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生活

特殊学生教育路步步艰辛!

报道|游燕燕

自从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发后,学校关闭掀起了一个新口号——“停课不停学”,网络教育因而来到了全盛时期。初期实行网课时,就连普通学生的例行学习模式都因被打乱而无所适从,更何况是特殊学生呢?无疑他们受到的影响是更大的。一名育有特殊孩子的母亲就说:“疫情爆发至今,特殊孩子失去了超过一年的教育。” 

在我国,尽管特殊教育发展起源于1954年,距今有67年了,但进度似乎不如预期;再加上遇上疫情,更让特殊教育的三大关系者(教师、学生、父母)也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境地。 

较早前,泰莱大学(Taylor's University)举办了一场网络研讨会,探讨大马特殊教育的前景。出席研讨会的4位主讲人包括大马教育部特殊教育处前总监拿督雅思敏胡塞恩博士、大马自闭症协会前主席菲丽娜斐索、维纳音乐与培训学院学术研究总监莎伦维纳以及苏丹依德理斯教育大学(UPSI)高级讲师格蕾丝安纳玛莱博士。 

生活被打乱了

菲丽娜育有一名患有自闭症的儿子,他今年24岁。她无奈地说:“疫情让我的孩子或所有特殊孩子失去了一年多的教育。对自闭症者来说,他们需要有结构的生活,按照时间表来做每件事。当这种结构崩塌了,他们的生活也被打乱了。要他们线上学习?很难!因为他们不可能长时间乖乖地待在电脑或手机前学习。 

“这种时候最头痛的是父母,他们必须想办法为孩子寻找另一个学习途径,但这可不容易,最后可能造成不得不中断孩子的学习。” 

雅思敏也从不少特殊老师的经验中了解到他们在疫情时期遇到的挑战:

1.电子和网络设备不足 

有些家庭只有一台电脑或手机,白天父母要用,晚上才轮到孩子用。这么一来,老师只能在晚上教课。 

2.自掏腰包 

为了让线上教学更有成效,有些教师会自掏腰包购买一些小器材。 

3.不熟悉科技操作 

疫情来得太突然,老师需要在短时间内掌握科技操作难免会无所适从、手忙脚乱。 

4.父母支持实体上课 

多数父母还是认为实体上课最能达到学习效果,因为孩子无法长时间待在电脑前上课。可是,当政府允许开课后,父母又不敢把孩子送到学校…… 

5.无法做好全面防疫工作 

就以口罩来说,特殊孩子总是无法把口罩戴好,而老师也需视情况佩戴口罩。譬如,为了让听觉障碍的学生读唇语,老师不能戴口罩,只能戴面罩。 

针对性教学

雅思敏指出,程度不一的特殊学生需要采用不同的教学方式。比方说,针对视觉障碍的学生,老师需要通过声音表现来授课。面对疫情的突袭,特殊教育尤其艰难。

“在很多事上,教师和父母必须有良好的沟通。就网课时间来说,双方应该一起讨论并尽量安排合适的上课时间。针对网络设备不足的问题,教师可以预录教学内容,让孩子无需网络依然可以观看教学视频。 

“面对种种挑战,教师必须想出一些创意教学点子,让特殊孩子能够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的情况下持续学习。举个例子,为了让孩子愿意戴上口罩或把口罩戴好,也许可以使用卡通人物造型的口罩。” 

零拒收政策

说到大马特殊教育的发展,从50年代专注于视觉障碍和听觉障碍的特殊教育、90年代早期开始关注学习障碍,发展至现今的特殊教育分别在普通教育和技职教育均有提供,教育对象也含括学龄前和中小学的学生。

近年来,许多国家已把特殊群体列入发展议程,而实现社会群体包容性的途径之一就是为特殊孩子提供教育。尽管我国在特殊教育方面有所进展,不仅为特殊孩子制定了合适课程,以及开办早期干预课程,但依然还有很多挑战需要突破。 

根据一项于2016年进行的调查显示,大马特殊教育领域所面对的问题包括设施和资源不足、缺乏适当教材如早期干预教材、缺乏公平的认证考试等。 

尽管如此,学校、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也从没忽略特殊群体,三方多年来联手合作通过实体设施和个人发展形势提高教育水平质量。或许我国对特殊教育领域所作的努力还需加强,但政府看重特殊孩子有权接受优质教育,也有权享受生活质量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增加受教育机会

