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致华逆向逐梦(上篇)】

独家报道:郑美励/照片提供:林致华

下雪对赤道线上的马来西亚人来说是意境,不是实景,办冬季奥运会当然就更像梦一场了。

但是,今年的北京冬奧会却令国人惊喜,除了是被18岁的中国冬奥冠军谷爱凌所吸引,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辉煌条纹” 首次在冬奥会上傲然飘扬。

前财长敦达因的一篇贺词让国人顿悟本届冬奥会产生金牌数量最多的场馆——密苑云顶乐园和云顶滑雪公园——竟然是马来西亚人的手笔。

密苑云顶乐园董事会主席拿督林致华是马来西亚人,他正是云顶集团已故创办人丹斯里林梧桐的幼子。

《南洋商报》连线人在中国的林致华,由他亲口诉说自己打造的冰雪王国。

林致华背景

★1954年出生
★密苑云顶乐园董事会主席
★卓越集团创办人兼主席
★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
★美国史丹福大学人类学系

先建滑雪场  再申办冬奥

中国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县迄有7个滑雪场,不过,只有一个是国际奥委会指定的比赛场地,那就是密苑云顶乐园和云顶滑雪公园。

在刚刚过去的北京冬奥会期间,这个场地举办自由式滑雪和单板滑雪项目并产出20枚金牌,谷爱凌、苏翊鸣等年轻滑雪选手在这里逐金圆梦。

比起2008年北京奥运会场馆是为了比赛而动工兴建并在赛后改作其他用途,作为本届冬奥会场地之一的密苑云顶乐园和云顶滑雪公园是反相操作。早在2007年开始规划、2012年开业、2015年当选为冬奥会雪地比赛项目赛场,2022年恰好是投入运作的第10个年头,也迎来其高光时刻:冬奥会。

随着冬奥会的圆满落幕,密苑云顶乐园和云顶滑雪公园恢复对外开放,成为中国人民的滑雪胜地之一。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在中国政府尚未开放出国旅游之际,此处也是云顶这个品牌目前为止与中国消费者最近距离的接触点。

与林国泰个人投资

当所有建设工程竣工后,密苑云顶乐园总占地面积将达100平方公里,共有88条雪道,22条索道以及逾3500间客房。

这个项目是丹斯里林国泰及拿督林致华两兄弟以个人名义投资建造,由长期旅居中国的林致华主导。虽然这是兄弟俩的私人投资但仍冠上云顶招牌,以便加强云顶这一品牌在当地的知名度与曝光率。

开业至今将迈入10周年,根据林致华披露,密苑云顶乐园已经开始获利,但也无可避免的受到疫情冲击。他认同冬奥会在中国所掀起的冰雪经济效应,会提升中国人民对滑雪运动的认识及需求,进而为密苑云顶乐园的营收带来贡献,但一切仍取决于疫情的发展。

不“复制”密苑云顶

谈到未来发展计划时,林致华披露他无意把密苑云顶乐园“复制”至中国境内其他省份,但采用连锁模式进行扩张是可行的方式。

他表示,投资一个项目不一定要完全由自己从无到有的打造出来,可以借力,例如云顶就是通过与全球6大滑雪度假村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来开拓市场与客源。

热爱滑雪 突发奇想

从中学、大学甚至是工作后再进修,密苑云顶乐园董事会主席拿督林致华都是在英、美接受教育,但说到寻找商机、押注投资,他选择的是逾14亿人口的神州大陆。

很多人都知道他在2000之后开始长居中国,事实上他对中国的认识早在1979年,当时大马政府率私人界代表团出访中国,他也跟着父亲一同前往。

见证中国市场潜力

见识过70年代的中国再对比90年代,让他见证了中国发展之迅速和市场潜力,为他后来的决策埋下种子。

很多人都来中国投资,投资休闲旅游和酒店业的也不在少数,不过投资在冬季旅游产业的,还真的不多。而林致华会投资这个产业,不能不提他对滑雪的热爱。

他在30来岁才爱上滑雪运动,平时喜欢到世界各地旅游、滑雪,考察旅游业务。1997年他和朋友前往离北京约220公里远的崇礼县滑雪。此处当时还是一个贫困闭塞的内陆县城,基础设施欠缺,滑雪场条件也不好,但还是有不少滑雪爱好者从北京来这里滑雪。

