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游燕燕

摄影|受访者提供 

马来西亚是一个海洋大国,拥有许多海岸线和海域,所以在本地也能看到不少海洋哺乳动物。根据海洋哺乳动物研究团队现场目击和搁浅事件的记录,我国估计总共有26种鲸豚类(鲸、海豚和小鼠海豚)和1种儒艮。不用怀疑,你真的可以在大马长期看到它们,前提是海洋保护要做得好、人们的保育意识要提高! 

大马海洋哺乳动物专家路易莎(Louisa Ponnampalam)是MareCet的联合创办人。该非政府组织主要专注于海洋哺乳动物研究,利用研究结果为儿童和公众开发海洋教育计划,并将有关发现提供给政府以进行国家环境规划。此外,它也是一个建立和发展下一代海洋哺乳动物研究和保育领袖的平台。 

创立至今,MareCet展开了4个研究项目,涵括浮罗交怡海豚研究项目(浮罗交怡-玻璃市-吉打)、马当海豚研究项目(霹雳)、儒艮研究与保育项目(柔佛诗巫岛-丁宜岛)以及最新的鲸鱼研究项目(浮罗交怡)。 

在过去10年间,研究团队有不少有趣发现,包括: 

●想看害羞且难以捉摸的江豚(Indo-Pacific finless porpoise),最佳地点非浮罗交怡莫属,它们广泛分布在岛屿的水域周围。那里可是全国和东南亚地区的“江豚旺区”哦! 

●在霹雳州马当,团队发现印太洋驼海豚(Indo-Pacific humpback dolphins)最爱吃细尾六丝鲶(Sagor catfish)。这种海鲇物种的头部和背部都有非常尖锐的背鳍和胸鳍,但聪明的海豚却懂得避开那些棘刺,只吃鱼的身体。 

●短吻海豚(Irrawaddy dolphin)会用一种有趣的方式捕猎。它们会通过吐水迷惑猎物使其晕眩,然后轻松将猎物捕获。团队也观察到在玻璃市和马当的海豚会有这种吐水行为。 

●团队发现许多海豚都有伤痕和愈合的伤口,表明它们曾是人类活动的受害者,例如被渔具纠缠和被船撞伤。 

●在浮罗交怡,有时会发现一群100只或以上的印太洋驼海豚,这种现象称为“超级海豚群”。在东南亚的大部分地区,该类海豚群通常不超过60只,典型的种群规模为5至25只。然而,团队在浮罗交怡却发现它们偶尔会形成庞大的群落,成员似乎主要是雌性海豚和幼海豚。  

●在大马半岛,儒艮仅在柔佛州的水域中被发现,尤其是柔佛东海岸的诗巫岛和丁宜岛水域附近。据研究估计,儒艮的数量不超过100只。虽然两岛都有海草草甸,但儒艮母子仅在诗巫岛附近发现,而丁宜岛的草甸只有“单身”的成年儒艮。此外,目前已确定在中诗巫岛附近的海草草甸是该地区儒艮的主要觅食地。 

●巴雅岛周围和较远的近海水域是布氏鲸(Bryde's whale)的重要觅食地,它们主要以小鱼如江鱼仔为食。团队也发现,该地区的鲸鱼经常使用一种称为“泡泡网觅食”的技术。 

监视海豚分布和活动

路易莎指出,团队目前专注于浮罗交怡、玻璃市和吉打的海豚研究工作,包括监视海豚的分布和活动、海豚受伤害的普遍程度和与人类活动的相互作用,以及海豚对海洋船只的行为反应。

研究海豚声学行为

“我们正在使用一种照片识别的通用研究技术,通过拍摄海豚的背鳍并将其放入目录中,在固定的时间内进行比较,从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追踪它们。每只海豚背鳍上的色素沉着和刻痕都是独特的,就像人类的指纹一样。 

“照片识别技术主要是研究种群中海豚个体之间的社会纽带,并试图了解环境和人类活动如何塑造和影响这些纽带。此外,我们还研究海豚能游多远,以及在浮罗交怡和玻璃市之间到吉打港口之间的动向。” 

由于海豚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声音进行水下导航,所以团队也使用声学记录器来研究船只造成的水下噪声对海豚声学行为的影响。 

另外,他们也在巴雅岛附近的水域和浮罗交怡近海展开了我国首个大型鲸鱼研究项目,同时也展开诗巫岛和丁宜岛的濒危儒艮的监视活动。 

不同物种不同栖息地

在我国可看到的26种鲸豚类中,海豚有11种、黑鲸有5种、鼠豚有1种、须鲸有5种、大齿鲸有1种、小抹香鲸有1种、喙鲸有2种以及儒艮有1种。不同的海洋哺乳动物物种拥有不同的栖息地偏好,有些特定物种通常只会出现在特定的海域地带。  

路易莎举例,团队在海岸附近最常见的海洋哺乳动物物种是印太洋驼海豚、短吻海豚和江豚。儒艮通常在有海草草甸的栖息地被发现。 

“迄今为止,我们知道儒艮的栖息地分布在柔佛东海岸、柔佛海峡、沙巴、砂拉越、纳闽的文莱湾以及敦穆斯塔法海洋公园内的古达岛(例如邦耳岛、提卡布岛)。” 

