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工作不满或失去热忱,只要递上辞职信就可以另谋高就;当情已逝,只要签字离婚就可以解脱了吗?

事情往往没那么简单。从亲密爱人变成陌路人,很多时候是在打一场不见血的战争;双方争财产、争孩子抚养权、争赡养费,身心、生活、事业都会受影响。



本期< 商·职>有执业律师潘敬懿、临床心理治疗师梁耀文谈“情”与“法”。

潘敬懿、梁耀文来自不同专业领域。两人产生交集是因为在各自领域发现到,当一段婚姻关系破裂时,某些人的问题需要法律知识客观看待情况,分析利与弊和决定方向,而有一些人的问题与情绪有关,讲事实讲证据讲条例的法律无法给予情感上的安慰,唯有心理学才办到。

由于参与了太多两性关系中不美好的阶段,也发现国人对于情感和法律认识不足,决定跨界合作,联合撰写《婚姻·心·法》,透过文字针对两性关系的每个阶段——婚前、婚姻中、离婚、再婚,提供情感辅导、法律知识,让两性从中学习与参考。

许多人结婚时被灌输“家”的观念,离婚时突然间要接受“法律”的观念,因而会有文化冲击。 ——潘敬懿

1.不计较不讲钱



才是埋葬感情! 

讲钱伤感情,更何况是亲密爱人,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干嘛要计较!也许你是这么想?

梁耀文指出,讲钱伤感情,不讲钱却犹如埋了定时炸弹,随时埋葬的感情。举凡财务观、婚姻里的财务目标,越早谈开则双方的磨擦就会越少,因为这些琐碎小事会重复上演引起争吵,久而久之,小事变大事,最后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

潘敬懿笑言,不计较金钱具有双向影响力。若双方关系良好,“不计较”是让双方白头偕老的幸福因素之一。反之,离婚争产时,再小的事都会被拿出来计较。

众多问题的根源

在她看来,奉行从一而终的婚姻观会被灌输不计较金钱的观念,但如今社会结婚、离婚如家常便饭,而且男女双方共同负担家庭、联名投资置业,如果没有金钱管理,一旦感情走到尽头,就是离婚时众多问题的根源。

例如,女方婚后到丈夫公司帮忙,是以妻子、员工、还是合作伙伴的身分?当初若没有讲好,离婚时就增加复杂度。“如果真的要‘帮忙’,应该当成正式工作,要有名字、薪水单。不要说随便,这些东西如果没有正式记录,以后离婚时你跟他说我每天这样辛苦工作,你应该要还我什么……如果你没有名字在上面,你就很难要求分享生意上的成果。”

她指出,当客户找上门时通常已是最坏局面,她们已带着糟糕且复杂的情绪到来并希望在最快时间完成离婚手续,当律师告知对方无法如愿取得某些补偿或要求时,会令对方趋于崩溃,“当很多东西掺杂在一起,对她们的人生造成很大块的损伤。如果先做好预防,把这些东西简单化,当你要离婚时也会比较冷静,知道怎样处理。”

沟通、两性、婚姻是人生很重要的课题,甚至比高级数学还重要,但我们有学高级数学,却没有学过婚姻就步入婚姻模式。——梁耀文

2.财务联名,能免则免!

不管是从法律还是从心理的角度,两人都认为,若客观条件允许,不论是婚前到婚后,都应尽量避免有财务上的联名。

这岂不是对全职家庭主妇不公平?潘敬懿指出,正因为有这种想法,所以置业时会加入女方名字,“一旦婚姻破裂,女方就想要知道自己能分到多少,男方就担心女方要拿走多少,所以这是相对的。”

梁耀文解释,在爱情、婚姻里,许多人的价值观承袭自社会、道德、家庭,对于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并不了解。当双方相安无事时,就会用向来被灌输的价值观行事,一旦触碰到痛处就会失控。他就曾看过男女双方拍拖多年并联名置业,没想到最后双方却分手收场。