到访崇礼的次数一多,他开始思考滑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情况,也萌生了在崇礼开发和建造滑雪场的念头。

发掘需求催热需求

冰雪运动如今虽然大热,但在当时不论普及度、受欢迎程度都远不及乒乓、羽球、体操、游泳等项目受到大众的重视。

但林致华就认为滑雪是一项健康、适合年轻人和老年人的户外运动,更何况中国有半数时间都被冰雪覆盖。

“我就在想为什么滑雪运动在中国热不起来?没有人做,并不代表他们(中国人民)不喜欢滑雪运动,而是因为他们尚未尝试过。虽然当时缺乏冰雪市场,但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创造和制造这样一个市场。”

在林梧桐建设云顶高原之前,大马人大概也不知道原来他们渴望在凉爽的天气休闲娱乐,而云顶的开业数十年依旧客似云来,便证明了需求可以被发掘、制造,滑雪度假亦是如此。

敢于冒险方成大事

2000年之后,林致华开始长期旅居中国,此时他萌生了在中国进行长期投资的念头。

“一般来说,我们都希望以小投资能取得大回酬,人口众多且人民日渐富裕的中国是其中一个可以实现这目标的地方,身处在中国意味着我们必须能够抓住这个机会顺势发展业务。 ”

把握崇礼发展机遇

那时候的崇礼也迎来发展的新机遇,各种基础建设工程都在规划中,更重要的是此处距离北京不远,一旦高速公路、高铁完成,开车需2小时50分,高铁50分钟便可抵达。

林致华认为入场的时机已经到来,2007年,打造滑雪度假村的项目正式启动。

当时该区已有2个滑雪场,林致华的项目是第3个也是该区首个国际水准的滑雪度假村。计划总投资约需180亿人民币(约119亿令吉),而且没有先例可参考,这个项目可说是他人生最大的冒险,但他甘冒风险都要推进的原因与其父亲开发云顶相同,也仿效父亲的策略来降低风险:由小开始,分阶段投资。

先建酒店由小做起

一开始先完成酒店,此时的酒店规模较小,投入也相对的小。开业后部分场地被划作冬奥会用途,直至申奥成功后,他才继续扩建酒店来容纳更多宾客,如今客房数量已逾3000间。

“滑雪度假村是资本密集的投资项目,前期资金投入大但回酬极低,不过只要市场越来越大就可以快速成长,这促使我愿意冒险,尽早入场投资。”

中国申奥团  唯一外国人

严格来说,在投资兴建密苑云顶乐园时,申办冬奥会的想法还没出现在林致华的脑海中,老朋友海伯格(Gerhard Heiberg)到访后激起了他的雄心壮志。

奥委会老友鼓励申办

挪威人海伯格(Gerhard Heiberg)是国际奥委会委员,国际奥委会市场开发委员会主席,2009年到崇礼探访林致华,他观察了整体地势和自然环境后告诉老友,中国如今有机会承办冬奥会,还约他赴2010年加拿大温哥华冬奥会了解奥运会的运作,林致华的冬奥会追梦之旅始于此。在老朋友的鼓励和指导下,他开始为申办冬奥做努力。

与中国政府不谋而合

当时,他并不知道原来中国政府有意申办冬奥运。密苑云顶乐园在基本完工开业后,积攒了一定的接待经验,过后林致华向河北省政府提出申办冬奥的想法,可说是完全符合中国政府的想法。

2014年,云顶滑雪场成为冬奥会申办委员会支持单位,而林致华也因此而成为北京申办冬奥代表团300名成员当中唯一的外国人。

2015年,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上,北京-张家口成功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林致华的云顶滑雪场,是崇礼唯一一家冬奥战场。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