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艺坊】翻案

若非那判决,今天日常会否如常?

电视机正播放一出纪录片,细说近十年来一些冤案。前几期讲述贩毒绑架犯,在身边亲友追求真相下,及时在行刑前翻案的感人故事。模拟案件的剧情拍得不汤不水,主要归咎于素人演员僵硬且尴尬的演出。不过这样的缺陷,仍无阻收视率走高。



因此类似的节目,时不时有人制作,至少十多年前是。

同样的客厅,相同的陈设,只是皮质沙发表面没现在那么斑驳。当年粘着要陪看的女儿,在那娇滴滴的外貌底下,埋藏了个警恶惩奸的心。

可不是,那满房的侦探小说到今天仍在。难怪老伴总抱怨为什么好好一个女生不爱浪漫故事,成天跟老爸谈杀人放火的情节。每次进去打扫,都觉得时间陡然倒退回到了当年的时光。那张她多少晚挑灯夜读的书桌,人物关系和案情分析的零散笔记还随意迭在一角。

他永远无法忘记,第一次送她福尔摩斯全套小说时,那张雀跃小脸蛋的表情。

绝非那演员脸上那挥之不去的阴沉。



好想念那仿佛会沁出阳光的笑容。

访问时不是说过女儿生平最不爱洋娃娃了吗,为什么场景里床头出现一大堆?

如今耳边已经没有那银铃般的嗓音撒娇说怎么那么认真,不过就电视节目。

如果真的等同现实,那该多好。

案件轰动全城

在一片风平浪静的当年,那案件可谓轰动全城。很多人不会记得部长在国会的多次失言,但提起这双尸情杀案当能勾起回忆。

是个深夜,女儿在家里摸黑慌张准备出门。

虽然老爸给吵醒了以致睡眼惺忪,却依然在黑暗中感受到那股焦虑。

如常临出门的拥抱,那天异常地颤抖。

是多大的恐惧,让父亲的一个拥抱不能平复?

若早一点发现不妙,结局会否不同?

虽然女儿一直宣称没事,还罕有地把手机落在家里。

连串巧合 罪名被订

节目镜头一转,就说起当时警方设想的犯案过程。凶手,也就是女儿,在谈判不果把不忠的男友和第三者捅死后逃离现场。事后从杯盘狼借的现场推断,当时3人应有经历挣扎。歇斯底里的她在路上游荡遇到路上临检的警员,因身上染血立刻遣送警局。最后由于一连串的巧合,罪名就立下来了。

尽管供证时坚称人非她杀。

虽信女儿无辜,却苦于没证据推翻警方的假设。直到两年多前,女死者的妈妈因饱受疾病困扰,终于现身说法。或许是良心过意不去,在那个独家采访中,她首次亮出女儿事前写好的遗书。信件的内容,主要讲述求爱不遂之痛。关键是当晚本就抱着必死决心赴会,要让男人陪葬绝不放手。

据对方妈妈说,女儿长期遭受精神疾病困扰但常无故断药。

报导隔天,各家媒体蜂拥而至到府。

可死刑早就在多年前执行了。

若原谅,人会回来吗?

纪录片很快播毕,他关掉电视机,擡头向墙上女儿抱着自己的全家福照,凝望出神。

“文艺坊”欢迎喜爱文学创作者来稿(小说、诗歌、散文)(无稿酬)

电邮:[email protected]

反应
亚洲周刊专区

高院连串翻案或成导火线 美社会大撕裂陷内战边缘

报道:丁果

美高院推翻两桩旧案裁决,被质疑民权倒退,女性失去堕胎权利,管控枪械法案也被逆转,引致社会大撕裂,陷入内战边缘。

美国内政问题棘手,不但因为通货膨胀飙升要在对华商品关税上让步,更因为联邦最高法院在6月24日正式推翻1973年对“罗诉韦德案”的裁决以及1992年对“凯西案”的裁决,而引发了黑白对立之外的全国最大分裂;而在前一天,即6月23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一项纽约州延续了将近百年的控制枪支法律,打开了更多人可以在公共场合“合法持枪”的大门,以至于不但让总统拜登“感到失望”,更让支持管控枪械的美国网民惊叹“我们完蛋了”。

掀“政治内战”序幕

美国最高法院对这两个延续半个和一个世纪的老案子进行“翻案”的工作,可谓是彻底掀开了美国“政治内战”的序幕,让美国在霸权衰退之际雪上加霜。

这也印证了目前在共和党内已与前总统特朗普水火不容的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的预言,他在当年推动联邦高等法院大法官巴雷特提名听证会过关时说,支持特朗普提名的巴雷特大法官远比支持特朗普重要。

