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镇东:不获敦马接纳萌生去意
慕尤丁曾自荐任财长

(吉隆坡16日讯)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兼政治局主任刘镇东揭露,5·09改朝换代后,丹斯里慕尤丁曾自荐担任财政部长,却不获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接纳,这一度令慕尤丁萌生去意,也有意辞去所有职位。

刘镇东在部落格以“杰奇博士与海德先生的故事”(the story of Dr Jekyll and Mr Hyde),分享他与首相慕尤丁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后许多不为人知的秘辛。



对于慕尤丁“突变”夺下相位,他说,也许慕尤丁是一位平常人、也许诱惑太大,也有可能他对马哈迪失望,加上拿督斯里阿兹敏、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及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三人帮的“刺激”,最终促使他在今年2月23日发动喜来登政变。

“这让我想起“变身怪医- 杰奇博士与海德先生的故事。”

从刘镇东的“政治回忆”,他指慕尤丁并不是甘于雌伏的政治野心家,首相权位可能就是他政治历程“最终目标”。

刘镇东:会面曾沮丧

刘镇东回忆道,希盟于2018年5月12日推选慕尤丁担任内政部长、莫哈末沙布任国防部长,林冠英则为财政部长,他于隔天到慕尤丁私邸会面,对方一脸沮丧。



“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他一幅沮丧的样子,声称昨晚一度想辞掉所有职位,因为马哈迪没委任他担任财长,甚至还说服他留下。

他指慕尤丁告知,他在1995年以最高票获选巫统副主席,担任柔佛州务大臣长达9年,他期望在中央担任高级经济部长,时任首相马哈迪却只委任他为青年及体育部长,一个最低的职位。过后安华要求他忍耐及等到1998年,暗示他会受委为副首相。

“在那宁静的早晨,慕尤丁经过反思后告诉我,20多年后,他担任副首相6年(2009至2015年),若出现权力更迭,马哈迪把首相位子传给安华,他是否还要成为安华的副手?我们之间没有答案。

“慕尤丁在2018年7月被诊断患上癌症,我先后两次到新加坡伊丽莎白医院探望他。首次是独自探病,第二次则与林冠英同行,我视慕尤丁为年长的朋友,十分担心他的健康。当他逐渐康复,我们在多次会面中,他吐露了辞职意愿,疾病改变了他对生活的看法。”

柔苏丹用专机载慕尤丁觐见

“2018年5月10日清早,在喜来登酒店,慕尤丁把我和林吉祥拉到一旁,要求民主行动党支持土著团结党人选担任柔佛州大臣。他需要帮忙,让他作出贡献,把柔州选票转向支持希望联盟。”

刘镇东说,行动党在柔佛赢得14个州议席,拥有最多席位,反观国家诚信党9席、土团党8席及人民公正党5席。行动党不要求大臣职位,林吉祥开明讨论;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与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讨论后,同意支持慕尤丁的人选担任柔州大臣。

他指2018年大选后两天,柔佛苏丹用专机从吉隆坡载送慕尤丁觐见陛下,当时他也随行,这是他第一次乘坐私人专机。

“在3个月前,即2018年2月8日,我和慕尤丁出席柔佛希盟会议后,一起乘搭马印廉价航空,他告诉我,他担任副首相时,他是乘坐政府提供的专机。

“身为其中一名反对党领袖,无法享有任何特权,慕尤丁感到开心,因为人民感激我们的斗争。当他在国阵时,他不曾经历民众在餐厅为他买单,以示支持的体验。”

“2018年5月坐在专机上,慕尤丁一名官员告诉我,其老板于2015年7月被开除副首相职位,如今再次有机会乘坐专机,他们感到光荣,因为第14届大选创造了历史,当时为国家采取正确行动,不过,对慕尤丁而言,他在2015至2018年之间,生活受尽苦难。”

刘镇东也说,2019年4月24日,慕尤丁与马哈迪因为遴选马兹兰布占为土团党柔佛州主席而意见不合,他到内政部会见慕尤丁,由于马哈迪不接受慕尤丁的建议,后者再次萌起求去念头。

“慕尤丁感到失望,惟仍不阻止他委任马兹兰。他说,根据土团党党章,身为土团党主席,他需与名誉主席(马哈迪)讨论,并接受其决定。”

慕尤丁受党内激进派压力

刘镇东指出,阿兹敏、希山慕丁及韩沙再努丁于去年10月尝试夺权,致力成立一个没有行动党及诚信党的新马来团结联盟政府,当时慕尤丁非常担忧,他受到土团党内部激进派的压力,希望他对抗行动党。

“慕尤丁举办行动党与土团党高层领袖的小型晚宴,寻找拯救希盟的途径,两党认同,极端马来人及非马来人导致处在中间的我们感到痛苦,我们需做得更多以拯救希盟。有关会议成功克服三人尝试夺权的行为,惟这只是暂时性的成功,因为三人把行动党妖魔化。

“去年11月16日,我和慕尤丁及几个内部人员观看丹绒比艾补选成绩直播,慕尤丁感到失望,他形容‘这比海啸更糟糕’。”

末沙布惊讶慕尤丁构思马来人团结模式

刘镇东说,莫哈末沙布在今年1月22日与慕尤丁会面,这会面让莫哈末沙布惊讶,并告知刘镇东,他担忧慕尤丁有违反希盟原则的新想法,看来慕尤丁构思一个马来人团结领导模式,他不再对安华将是下任首相的课题感兴趣。

“我于今年2月5日到慕尤丁私邸拜访,他如往常般对我非常友善,不过我察觉到他改变了想法。对他而言,若希盟没有改变,意味着土团党将在来届大选惨败。我提供他一个反面观点,若成立马来团结联盟,土团党将被巫统及伊党吞噬,因此土团党最佳拍挡是行动党,因为很少选区重叠。

“当天回程时,我感到一些奇怪事已发生,慕尤丁有所改变,但我相信他在衡量着自己的选择。我认为其体内还是让人尊敬的慕尤丁,一个有更大视野的人,如2017年般,准备向马哈迪屈服。

“奈何他只是常人,也许有关诱惑非常大,导致他再也受不住;也有可能他对马哈迪失望,加上被三人帮刺激,其要成为首相的野心最终促使他在今年2月23日发动喜来登政变。”

对于年长朋友选择了这条路,刘镇东感叹,慕尤丁对抗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指盗贼治国之举,如今已被不合法夺权取代,也许“杰奇博士”已摇身变成了“海德先生”。

“慕尤丁领导下的松散国盟一些领导及支持者如今故技重施,妖魔化行动党,企图煽动种族仇恨情绪。我只想对老朋友慕尤丁说,我只是行动党党员,在过去4年你每次寻求行动党协助,我们不曾让你失望,我们尽一切努力协助你。

“打着反行动党的牌子来合理化国盟的存在,这只会显得你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