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不要添乱就行了/叶行

转眼间,我国限制行动令已进入第二阶级尾声。

早前因为2019冠状病毒病肆虐,我国不得不在3月18日,实施14天的行动管控令,封国至3月31日,而后又因疫情越发严重,再次延长至4月14日,至于未来是否可以顺利解封,卫生总监诺希山表示,数据将会给出答案,以及要看人民有没有遵守社交纪律。



这里故且不谈,疫情突然失控的起点,是否源自于熙熙攘攘约两星期的喜来登政变,瘫痪了整个国家行政机制,让病毒可以肆无忌惮蔓延扩散,也姑且不追究,是否因为大城堡那场万人传教士集会,终于使疫情一发不可收拾!

有人说,这场瘟疫是上天给予人们的考验,因为在瘟疫面前,人性善恶无所遁形,也有人认为,这瘟疫是上天对人间的惩罚,所谓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可惜现在的人,尽做些倒行逆施坏事,又为满足口腹之欲,大造杀戮,引来上天震怒,种下恶果。

然而,不管如何说,这突如其来的瘟疫,已经对世界各国造成了绝对伤害,不管是人命或经济,不管是先进国、发展中国家或落后国,都成为上天考验下牺牲品,惩罚的对象。

国难当头,但人心各异,有人竟把这场危机视为商机,展现着富贵还须险中求的精神,乘机在网络里兜售天价物资,赚得不亦乐乎,也有人混水摸鱼冒充卖家,却只收款不发货,在钞票堆里昧着良心发着国难财,忘了天网恢恢,其实是疏而不漏。

奇人异士“大展身手”



也有人在国难当头,表演手抓冠状病毒,然后收在瓶中雪藏,也有人对着地球仪念念有词,拿着马来剑比来比去驱逐病毒,更有人广传药单,把来历不明的所谓偏方当作仙丹灵药,甚至最后连鸡蛋也被摆上台,弄得不少人在午夜12点之前吃蛋。

坦白说,倘若这些神招妙式真的都能奏效,不晓得当局会否考虑,让这些奇人异士在病毒面前一展身手?

政府为了应付这场瘟疫,不惜掷下2500亿,成立“国家关怀援助金”,扶助人民渡过难关,而后又追加100亿支持国内中小企业,这原本应该获得全民称赞的措施,却因为被网民揭穿前首相纳吉的夫人罗丝玛,竟然也获得单身月收入不超过2000令吉的800令吉援助金,引起议论纷纷。

虽然纳吉已经第一时间澄清绝无此事,但紧接着又传出某些国州议员也同样获得援助金时,纳吉的澄清就显得太过敏了,让人民好奇的是,为什么传说中罗丝玛得到的是单身援助金,而非家庭援助金?这玩笑也开得太那个了!

援助金事件也同时暴露了税务局及福利局的办事能力,记得早前有高官以保护民间团体人身安全为由,企图禁止他们向弱势人士派发物资,且提议把物资集中,改由福利局派员分发,当援助金事件发生后,很多人都庆幸后来该高官会U转,由此可见,有时政策的U转,其实也是件好事。

部长“潜水” 一“山”当关

慕尤丁的内阁,虽然号称是我国有史以来第二庞大,但在国难当头,真正能为他分忧的,似乎只有这个不在内阁的公务员卫生总监诺希山,于是,有人就戏谑,慕尤丁选的正副部长,绝大部分都是隐藏式的潜水高手,低调得让人民也认不得。

不过,看过当前某些已然亮现的部长们表现后,许多人都从心里升出一种想法:其实人民不介意这些新任正副部长继续潜水隐藏,毕竟国难当头,不要来添乱就行了!