目前,特朗普正在国会暴动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受到“政治鞭打”,而占据联邦最高法院多数席次的保守派大法官正在发威,推动一系列的“翻案工作”。

同属美国保守派大法官阵营的联邦高院大法官托马斯就在自己的意见书中进一步表示,最高法院应该重新考虑过去关于避孕、同性恋和同性婚姻的重大裁决。

霸权势必受考验

美国自由派法律界人士认为,过去30年间由自由派裁定或者设立的涉及美国公民权利的先例如今都有被重新审查与推翻的风险,最终会触及每一个美国人。

显然,一场席卷美国并影响世界的政治大分裂的风暴已经启动,美国霸权势必在这场巨大的政治风暴中经历风雨飘摇的考验。

其实,推翻罗诉韦德案的风波在一个月前就开始发酵。

随着大法官阿利托的裁决意见书意外在媒体曝光后,各种抗议和支持之声风起云涌。

但是,谁也无法预料,被拜登哀叹为“美国倒退150年”以及“这是美国悲惨日”的推翻判决(裁决书达213页,表决是6比3)正式出炉后,政治风暴即刻变成龙卷风,席卷美国各州,并蔓延欧洲、拉美。

各州示威反对裁决

反对美国高院裁决的除了白宫和一众左翼政客之外,各州的示威也随之而起,并且规模越来越大。

当然,最高法院的裁决并非直接禁止堕胎,而是根据美国宪法字面和原本的意义,明确表示堕胎权不是宪法权,故而将决定堕胎是否合法的权力下放给国会和各州。

裁决中说,“堕胎是一个严重的伦理问题。

宪法没有禁止每个州的公民控制或禁止堕胎”。

也就是说,在裁决前,各州不得限制在24周至28周之前,也就是胎儿离开母体无法存活下的堕胎。但在6月24日的判决之后,各州可以自行决定关于堕胎的法律条例。

强奸乱伦怀孕也禁堕胎

在美国目前存在共和党控制的红州和民主党控制的蓝州的政治版图下,最高法院的这个裁决无疑是下了“内战令”,让严格禁止堕胎的阿拉巴马、阿肯色、肯塔基、路易斯安那、密苏里、南达科他等6个州的相关法律立刻生效,即使是强奸或者乱伦导致怀孕也不可堕胎。

而另外反堕胎法生效的两个州则是俄克拉何马、犹他州,允许强奸、乱伦导致怀孕或者危及生命的女性可以堕胎。

未来将有10多个州会跟进制定反堕胎法。

至于允许女性选择权的加州等自由派掌控的州则明确会扩大支持堕胎的相关法例,并制定援助禁止堕胎州的女性跨州前来堕胎。

加州司法部长邦塔甚至宣称最高法院的判决是“无耻的、史无前例的、危险的,将把美国带回黑暗时代”。

美国堕胎权民调分裂

事实上,美国在堕胎问题上历来意见分裂。

根据5月份盖洛普民调的最新资料显示,三成五的美国人认为堕胎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合法,一成八民众认为堕胎在大多数情况下合法,三成二的民众认为堕胎在少数情况下合法,而有一成三民众认为堕胎完全违法。

这个民意调查成为美国最高法院异常地推翻判决先例的出发点。

和平抗议转趋暴力

值得关注的是,在各州的群众示威中,已经出现了支持和反对两造力量的互呛,虽然目前形势尚控制在和平示威及庆祝的范围内,但在亚利桑那州则出现了和平抗议转趋暴力的倾向,在7000多人的示威浪潮中,有人试图闯进州议会大楼闹事,需要州警动用催泪气赶人。

可预见,随着堕胎中心在一些州强制关闭,抗议活动的升级恐怕难以避免;更多人担心再度触发支持和反对堕胎人士对峙导致的“枪击案件”。

从梵蒂冈教廷到美国的天主教主教团,当然支持美国最高法院的决定,并称6月24日是“我们国家的历史中历史性的一天”。

罗马教廷的宗座生命科学院也在当天发布公告,称“保护、捍卫人的生命这个问题,不可因行使个人权利而受限。

相反地,这是一个具有广泛社会意义的问题”。

加拿大:攻击妇权

但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机构则在第一时间表达遗憾和担忧。

美国的主要盟邦、邻国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当天激烈表示,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是对妇女选择权以及所有人的人权和自由的攻击。