雅思敏表示,《2013-2025国家教育发展大蓝图》列出了各项教育转型计划,其中就包括确保特出、特殊与微弱的学生获得应有的关注,以期于2025年达到75%特殊学生在普通学校上课的愿景。 

截至今年1月,数据显示我国共有9万2372名特殊学生。特殊教育学校(SPK)拥有2136名学生;特殊综合课程(PPKI)拥有7万4696名学生;全纳教育主流课程(PPI AP)拥有1万5540名学生。数据表明,特殊学生人数从2017年的7万9836名逐年增加至目前的总人数,意味着特殊学生受教育的机会一直在增加。 

“针对特殊学生群体,政府实施了很多政策,都一一列明在教育部的手册中,其中包括了零拒收政策(Zero Reject Policy)。教育部在特殊教育方面采取了零拒收政策,以提升全纳教育政策的有效性,希望实现所有特殊孩子融入与参与社会的愿景。” 

为特殊儿父母提供支援

身为特殊孩子的母亲,菲丽娜一证实儿子患自闭症,第一件事就想到教育问题。当时是90年代后期,马六甲很少有提供特殊教育的地方,她能寻求协助的地方只有马六甲救世军。 

“那时我才意识到只有大城市才有提供特殊教育,在很多小地方或郊外是很难求的,甚至目前还是不足够的。要知道,特殊孩子一般不会上安亲班或幼儿园,所以当他们上一年级时都适应不来,教师就会向父母表示无法照顾孩子。不过,庆幸的是,现在有特殊教育融合班(PPKI),但并不是所有特殊孩子父母都知道。 

“因此,我认为有必要成立一个特殊孩子父母协会,借此提供一个有效的资源系统。很多父母对如何照顾特殊孩子束手无策,也不懂应该向谁求助。虽然可以从有经验的父母口中得到一些建议,但他们始终不是受过专业培训的治疗师或协调员。” 

为自闭儿执教鞭

莎伦和菲丽娜同样育有患自闭症的儿子。当孩子被诊断后,没有一间幼儿园愿意接受他,最后她决定进入学校执教,以便让儿子也能够进入学校上课。 

她也认同政府目前对特殊孩子父母的支援系统不足。“现在的特殊孩子基本都可以得到帮助,但父母也很需要一个有效的支援系统,因为当他们遇到这种事情通常都六神无主,尤其是年轻的父母。” 

雅思敏指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正计划在全国开办至少20项学前教育课程和早期干预课程,好让特殊孩子能够在上小学前做好装备,而后可以融入全纳教育与其他孩子一起学习。 

菲丽娜希望政府能够为特殊群体拟定一个终身大蓝图,好让他们在不同年龄层都得到保障。“特殊孩子父母最担心的是如果自己离开了,孩子怎么办?他们是否能够照顾好自己?” 

莎伦也赞同说:“没错,特殊孩子不可能一辈子依靠父母或他人,他们需要学习独立。做父母的最大心愿是,即使他们离开了,孩子还是有能力生存。” 

提升就业能力

自2013年开始,教育部便积极推广全纳教育,如今,这个概念是否始终如一?格蕾丝指出,其实这个概念已经渐渐转换方向了。 

“全纳教育“是指让特殊学生与其他同龄学生,在同一间教室共同学习而非隔离的环境,并强调所有孩子、包括特殊孩子,皆有权力在他们所居住的地区接受免费的公共教育。 

学习自我管理

“全纳概念对获得平等教育机会非常重要,所以政府才实施零拒收政策,以达到有教无类的效果。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国的全纳概念的方向已渐渐转向至全纳就业。这意味着父母开始重视特殊孩子的就业问题,当孩子完成教育后,下一步是什么?自然是就业问题。”

针对这个问题,教育部也没有忽略,旗下的特殊教育部门采取的第一步措施是调整中学标准课程(KSSM)的结构。有关单位精心策划各种各样的课程,在结构上以中度能力、功能能力和低端能力来满足学生的需求,借此引导学生了解现实生活的情况,并学习自我管理,以便做好融入社区的准备,从而提升就业能力。

平等就业机会

她提到,特殊教育现今不再仅限于教学实践,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开放市场,父母对孩子的期望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因此,她建议特殊教育部门也需要将有关变化作为考量,通过培养高阶思维能力以及灌输STEM教育,让特殊孩子也能在社会上产生竞争力。 

“总括而言,全纳概念已经超越了原来的框架,它不再只是一个平等教育机会,也是一个就业机会。对此,UPSI已经对特殊教育课程进行了一些即时重组,而且也开设了有关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TVET)的辅修课程,希望借此让本科生能够迎合全纳概念的变化。” 

