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小叮当/罗汉洲

话说,首相慕尤丁宣布全国行动管控指令后,一些部长、副部长以及行政长官的表现可说是“可圈可点”,足资笑谈。

首先就有一位部长教导人们多喝温水,他说温水可干掉冠状病毒。部长的话直令医学界大吃一惊,有人说这一发现应可得到诺贝尔医学奖。



这位部长过后好像韬光养晦,随后传出在录制庆祝佳节视频,过后当事人否认有此事。

另一件事情且从中国那边说起,据说在封城期间,夫妇2人都没有上班,整天呆在家中,由于分属夫妻,彼此的行为举止毫无隐瞒,于是“缺点 ”尽露,彼此都越看越不顺眼,最后就闹离婚。

不幸的,类似情况竟然也在我国管控期间出现,夫妇冲突事件日多,眼看也会以离婚收场。有个部门就在社媒向为妻者授招说,如果丈夫发脾气,做妻子的就模仿小叮当撒娇,做丈夫的准气消。不知道有哪位做妻子的按照这种招术去制服丈夫,但她的教导倒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同样部门苦口婆心劝告职场妇女,虽然没上班,但每天仍然须涂脂抹粉扮美美来吸引丈夫,免得丈夫因日日对着黄脸婆而兴起离婚的念头。

于是网友制作一段视频,显示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主妇穿着高跟鞋娇娇娆娆地扫地、抹地、洗菜做饭,让人发噱。



活宝部长频闹笑话

首相慕尤丁组织了一个历来第二大的内阁,有人说因为须论功行赏,有人说是太公分肉,必须人人有份,所以内阁庞大,惟其如此一来,出现一些活宝型部长副部长也就难免,偏偏活宝型部长爱表现,专爱发表高论,于是频频闹出笑话。

若笑话只在国内流传,那也就罢了,但现在资讯发达,部长长官的话迅即传遍全球,结果给人搬上电视当笑谈,大马竟因如此而“扬名”海内外。

笑话讲过,讲回正经的。

官僚主义妨碍送粮

话说,管控令实施后,一些慈善团体或临时凑合起来的善心人士见义勇为,出钱出力为贫户送粮食,贫户得以免除饥饿的困苦,由于慈善人士能迅速且准确掌握贫户的讯息,所以送粮工作做得很顺畅。但当局者突下令禁止送粮行动,民间若筹到赈济物资,必须转送去县福利局,由后者处理。

这可就是十足的官僚作风,因为福利局的效率肯定比不上这些民间组织,且民间派粮大多都没有“博宣传” 的成分,他们不会在赈济物贴上什么标志,也没有贴上人头照,所以赈济品能快速送到贫户手中,且赈救对象不分种族,不分宗教信仰,没有谁应优先的“指南”,凡区内贫户都可得到相同的赈济品,发赈济品的人也做足防疫工作,当局为什么要禁止这些善行。

日前报载彭州云冰数百原住民因断粮向外界求助,善心人士鉴于禁令不敢贸然送粮,福利局促这些善心人士提出申请,在一定条件下得到批准后才在福利局官员陪同下前往派粮。

但如此来往交涉一番之后,原住民已饿到七荤八素,小孩子经受得起吗?

当局的做法犹如急惊风遇上慢郎中,在此非常时期,还要弄出这等官僚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