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打赢要/章龙炎

两年前的第14届全国大选,希盟四党加上沙巴复兴党与一名独立候选人,共赢得122个国会下议院议席而组织中央政府;不过,希盟及其盟党的选民票为48.31%,非希盟的普选票约50.8%。

大家都知道,赢得选民票不等于赢得大选。非希盟(国阵与伊斯兰党)虽然赢得超过半数的有效选票,但是赢得的国会议席却只有97个。



游戏规则如此,这种“选票与议席不成比例”的结果,没有什么好吵的。

然而,在2013年举行第13届全国大选,国阵所得选票占总有效选票的47.42%,却赢得133或者占总数约60%的国会议席;当时的民联的某些领袖与支持者(包括所谓的学者专家)大做文章;有的还号召举行“黑色大集会”,而且万人空巷,场面壮观。

为什么?讲白了就是输不起。与第14届大选成绩比较,是输打赢要,没有什么道理好讲的。

在我国的选举制度,议席而不是普选票才是决定哪一个政党或政党联盟执政的关键因素,不过,普选票所反映的是一股不可忽视的民意;这些民意不是固定的。



希盟失去了政权,表面上是敦马哈迪的刚愎自用,但深层原因就是希盟成员党各怀鬼胎。这是大家知道,希盟领袖不敢光明正大承认的,因此才有什么“后门政府”与“人民委托”的伪命题出现。

其目的是为了忽悠盲目的支持者——就像第13届全国大选后一模一样,输打赢要。

第14届全国大选,那不到50%选民给希盟加复兴党什么样的委托?有些人可能会感到眼花缭乱或表错情,认为“人民”委托希盟组织政府,其他都不重要。

换句话说,在他们眼中,只要希盟继续执政,即使表现差、内部权力斗争不亦乐乎,不能为民谋福利也无所谓。

“后门”表现比“前门”佳

我说,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后门政府”的表现,看来比所谓的“前门政府”佳;还有,国盟的“后门财长部部长”到目前为止的表现还不错,比之前那个“前门部长”好得多。

“后门”表现比“前门”好,哪一“门”需要检讨?

搬出“后门政府”来嘲讽政敌,是自嗨的行为,也是自取其辱的行为。

咬文嚼字一下。希盟能够组织政府,是“选民”间接委托,不是“人民”委托;因为选民选政党的代表,政党的代表才能决定组织政府。

我们控制不了政党代表的行为——比如敦马哈迪坚持要辞去首相职位,浮罗交怡的选民无可奈何,其他选民更不用说;最可怜的,希盟其他成员党也无可奈何。没有人“委托”敦马辞职,那敦马不是辜负了“人民”的委托了吗?

况且,慕尤丁本是希盟的人,他能当首相应该是说拆伙另起炉灶。

我国奉行的是“宪法至上”。国家元首根据宪法委任慕尤丁当首相,还在本周一为国会开幕致御辞,称国盟的政府为“朕的政府”,朝野议员没有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