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是政治边缘人/陈福星

冠病病毒还没离去,政客又乱成一团。忽然想到一个不雅,可又贴切的形容词:狗改不了吃屎。

环顾国内政党,时朝时野、乱七八糟,5·09大选创下的改朝换代纪录被抹掉了,而抹杀这个纪录的人,恰恰就是带领希盟打倒国阵政府的马哈迪。



22年的第四任首相政治生涯,马哈迪在巫统的庇佑下度过,巫统(联盟/国阵)在朝61年,马哈迪的执政期超过三分一,因此,要是巫统浑身是病,则其中肯定带有“马哈迪病毒”。

当然,马哈迪本人不会这么想,所以,他大咧咧地揶揄如今身在土著团结党的首相慕尤丁患有“巫统病”,无视土团党党章、只手遮天。

慕尤丁绝非省油的灯

在下脑筋转得慢,就是不明白为什么马哈迪将“巫统病”跟慕尤丁打上等号,但如果说这是对独裁者的一种暗喻,那么论独裁,谁又会是马哈迪的对手?



慕尤丁任相不到100天,是不是治国之才言之过早,但从他成功阻止马哈迪辞去第七任首相职,然后想二度回锅当第八任首相的一役观之,慕尤丁绝非省油的灯。

马哈迪、安华、林吉祥,反对党领袖一个接一个跳出来指责慕尤丁如同鸵鸟,不敢面对国会对其支持度的审核,18日的“一日国会”更沦为“一小时国会”,毫无民主可言;国家诚信党主席末沙布更质问慕尤丁,是不是要迫使希盟将事情带上街头?

反对党炮打执政党,那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可在此之前,反对党是不是应该先撇清彼此间所存在的暧昧?

希盟没问题,反对党身分毋庸置疑,但土团党马哈迪派系,或许要等到18日国会有了座位编排后,才能放下其政治边缘人的面具。

倘若马哈迪是身在执政党,那他发动投首相不信任动议,就是一种窝里反,在政治上是不道德的。然而,从他和安华发表联合文告炮轰慕尤丁和国盟政府来看,马哈迪显然已经以反对党自居。

至于安华,他早前指反对党不会在18日国会投慕尤丁不信任票的信誓旦旦,难道形同放屁?又或者,他安华永远逃不出被马哈迪骑在头上的政治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