他抨击美国高院无视女性为自己选择权进行的艰苦奋战,让历史倒退。

特鲁多誓言加拿大非但不会受美国高院裁决影响,且会继续扩大女性的选择权。

以至于美国左翼力量认为,一旦共和党全面掌控权力,美国妇女恐怕都不能去纽约和加州堕胎,而是要去多伦多堕胎。

为此,加拿大天主教会批评特鲁多的声明无视未出生婴儿的生命权利。

欧洲:大步倒退

美国的欧洲盟国也表达了巨大的担忧。

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外访卢旺达的行程中,打破英国不评论美国内政的惯例,在记者会上称“我必须告诉你,我认为这是倒退了一大步”,美国的裁决“对世界各地人们的思维产生了巨大影响”。

言外之意,美国在世界的软实力会严重受损。

刚刚获得连任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也第一时间在推特发文,称“堕胎是所有女性的基本权利,它必须得到保护。

“我想表达我对美国最高法院剥夺自由女性的声援。”

可能出任法国总理的左翼联盟领袖梅朗雄担忧地表示,“希望这股风不要刮到法国”。

不但是各路政客表态,欧洲各国的女性和平权人士也相继在美国各大使馆和领事馆举行抗议活动,形成了疫情之后最大的反美风潮。

法律界:错误决定

当然,在支持和反对美国高等法院裁决的对立立场之外,也有一些法律界人士表示,从释宪的法律角度来看,高院的裁决或许有些道理,但绝对是一个“错误的政治决定”。

立场介于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的意见书显示,他曾经试图调和保守派法官们的立场,认为高院可以选择仅维持密西西比州的堕胎法,而把是否彻底否定宪法中的堕胎权问题留给未来处理,但未能成功。

推翻纽约限带枪法律

其实,美国高等法院的“内战令”在裁决堕胎权之前已经发出。

6月23日,美国联邦高等法院也以6票对3票的绝对优势,做出了10多年来最为重要的枪支裁决,推翻了纽约州一项延续百年(1913年制定)的限制带枪法律,该法律要求申请人需要以“适当的理由”获得在公共场合携带枪支的许可。

高院的裁决认为这违反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

对此,纽约州州长霍楚尔称,“这项裁决不仅是草率的,还应当受到谴责”,并承诺要出台相应法律,来制约高院裁决引发的后果。

纽约市长亚当斯也表示将寻求其他方式以限制拥枪,因为“我们决不能让纽约变成疯狂又野蛮的西部”。

拜登则明确抨击“该决定既违反常识也违背宪法,将困扰我们所有的人”。

枪管问题疯狂对立

本来,在造成众多人死亡的得州尤瓦尔迪小学枪击案之后,白宫和民众都在呼吁强化对枪支管制,高院的裁决可谓是逆风行船,火上浇油,让支持拥枪和主张控枪的美国人陷入疯狂的对立。

主张佩枪自由的最强大游说团体——美国步枪协会(NRA)开香槟庆祝,而先后有9位美国总统是步枪协会的成员。

相反,主张严厉控制枪支的左派政客、学生家长团体等则愤怒地抗议和反对高院的裁决,一场围绕着枪支问题的“大内战”无可避免地在全美国爆发。

要知道,全美国民众拥有的枪支有接近4亿枝,仅在2020年,就有4万5000人死于枪支暴力案件。

而美国的邻国加拿大则在得州小学枪击案之后,即刻由特鲁多政府引入新的立法,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对手枪所有权的冻结”。

特鲁多在记者招待会上说:“这意味着,在加拿大的任何地方将不再有可能购买、出售、转让或者进口手枪。”

加拿大拥枪是特权

应急部长布雷尔更是直言,在加拿大拥有枪支是一种特权,而不是一种权利,这个原则就让加拿大同美国区别开来。

没有人怀疑,美国最高法院连着两日的重要裁决激发了美国社会的高度分裂,也带来巨大的政治动荡,让处于通胀和油价飙升的美国陷入争论不休、前景十分不明确的危险漩涡。

对此,在美国国会面临中期选举的季节,拜登是否能够以此赢得更多的美国妇女和家长们的选票,来扭转目前一路下滑的颓势,成为观察美国国情、政情和舆情的政治晴雨表。而从长远来看,美国社会的撕裂和恶斗终将影响美中权力博弈的大局,给世界带来难以预测的风险。 

新闻来源:亚洲周刊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