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游燕燕 图·受访者提供

新常态下的大专线上教学(下篇) 

没试过不知道,试了才知道!线上教学来得太突然,那些曾经听闻却来不及接触的教师终于迎来了机会。然而,在亲身体验后,才发现现实不比想象中美好,加上适应期宛如按下“加速键”,反而在过程中发现更多问题。今天,从大专讲师的实际经历和挑战中反思线上教学,设法改变“一面叫好,一面翻车”的情况,让疫情带来的教学新常态——从青涩走向成熟! 

自从我国政府落实行动管控令后,各大专院校都遵守高等教育部的指示,暂停线下教学活动。不过,尽管面对疫情的影响,也无阻教师授课和学生跟进学习进度,双方只是转换了教与学的方式,从线下转至线上,这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唯一办法。 

目前于拉曼大学(UTAR)任教的苏德洲,担任中文媒体新闻系讲师约9年。 

首先,他认为有必要厘清线上教与学的形式,其实分为两种。一种是通过线上系统以直播的方式进行,另一种是上载讲义和文件让学生自行学习。普遍上,现在采用的形式多是前者,主要是使用线上直播系统如Zoom或Microsoft Team进行线上课堂。 

在收到校方通知要进行线上教学时,许多教师和学生都担心无法驾驭线上课堂系统,但经过数次的“实验”后,他们发觉这些系统并不难操作,就连一些长辈级教师也能驾轻就熟。 

他坦言自己也是第一次接触线上教学,并认为这段非常时期是最佳学习时机,否则平时也不会想要接触。所以,面对“新鲜”的教学模式,他内心并不排斥且蛮兴奋的。 

线下教学灵活性较高

“线上和线下教学本来就有差别,各有各的优缺点,根本无法达到两全其美。虽然两者都是提供双向沟通模式,但所发挥的效果是不同的。线下教学的双向沟通有较高的活性,不仅是语言方面,肢体语言也是一个可以达到高活性的传播系统,有利于建立活泼课堂。” 

“教师的授课方式各有特色,我自认不是正经八百的类型,有时上课时发现学生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就会搞搞笑和整学生,哈哈!而学生也会‘还击’,但我们都有一定的底线和共识,不会人身攻击或闹得太超过。不过,在该认真时,我还是会认真教课。” 由此可见,因着线上教学的种种限制,师生之间的现场互动减少,课堂活性也会随着下降。

 

存在不少“弊”

关于线上教学的利与弊,可能一开始在想象中只有“利”,毕竟它是远程教学和自定进度学习的最佳方式。但作为线上教学的“新手”,苏德洲真正体验后也领教了不少其中之“弊”。 

第一,仅能使用口头语言表达 

线上教学无法套用线下教学的肢体语言传播系统,只能单用口头语言,而且要正经八百。 

如果线上讲课时兴致起想搞笑一下,家长突然从学生身后走过,那就尴尬了。此外,校方规定线上直播课必须存档,好让面对网络问题的学生可以在其他时间回放观看。万一这些存档被学生传出去,他的颜面何存? 

第二,视线范围只限荧幕 

线上教学犹如密室上课,师生的视线范围只有屏幕,长时间盯着屏幕除了造成眼睛疲劳,学生上课也较难集中。 

线上教学一段时间后,他曾问过学生线上学习的专注力可维持多久?大部人认为只能维持1个小时。换句话说,学生在1个小时后会开始失去专注力和耐心,可是每个科目的教学时数最少是2个小时的大课以及1个小时的小课。 

第三,学习环境是重点 

线下教学可在教室或讲堂授课,周遭不会出现噪音干扰,环境自然是最好。然而,进行线上教学时,师生各自在不同的环境授课和上课,各种意想不到兼无法控制的干扰因素太多了。 

“有时上课时,我会听到学生家里环境的杂音,像是摩托声、狗吠声、开关门声、炒菜声、冲马桶声,偶尔还会听到学生父母的谈话声。当然,为了避免尴尬,我不会当场点出是谁家发出的噪音,毕竟有时连我所在的环境也会发出各种噪音……” 

有些学生面对作业问题需要咨询,他也会上线辅助。原以为只要几分钟就能解决,但过程中比预想的时间更久,这时就能听见学生的家人催促他吃饭,搞得学生很慌张,他也尴尬地赶紧结束咨询工作。 

