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应了解冠病真相/史蒂芬·罗奇/单伟建

美国的公众舆论把2019冠状病毒病的全球大流行完全归罪于中国,说该瘟疫是中国造成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务卿蓬佩奥煽风点火,指控中国掩盖疫情爆发的真相,容许疫情蔓延而知情不告,他们拿 “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的悲剧做文章。但事实并非他们所渲染的那样。

按照他们的说法,李医生去念12月30日发出警告,他所在的武汉一所医院发现了新病毒,但是遭到中国政府官员封口和斥责;当事实浮出水面,疫情变得非常严重,乃至于他最终死于此病,中国政府才改变了腔调,表扬了李医生的勇敢。

如果中国早一点重视李医生的预警,整个世界都会避免这场可怖的瘟疫。

事实并非如此。李医生是一位勇敢的年轻人,但是他并非第一个吹哨人。

首个吹哨人:张继先



实际上,第一个报告发现新病毒的中国医生,不是李医生,而是54岁的女医生张继先。

张继先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

在去年12月27日,也就是李文亮医生在同学群发信息的3天前,张继先医生诊治了一家3位病人,他们都患有一种未知病毒引起的肺炎。

张医生和院方当天将此重大发现上报给武汉江汉区疾控中心,并于12月29日直接上报湖北省及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疾控处。

与西方世界的说法不同的是,虽然不无失误之处,但当地负责部门的最初反应迅速。事实和时间点非常关键:一天之后,即12月30日,武汉卫健委向医疗系统印发了《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

几个小时之后,国家卫健委派专家组在12月31日凌晨抵达武汉,现场调查并组织疫情处置。

当日下午1点钟,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称,发现27例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并说:“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世卫组织年底已敲警钟

这句话所造成的后果,成为中国的梦魇。

按照处理传染病的标准程序,世界卫生组织在12月31日当天接到通报。世卫组织发布的《疫情爆发消息》确认在当日收到报告:“在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的病例。”也就是说,世卫组织仅在张继先医生所在的医院上报两天后,就敲响了全球警告。

李文亮医生是一位眼科医生,他的专业不是呼吸道传染病。他和其他的几位医生大概看到了武汉卫健委在12月30日发布的紧急通知。

基于令人理解的担心,他在12月30日下午5点48分在同学群中散发信息,说发现非典病例,在他所在的医院隔离。

网络监控获悉言论

他的信息在公众中传播开来。此时地方警方介入了,他们大概通过众所周知的中国对于互联网络的监控获悉了李医生的言论。

元旦那天,警方训诫了李医生,说他散布谣言。在那个时间点,包括张继先医生和李文亮医生在内,都不知道这个病的真正性质,武汉的警方当然更不知道。

中国初期判断失误

警方所顾虑的恐怕是李医生看上去危言耸听的信息会给公众带来恐慌。李医生并没有像西方的一些报道所说,因为“谣言惑众”而被捕或受到迫害。

很不幸的是,李医生感染了新冠病毒,并于2月6日去世。而就在同一天,媒体报道,张继先医生被政府正式承认为新冠病毒的第一报告人,并给予记大功的奖励。

事实就是如此,说中国掩盖疫情毫无证据。敲响警钟需要像张继先医生这样的呼吸系统疾病的专家。

当时,张继先医生在诊断一个家庭的病人过程中排查了所有已知的病毒,确认他们所感染的是一种新病毒。一旦接到她的报告,地方和国家层次政府官员反应迅速。

美国没有汲取教训

在疫情初始时,最大的失误是判断错误,没有及时考虑到人传人的可能性,这大概是因为当时有些病案没有上报,数据不足。

可悲的是,美国并没有从此汲取教训,至今还在饱受检测严重不足之苦,以及由此产生的感染病例数字低估的问题。

以上事实使特朗普政府的阴谋论站不住脚。

李文亮医生之死,很不幸地被特朗普的共和党为其政治目的所利用,成为其阴谋论的口实,为他们攻击中国的舆论战推波助澜。

1月初通报美国

当疫情刚刚出现苗头的时候,中国地方政府的官员像所有人一样不知所措。不然的话,他们怎么可能允许举办庆祝春节的“万人宴”,而且没有禁止春运。毕竟,这是一个从未发现的“新”的冠状病毒。

当中国意识到该疾病高度传染的性质之后,武汉在1月23日被关闭、封城。

而且,与特朗普政府说中国掩盖疫情的指责恰恰相反,中国并没有刻意把美国官员蒙在鼓里。

仅仅在张继先医生第一次上报之后的一周之内,中国的国家疾控中心主任在1月3日将疫情通报了美国疾控中心主任。

虽然中美两国的疾控中心起初的接触被元旦假期干扰,但双方公共卫生官员之间的协调要密切得多,世界卫生组织有关疫情爆发的文件也证实,从发现疫情到中美双方接触,间隔的时间比西方普遍认为的要短得多。

美国反应慢半拍

这与美国对于疫情的反应形成鲜明的对比。

从张继先医生首次报告到1月23日武汉封城,一共用了27天的时间;而美国从国内第一例确诊冠病感染的报告(1月20日)到特朗普宣布全国紧急状态(3月13日),用了整整双倍的时间(54天)。

阴谋论政治攻击

李文亮医生之死,很不幸地被特朗普的共和党为其政治目的所利用,成为其阴谋论的口实,为他们攻击中国的舆论战推波助澜。

一份被泄密的长达57页的《冠病大全》是共和党2020年总统大选攻略的内部文件,其中充满了所谓恐吓李医生的被扭曲的事实,但只字未提张继先医生。

对于共和党的战略同样重要的是,指控冠病是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实验室中制造出来的。

尽管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的情报机构、包括美国最有权威的传染病学专家、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奇以及其他领先的科学家们,断然否认这个说辞,这些莫须有的虚假指控仍在继续。

特朗普卸责

无论是说武汉的实验室病毒泄露,还是把李医生说成是殉难者,其包藏的用意都一样:美国越是与冠病的荼毒苦力斗争,特朗普及其忠实追随者们就越要不顾一切地把罪责推卸到中国身上,对于用阴谋论所编织的政治策略,真相和事实都无关紧要。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