共同协调避免纠纷

“在一段感情里,大家在了解对方的同时,其实你知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他主张,在男女双方还未厘清自己“要的是什么”时,财务最好先分开。至于婚后,若女方是全职家庭主妇,只要双方有协调好自然不会有大问题。

他建议,应趁双方感情好时开始有技巧的谈论上述课题,“可以先从自身感受、对方对你的看法切入,比如询问对双方关系的看法?共同目标是什么?过程中必然会谈及孩子、将来的财务安排……等,”从中再委婉的切入谈到钱财的独立。

他也提醒,不论如何谈论钱财或其他课题,切记最终目标是让关系公平、平衡、良好的走下去,“而不是像买单保险,为了将来离婚后可以分多少钱,语气上的表现就会有不同。”

3.你有多种身分吗? 

潘敬懿指出,男女双方谈妥条件的离婚案最快可在1至2个月内完成;倘若双方要争夺(孩子、赡养费、财产),离婚手续可以费时半年至2年。

虽然大名一签从此脱离夫妻关系,但心理的创伤却不会那么快消失无终。

梁耀文指出,不同课题(被威胁、有第三者)引发不同伤害程度,心理学家的研究显示,一个人若拥有多样化身分和价值,比较容易走出婚姻失败的伤痛,“例如孩子的母亲、妈妈的女儿、公司的主管、某某地方的义工……当我们有这么多身分,你少了一个身分,对你的影响力就不会那么大,比较容易走出来。”

反之,若此人一生愿望是当好妻子,一旦失去这个身分就比较难走出婚姻失败的伤痛。

4.为何你过得比我好? 

A离婚后获得探访孩子的权利,双方1年多来相安无事,但最近前妻以诸多借口阻止他探访孩子。一再追问下,A才披露曾携带女伴一同探访孩子,难道这是导火线?双方已结束关系数年,男欢女爱各不相干,为何女方会有如此举动?

梁耀文分析,若女方把自我价值和身分放在“好妻子”上,离婚后其价值与身分只剩下“好妈妈”。与此同时,她内心会认为双方在这段关系中应该同等受到伤害。当男方携带异性到访,这不等于意味着对方已经慢慢走出离婚的伤痛准备迎接新角色,或许就刺激到女方(或许还未走出伤害),“哦,现在你已经可以继续前进了,那我呢?你有一个女人,那我剩下的就是我孩子哦,唯有这样才能平衡。”

他指出,以上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性,其他可能性包括前夫及女伴曾对孩子说了某些话,令她担心孩子会抢走。

潘敬懿、梁耀文合著的《婚姻·心·法》采用双封面设计。

5.深情厚爱抵不过新欢? 

妻子去世了,丈夫悲痛不已,可是……没几年丈夫年又娶了新人,难道对亡妻的深情厚爱都是假的?!

梁耀文解释,男女表达情绪方式不同,男性倾向于压抑,女性则倾向表达;当女性遇到问题并告诉男性时,是希望对方聆听(而非发表意见),反之,男性说出问题却是要找解决方式而非抒发情感。

同理可推,当婚姻关系中出现痛苦时,女性花时间处理自己的情绪,而男性(较为目标主义导向)则是要快点逃离痛苦情绪,便会以各种方式来逃避通苦,“现在男人丧偶了感到痛苦,那么怎样让生活继续下去?娶多一个咯。”

6.拒付赡养费

根据法律规定,男方需在离婚后付赡养费(直至女方再婚为止),但是……真实际情况是:(1)男方完全不理会,或者(2)一旦男方要另组家庭(或其他因素)就毫无愧疚的拒付赡养费。

在这种情况下,女方只能委托律师上庭提告。潘敬懿指出,单独抚养孩子本来就不容易,女方得不到赡养费还得花钱提告,这正是令女方感到愤愤不平之处。

“她们说,‘我已经浪费我的时间在你身上,现在婚姻被破坏了你又没有赔偿我’,这种种对她们心理造成伤害,觉得法律没有弥补到她们心理的东西。”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