“很多时候,一些家长似乎不明白何谓线上直播学习,只要孩子长时间对着电脑,就会以为他们在玩电脑而不是学习。同样的,教师居家工作或授课也会被家人或孩子干扰。记得有次开会开到一半,其中有个同事还需要暂时离开安抚哭闹的孩子。” 

第四,避免噪音但延伸其他问题 

基于多次被噪音干扰,他有时会特别吩咐学生启动静音模式,如要发问问题才开启声音模式。顿时,整个线上空间安静下来,自己就像是对着空气教学。平时在课堂上,他会点名学生回答问题,虽然线上教学也可以点名,但却常常出状况。 

他举例,最常发生的状况是,学生明明回答了,但他没听到;或学生一直问问题,但他没反应,后来才发现对话器有问题,或是学生忘了开启声音模式。 

第五,网络不稳定 

线上教学靠的是网络,倘若网络稳定,教学过程就顺畅到底;万一网络出现状况,直播课就一直“卡”着,这将严重影响教学和学习的专注力。 

第六,难掌握当下学习状态 

尽管学生开启了视频模式,但系统页面却无法呈现所有在线学生的视频,再加上授课模式启动后,学生的视频只出现在一个小框架,教师根本无法掌握学生的学习状态。更何况,教师也没强制学生一定要启动视频模式,因为有些学生所在的环境不适合开视频,否则也会造成一种干扰。 

“我也发现到,平时在课堂上很活跃的学生,不知为何在线上上课时就变得安静了。” 

第七,实务课无法线上学习 

一般上,理论课的问题不大,但实务课却面临一定的挑战。例如,摄影课。教师会带学生出外拍摄,当场指点和纠正学生面对的问题,并根据摄影机的不同品牌和系统教导设置方法。可是,线上教学只能用口讲,无法有效解决学生的问题,毕竟“实务课”就是要让学生亲身体验和教师从旁指导才达到良好的学习效果。 

“还有,工程系的学生需要进行一些实验,教师只能直播实验让学生观看,学生无法亲自动手。如果要学生自行投资实验器材,那也是一个负担。” 

教师只能见招拆招

面对种种的弊端,苏德洲只能尽量见招拆招。既然教师难以控制学生的学习专注力,那只能随机应变。 

“我的做法是,在做直播课时尽量着重于重点,避免过长时间导致课堂沉闷。其实,如果真要让线上教学达到更好效果,学生应该在课前课后自行学习,可惜学生普遍上都不会这样做,多数人都是仰赖教师的课堂授课。若学生懂得培养自行学习的习惯,线上课程就无需用太长时间进行,学生也能更独立。” 

为了让所有学生都能线上上课,他也针对一些家中没有宽频服务的学生以预录的方式授课,这样亦可减少手机网络数据的消耗。 

解决补课烦恼

无可否认,线上教学或办公提供了一个全新管道让人们能够在疫情时期如常运作,这也将使得线上教学加速进展。他有一个想法,希望线下课堂恢复后,也许可考虑采用线上教学进行补课。 

不说你不知,大部分私立和国立大专院校的教师最怕公共假期,因为日后必须择日补课,届时很多教师会面对补课时间难配合和课室不足的问题,所以采用线上教学或许能解决补课的烦恼。 

“我曾向学生分享线上补课的想法,多数学生都表示支持,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必非得在周末回校进行补课,不仅能消除家长对教师‘爱取消课’的误解,也能让学生享受周末的休闲时光。” 

结论:线下课堂效果更奏效

苏德洲认为,线上教学无疑是未来教育趋势,许多西方国家的大专院校早在多年前便开始使用科技的便利进行线上教学。然而,我国并不是完全与线上教育脱轨,只是进展较缓慢,原因在于受到整体教育大环境的影响,尤其是高教部并没有大力推动线上教育的重要性。 

但是,大马普遍面对网速不稳定、网络覆盖范围不全面的问题已是当务之急。许多地区的网络覆盖范围仍不获提升,而且不是所有学生所在环境都有网络设备,这导致线上教育无法获得突破性发展。 

如今或未来,不论是高教部或大专院校都一致认为,线下课堂对学习效果更为奏效,已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