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妈妈的安华/罗汉洲

忘了哪一部古典小说有一段情节,描写一名败军之将的狼狈样,书中写道:(该将军)只带了数十名败兵残将逃走,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如漏网之鱼,人人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落荒而逃……。

这情节用来形容目前的马哈迪医生父子,庶几近矣,不同的是,那位败军之将可逃回大本营,马哈迪父子却已走投无路,东家不留,西家不收。



走投无路之下,于是想重投希盟阵营,安华仍摆不脱婆婆妈妈习性,表示欢迎;不过,希盟如果再与马哈迪父子为伙伴,那就肯定惹怒华社。

马哈迪在领导希盟政府期间的表现是刚愎自用、自把自为,他宣布的一些政策如打算推行宏愿学校、英文教数理、检讨马新水供合约、批准延长莱纳斯稀土厂营运期、推行第三国产车计划等等,是否有带上内阁讨论?是否获得希盟的同意?这种完全不把希盟三党看在眼里的态度,即使希盟三党能忍受,华人社会却是难忍,如果希盟再与马哈迪结盟,那肯定引起华人的反感。

华人难忍马哈迪

换言之,希盟只能在马哈迪与华人票当中二选一,要马哈迪就须准备放弃华人票,因为华人已铁了心肠:谁当首相都无所谓,但绝对不能是马哈迪。



马哈迪有强烈的单元种族思想,他在首个任期内提倡马来人优先的观念,大力推行政治种族化和经济种族化,把华印人排除于主流外。

1990年,马哈迪改组行政体系,12个行政部门的正副首长全部委土著出任,从此塑造了“行政首长必须是土著”的观念。

马哈迪推行公共部门私营化,但只许土著公司参与;他又以集合资金以对抗外资银行的理由合并华资银行,彻底改变华资银行的股权,这些公司同样委土著为领导。

凡此种种“改革”,在在显示马哈迪有强烈的单元种族思想,竭力塑造马来人优先以及必须由土著领导的思维。今天,如果委非土著领导这些机构,肯定引起“逼害马来人”的抗议,具有这种单元化思想的马哈迪实在不宜领导多元化的马来西亚。

马哈迪在《马来人的团境》书中指责东姑阿都拉曼把官职当作酬谢支持者的礼物,但马哈迪却“青出于蓝”,因为官职不足分配,于是乘推行私营化与合并化之便,制造无数大小高薪空缺来酬谢支持者,这也是他推行私营化和合并私人企业的另一原因。不过,巫统党内有人指马哈迪借“提高土著地位”的名义来培植本身的势力,搞朋党集团。

安华和林吉祥在上届大选前以为马哈迪宝刀不老,可以吸引马来票,但大选成绩却显示马哈迪的吸引力已无复当年,土团党国会中选率只有25%,尚比不上国家诚信党的34%,比人民公正党66%及民主行动党89%更是望尘莫及。

所以,我曾说希盟能上台执政,是马哈迪托了希盟之福,不是希盟搭上马哈迪的便车,而希盟却又毁在马哈迪手中;马哈迪父子如今是走投无路才想起投靠希盟,打算再以希盟为垫脚石,一旦他们重回权力核心,肯定故态复萌,大打种族牌、刷知名度,置国家大事于等闲。

华人对马哈迪的印象是:种族主义、霸权、恋权、不守信诺、时常言不由衷、善搞权术而拙于治国。

在此再问安华,你要马哈迪父子或是华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