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英雄迟暮/南洋社论

每逢佳节倍思亲。明知政府不允准人们随意跨州,许多游子仍归心似箭,企图越过军警在途中设下的重重防线。

当然,愿意奉公守法的游子不在少数,可正当他们在为本身无法与家人共庆开斋而倍觉伤感之际,政坛却又硝烟四起,视疫情防线为无物。



18日的“一小时国会”让在野党抓到点燃狼烟的机会,前首相马哈迪医生接受外媒专访时更撂下狠话,扬言不将首相慕尤丁打倒誓不罢休。

朝野人物吵吵闹闹本属政治常态,但马哈迪在访谈中挞伐慕尤丁的“后门政府”,声称“还给人民他们所选择的合法政府,是我们的目标”的谈话,看来是想要把自己在2月间辞职,以致引发“喜来登政变”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所谓“人民所选择的合法政府”,指的固然是5·09大选后诞生的希盟政府,可若非马哈迪突如其来的辞职,这个“合法政府”怎么会垮台于一瞬间?

在儿子慕克力丢了大臣乌纱帽后,马哈迪加强力度对抗慕尤丁及国盟政府,乃意料中事,但以现有的政治氛围,马哈迪要达到目的,似乎困难重重。

首先,社团注册局已宣布他不再是土著团结党名誉主席,尽管马哈迪本人及其派系人马仍在顽抗,但大马毕竟是个法治国家,除非将事情带上法庭,要不然政府当局的决策或决定,都必须得遵守。



一旦不再是土团党的老大,马哈迪就沦为了政坛的“断臂英雄”,更重要的是,如今被社团注册局证实为土团党代名誉主席的首相慕尤丁,肯定不会让该党与希盟再有任何藕断丝连,如此一来,马哈迪也就失去可与其他政党“交朋友”的政治平台。

另一方面,因没在18日国会开幕后,联袂马哈迪举行记者会而引发各种揣测,人民公正党主席安华20日为此表示,本身之所以缺席,是“因为那不是希盟所召开的记者会”;这项“迟来的告白”,难免让人感觉安华开始与马哈迪划清界限。

今天的马哈迪,总让人有英雄迟暮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