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的悬峙国会/南洋社论

早在5·09大选前,国阵面对希盟气势威猛的进迫,可能掀起反风浪潮时,有时评人推测我国将可能出现悬峙国会,那是说任何一个政治联盟可能须通过招揽其他小党或独立议员的联合,才能以微差多数议席执政。

后来希盟以简单多数议席执政,可是在执政22个月后,因一场“喜来登政变”,导致希盟政权一夕间垮台。



最近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召开国盟掌政后的第一次国会会议,从议席座位编排却让人探明朝野势力的对峙,113对109的议席对比,让这个权斗的博弈显现了一个悬峙性的国会。

在这个悬峙国会中,两个阵营的相互对抗微弱且微妙,假如制衡的缓冲器突然消失,随时就可能导致政治瘫痪。

对议题出现严重分歧或无法达致任何共识,或没能找到合作与和解的可能,那个执政的掌舵领导的秃头速率就会飙升。

今日政治的复杂性已简化为两个阵营的权力之争,任何一个议题的僵持对峙都会让未来的马来西亚处于互动绞杀的险境,联合与背叛、掠夺与冷酷谋算的宫心计剧幕还将不断上演。



观察明细的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还特此劝谕政党领袖与议员要树立好榜样,不要因政见分歧而生怨怼及仇恨漫骂,而应该以创新思维促进团结与建设发展。

陛下提醒议员应禁绝触及敏感课题,以展现成熟的从政风骨,秉持公正及廉正政治文化,以纾解民困及捍卫人民的权益。

没法强势执政的国盟,假如要展现一套切实的政策规划,或想要留下好的法案,大家都必须合作,对有建设性的提案要争取反对党的支持,就须采取负责任的态度。

为着疫情后有更好的建设发展,两个政党有更迫切的理由寻求妥协与和解,假如双方人马都只带来铁藜网,和用铁铲挖筑针锋相对的战壕,执意在国会内外惹是生非,就会引起选民的厌恶。

为着群众利益、国家转型、现代化的建设和民族伦理的建构,大家都应该摈弃狭隘的民粹主义,以及具有排他性的争议及任何形式的歧视,以更宽容的爱国主义,谋求人民的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