的血小板。”

不宜过多过少

此外,血小板不宜过多与过少!

他说,新成的血小板最先通过脾脏贮存,之后才进入血液循环系统与血液中的血小板自由交换,以维持血液中的正常量。

“通常血小板在血液循环中静静流动,并不活跃。 唯有当血管破裂时,血液中的某些分子激活血小板,才形成凝块使伤口愈合。”

正因在血浆中具有控制止血的功能,血小板数值的多寡,对于心脏外科手术患者、烧伤患者、器官移植患者、骨髓移植患者、意外受伤者、早产儿,尤其是癌症患者非常重要。

正常的血小板数值,为每微升血液中含有15万至45万个血小板,血小板过多与过少都不好。高于45万者称为血小板过高症(Thrombocytosis),低于15万者则被称为血小板过低症(Thrombocytopenia)。 这些都可以通过一般血液分析检测,测知你的血小板数值(Complete Blood Count(CBC)。

反应
国际

3子女骨髓不匹配 盼找有缘人救血癌母

(新加坡18日讯)清洁阿嫂罹患血癌,三子女要捐骨髓救母却不匹配。女儿泣诉母亲在三周内瘦剩43公斤,眼睁睁看着母亲受苦却无能为力,期盼能找到合适的人捐赠骨髓救母亲。 

罹患血癌的梁瑞娟(59岁,清洁工),目前正在新加坡中央医院住院治疗。 

梁瑞娟的女儿王淑慧(30岁,家庭主妇)表示,母亲在确诊前已经病了两周,高烧不退,几次去诊所看医生也不见好转。 

“11月20日当天,哥哥到母亲家准备带他去祭拜父亲时,发现她神情憔悴,病得很严重,立刻带她到医院急诊室。结果一查才发现她的红细胞指标异常,经过一系列检查,确诊患上血癌,立刻被安排住院。” 

王淑慧说,自己和两个哥哥得知这个消息后顿时觉得晴天霹雳,想到母亲突然患上重病,一家人都情绪崩溃。 

“在过去三个礼拜,我每次去探望母亲时,她越来越憔悴,开朗爱笑的她,现在精神萎靡。一头浓密的头发也因为化疗掉光。最严重的时候,她只要吃点东西就上吐下泻,原本体重48公斤的她,如今瘦剩43公斤。” 

最令王淑慧痛苦的是,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受苦,却丝毫无能为力。医生告诉三兄妹,他们的骨髓与母亲的匹配度只有50%,就算捐赠给母亲,也只暂缓病情,过后仍可能复发。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适合的骨髓捐赠者,才能救下母亲。 

“我无法为她做些什么,只能在她面前假装乐观坚强,但是背后自己偷偷哭了很多次。” 

王淑慧希望有爱心人士能前来医院进行骨髓测试,祈祷母亲能找到有缘人捐赠骨髓。“医生告诉我们,2万个人中才会有一个合适的,我们知道概率很低,但还是不想放弃,我们不想失去母亲。” 

确诊当天是丈夫忌日 “不让孩子失去母亲” 

确诊当天是丈夫的10周年忌日,阿嫂发愿说:“我一定要活下去,不能让孩子们再失去母亲。” 

王淑慧告诉《联合晚报》记者,母亲在11月20日确诊罹患血癌当天,正是父亲去世10周年的忌日。 

“此前母亲一直强忍着不适,就是希望等到祭拜完父亲才去看医生。谁知当天二哥接母亲去祭拜父亲时,一见面就察觉她神色不对,到医院检查后确诊罹患血癌,因为情况危急当晚就住院了。” 

梁瑞娟说,在确诊罹患血癌后,她曾听到孩子们向护士长哭诉,说不想失去父亲后,又再失去母亲。 

“我怕孩子们难过,总是安慰他们说我没事。其实我一开始也是非常害怕的,觉得离死亡很近。可是,现在只要觉得疲累时,在化疗很不舒服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孩子们,就有了撑下去的力量。我一定要活下去,不让孩子们再失去母亲。” 

兄弟姐妹无法捐骨髓

阿嫂在家中排行老三,但兄弟姐妹4人无法捐赠骨髓,如今只能同时在当地和海外寻找合适的骨髓捐赠者。

王淑慧透露,母亲在家中排行老四,上有哥哥姐姐,下有两个妹妹。但舅舅阿姨们的年纪都大了,各自也有不同的情况,因此也无法捐赠骨髓给母亲。 

王淑慧说,“我们虽然有点难过,但我们不怪舅舅阿姨们,毕竟他们的年纪也大了,况且手术也存在风险。我们希望尽快找到合适的骨髓,所以除了在本地寻找外,目前也请医院同步在海外帮忙寻找相匹配的骨髓,虽然海外捐赠的手术费用至少要4万元(约12.4万令吉)起跳,但我们目前无法顾忌这么多了。” 

梁瑞娟表示自己还要住院至少一个月,每天的医药费开销庞大。“三个孩子没有稳定收入,大儿子是推销员、二儿子送餐,女儿没有工作还要养四个孩子。我虽然有一份保险,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