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周刊专区

东盟联合军演改变地点 避开与中国主权争端

报道:卢德仪

东盟将于南中国海举行联合军演,向中国展现维护南海主权的决心。但地点从北纳土纳海改为南纳土纳海,避开了与中国有主权争议的海域。

东盟成员国将于9月18日至25日在南中国海举行首次联合军事演习。

观察家们认为,此次演习是在东盟成员国之间的合作面临停滞之际展示团结的一种方式。

东盟有意借着这项演习向中国示威,展现东盟维护南海主权的一致决心。

但演习地点从原定的北纳土纳海,改去南纳土纳海,一字之差却有着天渊之别,避开了与中国有主权争端的海域。

军演短时间快速拍板

中国对于东盟这场联合军演虽然没有积极反应,但报道说,5月印度、越南、泰国、菲律宾、印尼和汶莱舰机在南海联合军演期间,属于中国海上民兵组织的多艘船只曾驶近演习区域,引起侧目与质疑。

东盟的这场军演于许多国际观察家而言是突破性的,事前并没有任何迹象,短时间内便快速拍板,与东盟过往的风格大相径庭。

印尼国军总司令尤多6月初在峇厘岛举行的东盟防长会议后表示:“必须加强积极、强力的合作,以加强东盟和地区稳定。”

尤多说东盟10国将参加,包括具有东盟观察员地位的东帝汶也受到邀请。

东盟国家过去曾与美军一同演习,却不曾单独联合军演,因此这次军演是东盟全体成员国出动的联合军演。

联合演习将包括陆军、海军和空军部队。

惟尤多表示,东盟这场演习不涉及任何作战行动训练,目的在于强化东盟的区域中心地位。

印尼军方发言人朱利厄斯威约约诺指出,这场演习攸关亚洲,尤其是东南亚有发生灾难的高风险。

印尼纳土纳群岛周围的专属经济区,与北京声称拥有主权的南海地区部分重叠。

纳土纳群岛位于印尼的专属经济区内,但也属于北京声称拥有主权的南海区域,中国船只偶尔会到那里巡逻。

与雅加达对质时,北京则搬出所谓的“九段线”说辞,宣称对当地有历史性权利。

中国与多个东南亚国家在南海存在重叠的主权声索,中国宣称拥有南海大部分海域的主权。

5月,在印尼主办的东盟峰会上,主席声明呼吁根据国际法解决南海紧张局势,并强调各国应避免采取可能导致局势升级的行为。

东盟10国并非所有都牵涉南海主权声索,印尼便是其中之一,但近年来它不得不应付对其专属经济区的入侵。印尼有意借策划演习扩大其在东盟和区域的角色。

东盟与中国就《南方行为准则》进行旷日持久的谈判,缅甸问题仍未有实质解决方案。

基于演习性质改地点

演习是向非东盟国家发出信号:东盟可以团结起来并可以开展战略活动。

据报道,印尼决定改变地点,是基于演习性质,就是没有涉及作战,而是关于安全;印尼否认有受到其他国家干预。

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印尼不要淌入与中国争端中,以免牵连其他盟国,以致演习的目的偏离。

但中国头号盟邦柬埔寨拒绝证实会参与演习。

柬埔寨皇家武装部队总司令冯皮森将军发表声明称,柬埔寨尚未同意举行演习。他表示,柬埔寨和“其他几个国家”尚未做出回应。

这再次说明,东盟内部的意见实际上并不统一,甚至仍有较大的分歧。不过,分析人士表示,即使没有一个或多个国家参与,演习仍应继续进行。

柬埔寨态度犹豫不决

柬埔寨对演习犹豫不决,因为它在地缘政治和经济上与中国有着巨大的联系。

柬埔寨在经济援助、贸易和投资方面非常依赖中国,1994年至2021年间,中国为柬埔寨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额贡献了44%。

基于此,即使演习地点避开了南海争议范围,柬埔寨仍持谨慎态度。如果不是在南海周边范围举行演习,柬埔寨或许会比较放心。柬埔寨的不确定性反映出它不想“与中国发生冲突”。

5月在菲律宾苏比克湾海域举行的2023年东盟多边海军演习,柬埔寨有参与其中。

金边支持东盟合作

柬埔寨的立场很清楚,金边支持东盟合作,加强东南亚海上安全,应对共同挑战,只要不激怒其他各方或加剧地区水域的紧张局势。

这次的联合演习预料由那些对印尼倡议感到“满意”的国家继续进行。

这意味着,只有8个成员国参加。缅甸同样依赖中国,但由于内部冲突,不会参加。印尼军方已证实此事。

其实,中国并不是东南亚区域的唯一威胁,英国、美国、澳洲缔结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以及美国、日本、澳洲、印度的四方对话(Quad)等军事多边主义的增加已经加剧了紧张局势。

这迫使东盟计划进行演习,以确保其在有关区域的中心地位以及在大国竞争中的相关性。

9月的演习于国际观察家和军事分析家看来,是要向美国和中国发出这样的信息:虽然华盛顿“不能依靠东盟联合起来对抗中国”,但北京也无法劝阻地区国家放弃“基于海域主权的不满”。