通常在海岸附近和岛屿如刁曼岛、热浪岛、停泊岛等周围发现的物种是印太洋瓶鼻海豚、长吻真海豚和伪虎鲸。在大马半岛西部以及南中国海的外海中,人们可以看到飞旋海豚和热带斑海豚,甚至还有须鲸,例如布氏鲸。 

在南中国海的外海中还有虎鲸和其他黑鲸,由于离陆地很远,所以很少能见到它们。在沙巴仙本那的深水区,尤其是西巴丹岛附近,也有机会看到抹香鲸、弗氏海豚(Fraser’s dolphins)、虎鲸和其他黑鲸。

大马海洋环境不理想

谈及海豚受威胁的情况,路易莎认为所有海豚物种都应该被列入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的红色名录中,惟有些物种因数据不足而不被“承认”为受威胁状态。 

我国近海水域中最常见的物种以及MareCet研究并致力于保护的物种包括: 

·印太洋驼海豚-易危 

·短吻海豚-濒危 

·江豚-易危 

·儒艮-易危(由于澳洲及波斯湾以外的儒艮数量非常少,所以儒艮在大马被列为濒危)

·布氏鲸-无危(在某些区域也受到威胁) 

说到我国的海洋环境现况,路易莎坦言并不太理想。 

她一一指出;“我国的海产资源几乎已经崩溃,但大马却是东南亚人均海产品最大的消费国;一项2015年的研究报告显示,大马在2010年从陆地到海洋的废物管理最不全面的国家名单上排名第八;我们每年都看到海洋哺乳动物被冲上岸死亡,其中一些有明显证据表明它们是遭船只撞击或渔网缠结而死;我们的海滩(包括偏远和无人居住的海滩)到处都是垃圾。我们曾亲眼看到海豚在满是垃圾的海里游泳。”

误吃塑料死亡

在2008年,一只布氏鲸在彭亨州那示搁浅并死亡,它的肚子里有许多塑料和其他异物。同样的,在沙巴也有海洋哺乳动物搁浅时存活下来但最终死亡的案例。经调查,这些尸体的验尸结果显示有塑料袋被吞食的情况。 

在2017年,团队在浮罗交怡发现一只印太洋驼海豚,身上缠绕着一个船只发动机的风扇皮带。仔细一看,那个部件已切入它的背鳍前部和身体侧面,而且他们注意到它一直脱离海豚群,还不断努力地跟上它们的速度。 

“不幸的是,当时我们没有资源来帮助那只海豚……后来,整个2018年我们都没再看到它,认为它可能因受伤而受感染死亡了。没想到在2019年,它奇迹般地出现在我们眼前,身上的部件没了,我们非常开心! 

“虽然它的背鳍残缺不全并留有长久的疤痕,但我们很高兴它能幸存下来,而且现在看起来还很健康呢!我们还给它取了一个‘风扇皮带’的绰号,哈哈!” 

喜欢吃海鲜

海豚的寿命最多长达40至50年。它们位于海洋食物链的顶端,意味着它们是让海洋保持生态平衡的重要角色,同时也是海洋健康的良好指标。 

通过一种称为“生物放大作用”的过程,海豚(和其他海洋哺乳动物)可以积聚通过食物链传输的毒素。食物链上的物种越多,它们从最底层开始往上累积的毒素就会越多。

因此,当海洋哺乳动物在海滩上死亡并搁浅时,尸体上拥有许多有价值的信息,包括有关其积累的毒素份量,这可表明周围海域的污染程度(假设团队可以估计或猜测该动物的来源)。 

路易莎说:“海豚和人类一样喜欢吃海鲜,像是鱼、虾、螃蟹、乌贼等。海豚需要吃很多东西,所以花费大量时间觅食。当某个地区不再有足够的食物时,它们便会离开寻找更好的觅食地或饥饿地留在原地,这就是海豚作为海洋健康指标的原因之一。” 

威胁来自人类

●海豚所受威胁主要来自于人类,你也可以拒绝从事以下事件,保护它们: 

1.被渔网纠缠。这是对全球海豚和其他海洋哺乳动物的最大威胁之一。 

2.沿海发展造成的生境退化。 

3.过度捕捞导致食物资源减少。这可能导致海豚营养不良和饥饿。营养不良也会影响海豚的生殖健康。 

4.塑料和其他杂物或垃圾造成的海洋污染,导致了海豚和其他海洋哺乳动物的死亡,因为它们误当食物摄入。化学品造成的海水污染也会引起海洋哺乳动物的皮肤疾病问题。

此外,从固体塑料废物和液体化学废物中汲取的毒素将在海洋哺乳动物体内积聚,最终它们会因免疫力降低而死亡。不仅如此,雌海豚会通过奶水将毒素转移给宝宝,这将导致宝宝变得虚弱和死亡。 

5.船舶和轮船发出的噪声污染会影响海豚使用回声定位的声音通信方法进行交流和导航、寻找食物或避开危险。 

6.遭船舶或螺旋桨撞击 

7.旅游活动的骚扰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