雅思敏也补充:“政府已经设立了数间特殊教育技职中学,学生将有机会被安排到业界实习,体验和学习融入社会。要全面实现全纳概念不能只靠政府、学校和教师的力量,也需要凝聚社会大众的力量来帮助和接纳特殊孩子。”

反应
地方

大合奏感动200观众
13星儿谱出动人乐章

我的秘密王国之星儿音乐会吸引约200观众参与,为星儿的演出打气。前排坐者左起为赵洁莹、许又尹、陈达真、熊远宾、李稚泓。前站者左起为龚嘉欣及姚子羚。

(八打灵再也12日讯)13位星儿共同谱出“我的秘密王国之星儿音乐会”,敢敢唱出“星级健康5之敢.动.人生”,让在场约200名观众动容。

这批年龄介于6至31岁的自闭儿,除在场独自演奏中西乐器外,更在老师细心指导下,与来自香港的艺人兼主持人姚子羚和龚嘉欣,以及南洋报业基金16导航大使之的的智趣大使赵洁莹,共同大合奏《If We Hold On Together》,唤醒对特殊孩子的关注。



王湘仪独自呈献竖琴演奏。

音乐会于昨晚由南洋报业基金会星儿筑梦园与astro“星级健康5之敢.动.人生”节目单位联办,马来西亚以商养善慈善福利会为华乐乐器赞助单位。

南洋报业基金总经理许又尹受询时指出,该基金于2013年成立星儿筑梦园,为患有自闭症的孩子提供各种有益课程和治疗,包括音乐课程,培训他们有更独立的人生,如今参与星儿人数逾200人。

姚子羚(右起)与龚嘉欣和星儿一起演唱。

让星儿发挥才华

她说,过去有寻找平台,让星儿有机会发挥他们的才华,惟基于星儿是孤独孩子,不太会与人接触,大多数是个人演奏。

“今次配合星级健康5节目的题材,我们特联办这场中西音乐会,并在老师的努力下,让孩子们聚在一块,跟随指示大合奏,这是非常挑战的任务。”



出席者有南洋报业基金主席熊远宾、信托人陈达真、马来西亚以商养善慈善福利会财政李稚泓、astro中文台(TVB)营业主任丘素苑、TVBi代表叶卓敏等人。

我的秘密王国之星儿音乐会以《If We Hold On Together》大合奏作为句点,星儿与老师及艺人卖力的演出令人感动。右起为为姚子羚和龚嘉欣。

星级健康5平凡人经历作素材

asto“星级健康5之敢.动.人生”节目导演罗腾豪说,星级健康节目是以我国普通平凡人的不平人生经历作为素材,让观众感受他们克服人生障碍的励志生活。

他说,拍摄题材有国家队的轮椅篮球队、80岁老人完成铁人三项等,探索不同年龄层、阶层的人士,如何创造美好的人生。

参演的星儿和嘉宾及义工,一起向观众谢幕。前排站者左起为王蓝茵、赵洁莹、姚子羚、龚嘉欣、熊远宾、陈达真、许又尹、郭淑亮、张家

“我们最后一集特以星儿为特点,让社会关注障碍孩子的学习。”

他说,“星级健康5之敢.动.人生”也和香港tvb无线电视台合作,派出艺人参与不同的节目单元,包括今次音乐会除了由姚子羚和龚嘉欣主持外,她们也提前三天过来陪星儿预演,带他们到户外野餐。节目通过华丽台播出。

叶懿慜(右)与老师王美頣一起演独奏中阮。

姚子羚龚嘉欣深受感动曲奇饼及颜色笔赠星儿

姚子羚和龚嘉欣感动星儿努力的付出,更特从香港带来曲奇饼,送给一些星儿分享,也送上颜色笔给喜欢画画的星儿。

她们经过3天与孩子们排练及外出野餐,感受到父母对孩子的付出及爱心,希望大众不要戴有色眼镜看他们。

此外,我的秘密王国之星儿音乐会由吴淑亮指挥,参与老师有王蓝茵、沈得信、许金玲、王惜盈、王美頣、吴书瓅、凯蒂及张家齐。

参演星儿有雷德华、伍旭赞、叶懿慜、王湘仪、甘子勤、陈康裕、康成、郑伟林、黄汉瑜、陈仪清、林妤恩、叶顺安及詹惟栋。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