最近几年的局势演变显示,大国争端不断加剧,美国和中国在该地区进行了更多的军事演习。

其中包括美国与多个东盟国家之间的“超级鹰盾”和“黄金眼镜蛇”演习、中国与泰国之间的“猎鹰打击”联合空军训练,以及中国与寮国之间的“友谊之盾”演习。

据报道,马来西亚、柬埔寨、寮国、泰国、越南和中国预料会举行2023和平与友谊演习。

东盟成员外交无须一致

对于像东盟这样在成员国之间具有不同利益的组织来说,务实很重要。

这也是东盟一如既往的合作模式,但这次演习希望达到的突破就无法圆满了。

虽然东盟的中心地位和团结对于该组织的有效性非常重要,无论如何,东盟只是一个促进合作的政府间组织。

国际关系分析家认为,东盟成员国不需要在外交或安全政策保持一致,也不需要在涉及该区域大国争夺的其他问题上达成一致。

尽管如此,演习应该继续进行,因为参加的国家将提高其海军作战和联合能力。

大马拟加入中俄登月
中国科技引领多国发展

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6月17日报道,马来西亚国家航天局(ANGKASA)局长阿兹利卡米尔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表示,大马有意参与中国与俄罗斯登月计划,他坦言:“大马确实收到来自中俄的建议。但重点是,我们不想只作为乘客加入,大马也要成为技术创造者。”

对于大马的经济政策,太空探索属国家工业计划一部分。

2017年,大马政府宣布《国家太平计划2030》(DAN2030),强调发展太空工业对整体工业技术的提升作用,后来大马按此基础宣布《太空工业战略计划2030》(SISP2030),提出要发展太空产品制造业、太空船发射、地表通讯器材、卫星运作设备、地表资源探勘、导航服务、VSAT通讯等多个重点发展的领域。

委内瑞拉也受邀参与

据报,现时除了大马之外,委内瑞拉也是另一个被中俄邀请参加登月计划的国家,代表近年中国太空科技的崛起,同时也是在推动太空参与者的国际化和多元化,帮助弱国升空。

如在2018年7月9日,中国的长征二号丙运载火箭就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以“一箭双星”的创新方式将巴基斯坦的遥感卫星“巴遥一号”和科学实验卫星PakTES-1A送入轨道。

又例如,在2019年12月22日, 中国就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发射中国-巴西地球资源卫星04A号的同时,同行搭载了中国在“南南合作”底下“应对气候变化项目”所赠送给埃塞俄比亚的森林与环境纪录卫星ETRSS-1。

卫星造价约800多万美元,由中埃两国科学家共同设计制造,为埃塞俄比亚科研提供宝贵经验。

美国在半世纪多前首次登月,为人类踏出太空科技的一大步,但自此成功发展太空技术的都是军事强国。

中国的新登月计划与之不同,广邀同好,合作共赢。

中国的太空科技也与美国不同,不是注重军事科技,而是注重科研(PakTES-1A)、环境保护(ETRSS-1)等领域。

新闻来源:亚洲周刊

反应

 

雪隆

吴添泉:冀延长马中免签 促进各领域飞跃式发展

(四川14日讯)大马华总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希望将在今年杪到期的马中两国人民互访免签证措施能获得延长,以让两国经贸和旅游各个领域取得“飞跃式发展”。

他说,自去年杪落实两国互访免签证后,这几个月来两国人民已经享有了“说飞就飞”互访的巨大便利,尤其是刚过去的农历新年期间,可说是两国人民互访的首个高峰。

“可以预见的是,只要免签证措施持续落实的一天,这个互访热潮将会持续。”

吴添泉也是沙巴中华大会堂总会长,他与自贡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陈张铭见面交流后,通过文告发表谈话。

出席者包括自贡市侨联党组书记、主席肖岭,市人大民宗外侨委主任委员刘庭会以及大安区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唐正涛等;华总方面包括副总会长拿督林广有、顾问拿督曾茂旺以及华总一带一路委员会委员刘国景等。

打通对接东盟新通道

一行人也参观了从事各型彩灯、彩车、彩船、艺术景观、仿真动物等设计、制作和展出,以及城市亮化美化工程和灯会配套产品开发的综合性文化艺术的自贡龙腾文化艺术中心,并留下深刻印象。

自贡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陈张铭在会上致词时希望华总与自贡加强沟通交流,建立友好关系,加深了解互信,从中互惠互利,同时构建合作通道,协助宣传推介自贡,助力自贡打通对接东盟新通道。

他说,华总在促进各民族亲善与团结,推动和参与马来西亚文教、福利、社会及经济工作中不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这是值得赞扬的。

他欢迎华总到自贡交流对接考察,表示自贡文化特色鲜明,拥有两千多年的井盐文化,亿万年的恐龙遗址,自贡灯会更是享有“天下第一灯”的美誉,是省内唯一的全国老工业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正在加速构建融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和西部陆海新通道的综合交通体系。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