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令第67天】油棕园几乎停摆
无人开工园主倒贴

(新山、怡保、劳勿23日综合讯)来自柔佛的52岁油棕园园主李先生指出,他手上有90多亩油棕园,一直以来靠他和3名印尼籍外劳打理,管控令期间几乎停工,尤其员工频频遇到警方的路障截查时被要求折返,至少有50亩棕果成熟无法收割,以致每10亩亏损上千令吉。



他表示,一般上员工会分5至6天收割棕果,一亩可收成5至6公吨,管控令期间累计的工作量处理不完,很多小园主都不知所措,直到5月初开始放宽,陆续复工。

“本地的肥料费用暂时保持不变,但目前最担心是棕油价格低迷问题,加上人工等开销成本与收入难以平衡,再次面对亏损的冲击。”

胡山耀

独自割果收成大减

油棕园园主胡山耀(50岁)披露,管控令期间因为外包收割棕果公司的员工无法外出工作,他只好独自去收割,以致收成大量减少面对亏损。

他说,他在北干那那有数十亩油棕园,较远的园地都会采用外包方式,根据不同的油棕树的尺寸绑树,每亩月费介于70至80令吉.



“同时收割也要根据棕果重量(公吨)计算收费,加上施肥等开销,每亩的成本200至300令吉。

“倘若每吨油棕收购价跌破300令吉,就注定亏钱;曾多次出现贴钱的情况。”

林元情

小园丘较不受影响

下霹雳小园主公会署理主席林元情表示,小园主能聘雇的外劳人数不多,因此除了外劳在行动管控令期间面对路障及出入油棕园不便的问题外,目前油棕园的作业并不受影响。

“不过,需要大量外劳的大园丘如今确实面对人力短缺问题,许多外劳因准证到期等各种原因返回祖国,过后可能受祖国及大马的出入境限制影响,而无法到我国工作。”

他受询时指出,政府规定在每21亩以上的种植地段,只批准雇佣一名外劳,所以大部分小园主只能雇佣少量或数名外劳,因为政府鼓励园主聘雇本地人,减少依赖外劳。

他坦言,其实在过去数年,种植业一直面对人力不足问题,尤其在行动管控令期间,住在偏远乡区或住在距离油棕园逾10公里以外地区的外劳,因上班途中会遇上路障而不敢到油棕园工作。

“如今管控令松绑,我们可以自由出入油棕园,进行施肥或收割油棕果。”

叶宝卿

高薪也难吸引国人

彭亨州果农公会主席叶宝卿说,种植业辛苦,即使工资再高,也难吸引到年轻人参与,这是最大的问题。

“身为国人,有谁不愿意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予本地人?然而,很多时候却没有人愿意投身其中 。

“以务农界来举例,外劳的月薪至少从1300令吉起跳,这不包括当中的超时工作津贴。如果勤力,他们一个月也能赚取3000令吉或更高的工资。然而,这份工,却未必是每个人都能够接受的。”

本地人做不久

她说,虽然政府鼓励种植人雇佣本地人,但根据过去的经验,就算是聘用了本地人,但也不会待很久;甚至第二天,已经失去了联络。

“未来的农业需要更多的劳力,但本地员工却是无法刻苦耐劳。”

她认为,放眼未来,我国的农业领域会着重于农粮发展,希望政府能够漂白资深的非法外劳。

“要是流失了熟练的外劳,我们将继续面对人手欠缺的老掉牙问题。”

联合报道:杨淑仪、张燕萍、苏韵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